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溫昇豪使命感爆發「為角色失眠」 連俞涵講客語瘦一圈

郭子乾 溫昇豪 連俞涵 薛仕凌 茶金
溫昇豪使命感爆發「為角色失眠」 連俞涵講客語瘦一圈

薛仕凌、溫昇豪、郭子乾、連俞涵、李杏演出公視《茶金》。(圖/彭子桓攝影)

公視《茶金》今天(24日)在台北大稻埕開拍,演員們為了稱職演出,使出渾身解數,開拍前積極投入各項訓練與見習。郭子乾、連俞涵、薛仕凌苦練客家話,連俞涵還要練鋼琴,為此操心爆瘦,溫昇豪則是對歷史有滿滿情懷,使命感大爆發,開拍前連續失眠好幾天,還得靠藥物入眠,「希望這個情懷打動人,沒有情懷支撐的表演就會流於表面」,李杏則是要練京劇,直呼痛苦「我真的很害怕」。

郭子乾、連俞涵劇中是茶商父女。(圖/彭子桓攝影)
郭子乾、連俞涵劇中是茶商父女。(圖/彭子桓攝影)

《茶金》故事背景是1949年,國民政府遷臺後,因茶而富的家族故事。其中郭子乾飾演台灣最大茶業出口商「日光公司」董事長吉桑。母親為客家人的他,從小耳濡海陸腔,略能聽得懂三分之二,但卻不會說,以往只有在秀場跟藝人搭話幾句,沒想到知天命之年,透過工作回頭去學說媽媽的母語。他習得幾句皮毛後,回家跟媽媽對話練習,一度誇媽媽說:「妳客語講不錯耶。」反被媽媽回嗆:「廢話,我客家人!

溫昇豪為了角色的時代使命感而失眠。(圖/彭子桓攝影)
溫昇豪為了角色的時代使命感而失眠。(圖/彭子桓攝影)

溫昇豪本身對歷史就很有興趣,接觸劇本後,更到大稻埕找學者一同解析研究,共同為劇本奉獻心力。劇中他的角色有身份認同問題,為此相當糾結,「其實不難演,只是本著情懷,太過扁平的演出,我會覺得對不起祖父輩,給了自己一些壓力,希望角色更立體。」為此他失眠十多天,還吃安眠藥助眠。

連俞涵在劇中從青年演到「紅頂女商人」,從答應接下這個角色開始,就做足功課、卯足全力,要學客語,還要練鋼琴,她開玩笑說:「(過去的)人生白活了!我會的都派不上用場。」還因此消瘦,從S號衣服瘦到得改小至XS號,她還笑說:「學客語就會變瘦」。

連俞涵練習客語而暴瘦。(圖/彭子桓攝影)
連俞涵練習客語而暴瘦。(圖/彭子桓攝影)

薛仕凌的角色也很重,前期是大學生,後期將黑化。他笑稱自己這次「完全被客語綁架!」也跟連俞涵一樣,練客語練到變瘦了!還被爆料自己私下偷練,每次到課堂上表現突飛猛進,算是對客語很有天份。他則感謝客語老師也是本劇協同製作人羅亦娌,以及海陸腔客語指導徐兆泉,「錄好錄滿12集的客語台詞」讓他練,温貞菱、客家金曲之光黃子軒及本劇後期製片羅乙心也是他的恩人,在他接拍初期大撞牆時神救援,讓他成為「客語幸福小Baby」。

薛仕凌、溫昇豪、連俞涵劇中有感情關係。(圖/彭子桓攝影)
薛仕凌、溫昇豪、連俞涵劇中有感情關係。(圖/彭子桓攝影)

李杏得說上海話,且飾演京劇名角,讓她大嘆:「學習京劇唱戲登台,這真的好難好難!」前期花了兩周在YouTube上自學「貴妃醉酒」,直到在國立臺灣戲曲學院附設京劇團上完第一堂課,才真的深刻體會到「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為了練功,她更買了水袖及扇子在家苦練,直到看到自己京劇扮相的定裝照後才多了一些信心。劇中她更將圓夢穿著多款旗袍,李杏說:「時代劇一直是非常吸引我的劇種,身為一個生錯年代的人,我一直都非常想穿旗袍啊!這次終於如願以償了。」

薛仕凌的角色從單純到世故很值得期待。(圖/彭子桓攝影)
薛仕凌的角色從單純到世故很值得期待。(圖/彭子桓攝影)

以執導《我們與惡的距離》備受矚目的林君陽導演表示:「因為沒拍過時代劇,更想要挑戰自己!」語言的重責大任則由交給語言指導及演員來擔負。除了華語,郭子乾、溫昇豪、連俞涵挑戰海陸腔客語、閩南語、英語、日語四種語言,居各角色之冠,一邊要精準詮釋時代角色,還有把語言練好,難上加難。

李杏為戲苦練京劇。(圖/彭子桓攝影)
李杏為戲苦練京劇。(圖/彭子桓攝影)

茶,半個世紀前一直是臺灣外銷經濟作物之首,更插旗美洲、非洲與歐洲市場,可說是臺灣最早的經濟奇蹟。茶葉如金,許多人因茶富了起來。《茶金》描繪臺三線的新竹北埔地方仕紳、人稱「吉桑」的張福吉(郭子乾飾),所經營的「日光公司」紅茶出口占臺灣總量的三分之一,日光八座茶廠養活了北埔七成的茶農。1949年,國民政府遷臺後,接受美援,臺灣茶金時代進入另一個轉折,吉桑的獨女張薏心(連俞涵飾)要如何一肩扛起龐大的家族事業,在一個沒有「女商人」的時代,該如何在各方角力的「茶葉戰爭」中,帶領日光茶廠走向世界呢?《茶金》全劇共十二集,預計於2021年於公視及客家電視台播出。

郭子乾 溫昇豪 連俞涵 薛仕凌 茶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