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焦點

油價摜破零投資人慘賠1/小輕原油跌到負值 投資人大賠生活遭影響

小輕原油負值 自救會 應注意而未注意 平倉 穿倉 期貨 無法平倉
油價摜破零投資人慘賠1/小輕原油跌到負值 投資人大賠生活遭影響

小輕原油自救會成員指出,原油跌到負值,導致生活已經受到影響。(圖/趙世勳攝)

今年四月二十一日發生的小輕原油負值事件,最終結算價格為負三七.六三美元,讓許多投資人一夜之間蒙受鉅額損失,而耗時五個月後,金管會終於在九月一日做出裁處,對國內十二家期貨商開罰,表示因為期貨商確有疏失,並對各家期貨商開罰的金額從二十四萬至四十八萬不等,但光是單一投資者「倒賠」的金額就遠超過這個數字。

根據「小輕原油自救會」的成員指出,那天晚上,當油價成為負數時,因為期貨商提供的下單軟體無法操作平倉(指期貨交易者買入或賣出與其所持期貨合約的品種、數量及交割月份相同但交易方向相反的期貨合約,了結期貨交易的行為),導致投資人除了賠光本金以外,甚至還要支付龐大的追繳費用;不過事實上,在今年三月份時,芝加哥期貨交易所已經有公告要求交易商「支援油價報價為負數」,讓自救會的成員忍不住質疑「這屬於應注意而未注意,期貨商也沒有留意跟進,且過了這麼久金管會才出面裁處與開評議會議,但事實上,我們的生活已經受到很大的影響了。」

「一看到報價變成負數,我整個人就慌了」小輕原油自救會的成員王先生,當晚他在接近○元的時候下單,總共下了三十口,沒想到報價直接一跳,變成負三元,但因為系統沒有支援負數,所以不管他怎麼下單,就是無法平倉,「在我下了十幾次都沒有成功後,當時報價已經來到負九元,我只好直接打電話到交易室,要求他們幫我平倉。」

沒想到交易室的電話好不容易接通,員工接起電話時,竟在「狀況外」,根本不知道現在報價已經成為負值,「我後來問了我其它在期貨商工作的朋友才知道,後台的報價系統也不支援負數!因此他們看到的是正九元。」等交易室職員去確認情況後,已經來到負二八元了,最後收在負三七.六三美元,王先生的三十口小輕原油單直接「穿倉」,除了本金賠光,還有大筆的保證金待繳納,「事實上,四月二十一日那天開盤還有一八元,怎麼也沒想到會掉到負數。」最後王先生總共賠了接近台幣六十萬元。

另一位陳小姐則表示,她也是在接近○元時下單,結果在半夜三點半時,收到期貨商追繳保證金的簡訊,「明明兩點半收盤,我竟然過了一個小時才收到盤中通知」讓她超級傻眼,「其實大家都知道投資的風險自負,所以才在接近○元的時候下單,到○的風險是我們可以承受的,但到○以下,因為系統不支援,投資人也無法平倉,那這樣的損失,為什麼要由投資人來承擔?」

另有一位張先生告訴本刊,當天掉到負數時,他也是打進交易室詢問狀況,「我在凌晨兩點二十分打通,花了五分鐘解釋現在的情況,但當時交易室的員工卻在兩點二十五分時告訴我:『已經要清算了,無法再下單』,不管我怎麼問,他們都這樣搪塞,我只好眼睜睜看的我的部位通通賠光」更讓張先生氣憤的是,手機的下單系統上因為無法顯示負值,他的損益顯示是大賺,結果根本是大慘賠,「總虧損大約是四百萬台幣,現在房子也被假扣押了,但我不能理解的是,沒有告知油價支援負數就算了,最可惡的是期貨商的系統根本沒有設定好,無法下單平倉、打進交易室也被敷衍了事,○元以下完全不是投資者的問題,現在卻要我們負擔所有的損失,我怎麼能接受?」 張先生也表示,不打算開接受金管會的評議會議「搓湯圓」,近期將開第一次庭。

小輕原油負值 自救會 應注意而未注意 平倉 穿倉 期貨 無法平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