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焦點

亞斯兒何處去2/受家暴童遭師認定「暴力份子」 家長會衝育幼院問罪

暴力份子 自閉症 亞斯伯格症 新北市社會局 長愛 資源班 咬傷 加害者 暴力份子 吳文輝 廖郁賢 許惠雯 家暴防治中心
亞斯兒何處去2/受家暴童遭師認定「暴力份子」 家長會衝育幼院問罪

剛從學校放學回來的小東感覺並不是很開心。(圖/宋岱融攝)

一名長期遭受家暴的亞斯伯格症男童「小東」(化名),被緊急安置到雲林縣一所育幼院,並於當地學區就讀,不料因捲入咬傷老師事件,自此被貼上「暴力份子」標籤,校方及家長會急欲驅走該學童,讓雲林縣議員廖郁賢也出現介入了解這起人球疑雲。

本刊調查,來自新北市的小東,父母離異後,監護權歸屬母親。母親教育方式十分嚴厲,小東一旦犯錯,常常被吊起來毒打,為了逃離家庭的陰影,他經常半夜流連在當地派出所附近,有時甚至會逃家好幾天。

新北市社會局獲報後介入緊急安置,由於安置機構不足,小東去年一月被轉介到長愛,並進入附近的國小就讀四年級「資源班」(大部分時間在普通班上課,另依個別需求接受適性教育)。

自閉兒童很難調適突如其來的變化,且會為此產生過激的行為,小東的老師就因此被咬傷,並將小東貼上「暴力份子」和「加害者」的標籤。(圖/讀者提供)
自閉兒童很難調適突如其來的變化,且會為此產生過激的行為,小東的老師就因此被咬傷,並將小東貼上「暴力份子」和「加害者」的標籤。(圖/讀者提供)

去年一月入學後的前半年,小東的學習狀況還算穩定,同學間相處也頗為順利,但今年八月底升上小五的開學第一天,他捲入咬傷老師事件,頓時被貼上「暴力份子」和「加害者」的標籤,「事發將近一年了,校方至今仍未告訴我們當天確實的事發經過,僅將錯全推給小東。我們也問過孩子,但他表達能力有限,只說當天正在換教室上課而已。」吳文輝不解地說。

咬傷事件隔天,X姓家長會長就帶著副會長及兩名家長會委員,直闖育幼院,以維護學生及學校安全為由,要求小東不要再到學校讀書,甚至揚言要動員其他家長到校門「堵」小東,不讓他進校門。此舉讓吳文輝感受到對方充滿敵意,雙方因而種下更深的心結。

為了處理小東的問題,校方去年九月初邀集新北市家暴防治中心及長愛社工一起出席討論會,當天F姓教務主任以小東恐會危及其他學生權益為由,拒絕他繼續就學,並直接要求討論小東離開的時間。

雲林縣議員廖郁賢得知小東處境後,決定替小東發聲,月前行文縣府,希望釐清事實真相,「小五學童受到這樣的對待讓人訝異,該生(小東)疑似長期被大人公開霸凌,被貼上暴力份子的標籤,目前已請教育處及政風處協助查辦。」

當小東在校無法調適周圍變化時,會在教室內爆走、翻倒書桌,讓校方與家長會都無法接受,以「維護安全」為由處處針對小東。(圖/讀者提供)
當小東在校無法調適周圍變化時,會在教室內爆走、翻倒書桌,讓校方與家長會都無法接受,以「維護安全」為由處處針對小東。(圖/讀者提供)

面對外界的質疑,該國小F姓教務主任解釋,由於小東在校已咬傷超過三名教師,校方雖有加派人力戒護小東的學習情況,但效果不彰,目前確實建議讓小東轉介到其他更適合的單位。他強調,小東到校有一半的時間都在睡覺,對課程興趣缺缺,「這樣的學習效果符合受教權益嗎?」

「以學校目前的資源,實在無法收容小東這樣特殊的個案。」F姓教務主任委屈地說,同儕親眼目睹小東咬傷老師的情景,校方立場必須維護其他學童的安全及受教權益;雖然長愛收容弱勢孩童是一樁美意,但應評估機構的資源是否能夠負荷,而不是將責任完全推向學校或縣府。

雲林縣社會處社會工作科科長許惠雯表示,雲林縣地處偏鄉,特教資源確實相對不足,校方在過程中均盡力與院方溝通協調,社會處為個案進行多次跨局處會議,因該個案管理權仍屬新北市社會局,雲林縣尊重新北市對個案的安排。

受長愛指控趕走院童的X姓家長會長,否認堵人威脅小東離開,不過對於在畢業典禮上公開點名長愛及在臉書社團公審,他則說:「長愛到當地後,造成當地許多困擾,長愛院童『上至國中,下至幼稚園都有問題』,包括暴力傾向及偷竊等。」他更表示,自己並非針對長愛,而是認為當地教育資源不足,希望院童轉介到更好的機構。

小東個案管理權所屬的新北市社會局家暴防治中心,至截稿前未有回應。

暴力份子 自閉症 亞斯伯格症 新北市社會局 長愛 資源班 咬傷 加害者 暴力份子 吳文輝 廖郁賢 許惠雯 家暴防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