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焦點

醫材風暴1/挨批「先上車後補票」 健保署下封口令

醫材 健保署 極端值 蘇清泉 自付差額醫材 張育美
醫材風暴1/挨批「先上車後補票」 健保署下封口令

9月起健保署處理醫材收費明顯不合理的「極端值」,然而9月9日才向各科醫學會徵詢意見,挨批「先上車後補票」。(圖/報系資料照)

健保署於8月24日公告,自9月1日起,將調整管理特約院所「自付差額醫材」類的收費「極端值」,種類包括特殊功能人工水晶體、特殊材質心臟瓣膜、特殊材質人工髖關節眼科等共七項,影響科別遍及眼科、心臟科以及骨科等,9月30日前超過「極端值」價格的院所需被輔導改善。不過,醫界、消基會及醫改團體都對該政策有疑慮,面對種種爭議,一名健保署官員私下表示,自9月底前衛福部健保署都不再回應此議題。

健保署官員告訴本刊,衛福部已與各專科醫學會達成「極端值」的共識,各醫學會正與超過「極端值」的醫療院所進行輔導溝通,因此,9月底前健保署不再回應此事。

不過,根據前醫師全聯會理事長蘇清泉轉述,9月9日會議中,全聯會基於市場機制及醫療服務品質,向衛福部建議不要硬性規定訂定自付差額醫材上限值。會中出席的逾十個專科醫學會,反對有泌尿科、開業的醫師眼科醫師同時也是全聯會理監事也極力反對,其餘包括整形外科、皮膚科、骨科等,有半數以上專科醫學會反對或內部意見無法整合。

一名醫界人士透露,這場醫材風暴起源於六月份,當時衛福部制定自付差額醫材天花板價格,最大的問題為設定標準過於嚴格,影響醫材品項超過半數,造成醫界一片反彈,政策推出到喊停僅僅六天,堪稱「史上最短命」。

不過,新上路的「極端值」一詞仍讓不少醫界人士認為是「換湯不換藥」,本質上依然是要設定「天花板上限」定義讓醫界有所疑慮。「以某醫材為例,大部分平均定價落在八萬,價格最貴的醫療院所十萬就可能被認定為『極端值』,認定的定義恐有瑕疵。我認為出現十八萬以上、價格落差極大的才叫『極端』。」該人士不以為然地說。

此外,衛福部將「自付差額醫材」「極端值」交由各科醫學會制定標準,然而,該過程和公正性也讓醫界意見出現分歧。

曾任中部某醫師公會的理事長指出,專科醫學會的理事長則由各專科會員(醫生)推選出代表。以外科為例,能出任代表的幾乎沒有基層執業醫師,因為小診所與區域醫院或醫學中心的醫師陣容相比,根本無法被推選為代表,其他科別部分科別則大多由該科前輩、權威人士擔任,通常是已無在業界執業的醫師,這些因素都讓基層醫師認為「極端值」的制定缺乏公正性。

立委張育美也指出,「極端值」既然涉及到物價、採購,自然會有波動,決定「極端值」的百分位自然也需建立定時檢討調整機制。過程中,更應該擴大參與、討論,健保署嬰應以公開方式邀集相關團體舉辦聽證。

「好的政策需要集思廣益、需要越辯越明,行政機關不需畏懼溝通。」張育美表示,過去一個月中,健保署曾與相關專科醫學會討論「極端值」的訂定,但對於「是否干預自付差額特材收費」及「以何種形式管理」卻依然是鐵板一塊,欠缺實質溝通與討論。

醫材 健保署 極端值 蘇清泉 自付差額醫材 張育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