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官兵變家僕1/後指部少將參謀長派下屬接送妻兒 士官兵淪長工

丁大成 後備指揮部參謀長 公器私用 監工 張亮珠 陸光特勤 監視器
官兵變家僕1/後指部少將參謀長派下屬接送妻兒 士官兵淪長工

10月30日上午,國防部後備指揮部參謀長丁大成的妻子及兒子抵達松山機場,隨行的士官兵不但負責接送,還下車替張女開門,再到後座提行李,一刻都不敢怠慢。(圖/本刊攝影組)

國防部後備指揮部少將參謀長丁大成,在桃園龜山購置一棟市價約2千萬的4層樓透天厝,並請來裝潢師傅至新房裝修,但丁大成卻遭控下令部隊3名士官兵,每天到家中監工,供妻子張亮珠使喚;本刊也直擊後指部官兵載送張女及兒子去機場搭機,明顯公器私用。

10月29日上午8點,本刊在丁大成桃園市龜山區的豪宅外觀察,發現丁家外圍監視器眾多,守備森嚴。直到中午,丁大成的妻子張亮珠(張女)與年邁的父親及兒子步出豪宅時似乎發現記者,便先將大門鎖緊,並拿出手機反拍,用餐完後返家便未再出門。

翌日,張女提著行李與兒子走出家門,左顧右盼的與兒子迅速跳上自家轎車,前往桃園市同心一路的「陸光新城」,與一名開著白色小客車的年輕男子會合,一碰面,兒子先下車坐上男子的白車,而張女則開車直奔地下室,當時一名穿著「陸光特勤」背心站崗的警衛一見到張女的車,還對著車立正舉手敬禮。

過了不久,張女也從地下室出現坐進白車,與兒子坐在後座,一行人先到陸光路的早餐店買早餐,再接另一名年輕的男子上車,張女到對面另一個大樓管理室聯絡事情,接著前往台北松山機場。

抵達機場後,副駕駛立刻下車替張亮珠及兒子開門、拿行李,絲毫不敢怠慢,目送兩人步入機場後,本刊記者原以為如此專業的服務,應該是專營「機場接送」的知名民間企業,豈料,兩名年輕男子送走張亮珠母子後,竟開著車進入台北市博愛路的後指部營區,車輛經過安全檢查哨時,哨兵還對著兩名年輕男子的座車敬禮。本刊調查,這兩名年輕男子都是後指部的官兵!

國防部後備指揮部參謀長丁大成於2015年晉升少將。(圖/報系資料照)
國防部後備指揮部參謀長丁大成於2015年晉升少將。(圖/報系資料照)

事情回到今年初,丁大成與妻子在桃園市龜山區大湖街購買一棟4層樓、要價2000萬左右的的百坪透天厝,負責粉刷工程的小冰(化名)向本刊表示,自己在工作時,身旁總有3名男子緊盯著他監工,且3名男子不約而同表示自己是「夫人的姪子」。小冰認為3人與丁大成夫人的相處不太自然,並不像是親戚關係,後來輾轉得知,這些監工的人都是士官兵,讓他相當詫異,認為丁大成根本是公器私用。

本刊致電丁大成,他表示是在房屋裝修過程中,工班亂報價,造成妻子不滿,彼此才會有衝突及誤會。「我因為業務比較繁忙,有時候拜託自己的行政官幫忙處理這些事,像是拿錢給工人,看工人需要什麼之類的,我這樣做也是合情合理」。

丁大成豪宅裝修時,下令部隊每日派出三位士官兵全程監工,而妻子張亮珠則在一旁指揮納涼。(圖/本刊繪圖組)
丁大成豪宅裝修時,下令部隊每日派出三位士官兵全程監工,而妻子張亮珠則在一旁指揮納涼。(圖/本刊繪圖組)

至於工人指稱全場監工的3名士官兵,丁大成說,一名是隨從,另一名是太太的姪子,另一名是「住在附近、沒有工作的可憐人」,「我每天給付他1500元,請他幫忙監工。」丁大成強調,自己是軍職出身,沒必要占這些便宜。

國防部則對此事不願回應,表示全權交由後指部說明。後備指揮部表示,丁大成確於日前自費修繕私人房舍,但他表示從未指派單位同仁執行監工或搬運物品。因房舍裝修品質不佳,其妻多次協調廠商未果,才產生誤會,丁大成也坦承因公務繁忙,不克如期交付廠商修繕款項,妻子也不便請假,所以由辦公室行政士利用休假期間轉交廠商款項,至於家人同乘公務車是「順道載送」,並非刻意指派。

丁家人警覺性很高,家門口不但裝滿監視器,一看到有外人在打探,馬上舉起手機反拍。(圖/本刊攝影組)
丁家人警覺性很高,家門口不但裝滿監視器,一看到有外人在打探,馬上舉起手機反拍。(圖/本刊攝影組)
丁大成 後備指揮部參謀長 公器私用 監工 張亮珠 陸光特勤 監視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