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人物

紗出重圍2/無端捲入黑心毛巾事件 奔走抗告暴瘦10公斤

顧牟鳴 森鳴 顧恒維 黑心毛巾 双星牌 反傾銷 無捻紗
紗出重圍2/無端捲入黑心毛巾事件 奔走抗告暴瘦10公斤

從不懂紗線到創造無捻紗毛巾大熱銷,顧牟鳴實現了「做出最佳品質毛巾」的誓言。 (圖/張文玠攝)

台灣毛巾是紅海市場,顧牟鳴不甘心隨波逐流,「双星牌毛巾不是靠殺價取勝,而是靠產品研發活下來,我們是最早開發日本精品毛巾專用的無捻紗材質、以及透氣吸水的紗布巾,市場就跟著學!」2000年顧牟鳴赴大陸設廠成功後,跟著計劃在雲林成立第二家織造廠,風光成功之際,卻毫無察覺風雨欲來!

2006年,台灣爆發用回收廢棉做的中國黑心毛巾事件,下水就掉色,甚至檢出化學致癌物質,民眾對大陸製的毛巾聞之色變,同樣在大陸設廠的双星牌首當其衝。

森鳴的台灣廠內,師傅正在趕製中元節需要的毛巾。(圖/張文玠攝)
森鳴的台灣廠內,師傅正在趕製中元節需要的毛巾。(圖/張文玠攝)

「黑心毛巾事一爆發,賣場業績連續兩個月掉三分之二,業務人心慌慌,我安慰同仁們不用怕,要對自家產品有信心,果然,第三個月業績回穩,說得臭屁一點,用過我們的毛巾就跟吃嗎啡一樣會上癮,因為你買不到品質這麼好的毛巾!」顧弁鳴說。

黑心毛巾事件的同年,雲林毛巾業者聯合發動抗議、反傾銷,因為台灣在2002年加入WTO後,中國進口毛巾不到3年就吃掉台灣7成市場,本地規模200多家毛巾廠,只剩60幾家苦撐,在民情激憤下,經濟部針對中國進口毛巾課徵204.1%的反傾銷稅,顧牟鳴為此暴瘦10公斤,急找律師、會計師抗告,最後課徵稅比率是零。

大陸毛巾大幅搶占台灣市場,雲林毛巾業者二○○六年發動「反傾銷」抗議活動,森鳴慘遭波及。(圖/報系資料庫)
大陸毛巾大幅搶占台灣市場,雲林毛巾業者二○○六年發動「反傾銷」抗議活動,森鳴慘遭波及。(圖/報系資料庫)

他激動解釋:「傾銷有兩要件,一是賣太便宜搶市場,二是接受大陸政府補助。我的無捻紗毛巾當初一條賣一百五,比別人貴一倍,也沒有接受大陸政府補助,哪來的傾銷?」

他不明白,做毛巾追求新材質新技術,哪裡有錯?為何赴大陸設廠會成為一種原罪?但或許不經一事不長一智,霸氣的顧牟鳴承認現在的自己比以前圓融:「在黑心毛巾事件中,有記者想訪問我,我都推掉,不是我不喜歡他們,而是我在鏡頭前講話會結結巴巴!如果我當初好好解釋,很多名牌都是大陸廠代工,大陸製的毛巾不等於黑心毛巾,或許不會被誤解得這麼深!」

無捻紗毛巾(上)微厚蓬鬆,四邊車工仔細,而坊間有些毛巾不僅過薄,車工也較粗糙。(圖/張文玠攝)
無捻紗毛巾(上)微厚蓬鬆,四邊車工仔細,而坊間有些毛巾不僅過薄,車工也較粗糙。(圖/張文玠攝)

走過巾濤駭浪,顧牟鳴力守毛巾王國,65歲依舊驍勇善戰,還不認為自己可以退休,但是眼下除了疫情檢疫讓他兩岸往來不便之外,緊接而來的大陸工資上漲的問題,將是他避無可避的最大挑戰。(待續)

顧牟鳴28歲的兒子顧恒維努力學技術,在他眼中,父親的創業精神無人能比。(圖/張文玠攝)
顧牟鳴28歲的兒子顧恒維努力學技術,在他眼中,父親的創業精神無人能比。(圖/張文玠攝)
顧牟鳴 森鳴 顧恒維 黑心毛巾 双星牌 反傾銷 無捻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