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山林女戰士3/住了幾百年土地不是自家的? 林務局「卡地」手法惹爭議

林務局 鍾如云 林農換約 卡地 租約 民法訴訟 財務專家 稅務專家 濫墾 還地於民
山林女戰士3/住了幾百年土地不是自家的? 林務局「卡地」手法惹爭議

鍾如云為了家鄉農民的事情經常找林務局承辦人員反映問題,但沒有一次能獲得具體而圓滿的答覆。(圖/張文玠攝)

一直從事財務會計工作的鍾如云,在父親病逝的17年後辦理繼承手續時才發現祖傳的土地早已歸國有,且是由林務局管轄所有的山林地,所以她能繼承的只是一紙租約,她只有簽與不簽兩種選擇。

鍾女愈想愈覺不對,為何祖傳幾百年的土地不是自家的,而變成要向政府承租?她深入了解後才知道,原來南部山區林農都一樣,只要沒有土地所有權狀的山林地一律收歸國有,農民必須要和林務局簽租約才能保有祖傳數百年的土地,但是即使簽下林務局提供的租約,農民同樣不能種植檳榔、咖啡、茶業、果園等非造林植物,那農民何來經濟收入維持基本生活?

鍾女說,林務局對農民的住屋也有限制,眾多農民已被迫拆屋還地,林務局透過民法訴訟強制執行的官司超過1萬多件。

鍾女多次參與林務局的協調會,也向立委民代陳情,甚至曾上書蔡英文總統,希望重視農民的困境,她說,某立委說已和林務局溝通,將建物設施的限制放寬,結果還是在原地打轉,「真是想到心就會痛」。

由於合約上規定不得耕作的作物都和鍾女無關,她並不需要務農維生,她憑藉著本身的財會與稅務專才,有著自己的專業領域,因此她所繼承的土地租約並無林務局禁止的「濫墾」問題,除了外婆家的土地因為時效已過無法續約之外,父親留下的3公頃林地「租約」得以順利繼承。

但鍾女對廣大失去祖地與生存權利的農民十分同情,更是替他(她)們打抱不平,只是她的主張如同「狗吠火車」並無任何成效,但她表示絕不放棄為農民討公道的心願!鍾女強調,「政府搶奪農民土地是不公不義的事情」,她呼籲執政者要還給農民土地、撤銷對農民拆屋還地的告訴案件、保障農民的財產與工作與居住權。

鍾女看到雙黃線的縣道會造成通往支線的交通危險,花了數個月和縣府打交道,才讓通往支線的縣道雙黃線被取消並重新標示慢行警示。(圖/讀者提供)
鍾女看到雙黃線的縣道會造成通往支線的交通危險,花了數個月和縣府打交道,才讓通往支線的縣道雙黃線被取消並重新標示慢行警示。(圖/讀者提供)
林務局 鍾如云 林農換約 卡地 租約 民法訴訟 財務專家 稅務專家 濫墾 還地於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