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熱線

全球QE金流爆漲下 新興債奪正港「三倍券」霸主

新興 投資 市場 貨幣 新興市場
全球QE金流爆漲下 新興債奪正港「三倍券」霸主

由於新興債券種複雜,在投資時更應多元、靈活布局。(圖/shutterstock)

2020年下半年最夯的話題是「振興三倍券」,若是投資,20年來,美林新興市場債券指數漲幅超過300%,堪稱債券中的「三倍」霸主,安聯投信分析,綜觀各券種殖利率,成熟市場收益率普遍較低,相較之下,新興市場可滿足投資人對收益的追求,此刻又有兩大利多加持,一是聯準會上半年再次祭出量化寬鬆,二是新興債利差較平均高出1個標準差,建議偏愛收益的投資人,可透過專家挑選新興債贏家基金,伺機參與行情。

安聯新興債券收益組合基金經理人許家豪表示,新冠肺炎疫情仍未告一段落,美國聯準會及全球主要央行紛紛以降息、量化寬鬆等政策,積極向市場注入流動性,藉此支撐經濟,新興債的投資機會也再次浮現。

回顧2008年聯準會第一次量化寬鬆,在美國利率接近0、且市場流動性充沛的環境下,資金為追求收益,持續流入新興市場債,新興債漲幅超過40%;今年3月,聯準會再次推出量化寬鬆,宣布將無限量收購美國公債與房貸擔保證券MBS,資金環境再度有利於新興債,許家豪認為,此刻布局新興債可謂時機正好。

儘管無論是投資等級債或是高收益公司債的殖利率,新興市場均比美國更勝一籌,但對於不少投資人而言,投資新興債的經驗不見得總是「給利」,許家豪提醒, 新興債包含多個不同資產類別,如新興主權債、新興投資級公司債、當地貨幣債等,雖然統稱為「新興市場債」,內涵截然不同,以新興國家發行的主權債為例,用美元、歐元等強勢貨幣計價,抑或是採巴西幣、南非幣等新興國家當地貨幣計價,在匯率上就承擔了完全不一樣的風險。

以2014年6月底至2016年12月底為例,許家豪回憶,在此期間,西德州原油價格由1桶超過100美元最低跌至1桶不到30美元,美元指數漲幅超過28%,當地貨幣主權債在油價下跌、美元走強的雙重利空下,最大跌幅超過20%;反觀強勢貨幣主權債,跌幅多控制在5%附近,且隨油價自2016年初落底反彈後,也很快的收復跌幅、績效翻正,由此可知,雖然都是新興債,但面對衝擊,強勢貨幣主權債及當地貨幣主權債績效表現兩樣情。

但是,就算挑對新興債的基金類型,也不見得就能致勝,以台灣人可投資基金檔數最多的「理柏環球新興市場強勢貨幣債券」基金來說,許家豪剖析,投資一年、兩年、三年,績效前三名平均及後三名平均差距超過10個百分點,挑出贏家基金也格外重要。由於新興債券種複雜,在投資時更應多元、靈活布局,除了不錯過各券種的投資機會外,也可降低特殊事件對投資組合的衝擊。

新興 投資 市場 貨幣 新興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