社會
時事

祈禱會改為殉職飛官追思會 巧合雲朵布置惹人鼻酸

飛官 祈禱 天主堂 雲朵 弟弟
祈禱會改為殉職飛官追思會 巧合雲朵布置惹人鼻酸

天主堂志工波媽看到布置好的棉花狀「懸空雲朵」,冥冥巧合感到訝異。(圖/中國時報許家寧攝)

陸軍OH-58D直升機飛官高嘉隆,16日執行漢光演習不幸殉職,他從小在汐止聖方濟天主堂成長,所屬青年會今晚8點舉行的例行祈禱轉為追思會,並非刻意布置好的棉花狀「懸空雲朵」,讓教友驚訝,冥冥之中的巧合,讓人感嘆飛官驟逝,令人鼻酸。

天主堂今早大門深鎖,充滿哀戚氣氛,修女與教友、高的父母、弟弟等親友前往新竹國軍醫院為高舉行誦禱禮、入殮的告別禮儀式,留守的天主堂志工「波媽」葉小姐回憶,高嘉隆從小和弟弟一起來參加主日學,兄弟倆感情很好,高的死訊對弟弟打擊很大。

波媽葉小姐教堂青年會有自己的想法設計,但會場布置並非刻意。(圖/中國時報許家寧攝)
波媽葉小姐教堂青年會有自己的想法設計,但會場布置並非刻意。(圖/中國時報許家寧攝)

波媽回憶,高嘉隆住在距離天主堂不遠的福德一路,爸爸為公車司機、媽媽在國泰醫院工作,從國小到高中都會和弟弟來參加主日學,從兒童道理班一路到青年會,活潑、健談的他從軍後雖較少回來,但10幾年來「就像媽媽看著小孩一樣」,看著他長大。

波媽說自己小孩與高嘉隆年齡相仿,從小參加兒童道理班到青年會。(圖/中國時報許家寧攝)
波媽說自己小孩與高嘉隆年齡相仿,從小參加兒童道理班到青年會。(圖/中國時報許家寧攝)

波媽領著記者上樓查看晚間祝禱場地時,發現佈置成懸空雲朵,階梯披上象徵天空的淺藍色布幔,上頭還擺放紅、綠、白色等各式顏色蠟燭,就連波媽也感到些許訝異,原因是每三個月1次的青年「泰澤祈禱」之夜,早已排定,場地佈置也早已籌畫完成。

波媽說,泰澤祈禱是以吉他等音樂方式祝禱方式,通常1個月前青年會就已經討論、採買,雖然祭台是在昨天晚間佈置完成,但並非因為飛官殉職而刻意安排,她看到象徵雲朵的棉花,就像感慨高嘉隆翱翔天空和飛逝的生命,不禁悲從中來。

飛官 祈禱 天主堂 雲朵 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