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官兵變家僕3/參謀長夫人架子大!窗簾師傅當小弟命令 三字經飆罵逼退工錢

丁大成 後備指揮部少將參謀長 張亮珠 公器私用 裝修 監工 以和為貴 工具人
官兵變家僕3/參謀長夫人架子大!窗簾師傅當小弟命令 三字經飆罵逼退工錢

替國防部後備指揮部參謀長丁大成新家裝潢的師傅與包商控訴,丁大成的妻子張亮珠態度囂張惡劣,不但把他們當小兵使喚,還會找理由拖延、拒付工程款項。(圖/施岳呈攝)

3位曾在國防部後備指揮部少將參謀長丁大成私宅裝潢的工人爆料,丁大成與妻子張亮珠(張女)不但找來士官兵當免費監工,張女在一旁納涼,還常對工人擺出官夫人架子,只要夫人不開心,就對工人飆罵三字經,問候工人母親,負責裝修窗簾的阿強(化名)表示,張女對他的態度猶如上司對下屬,還曾以國罵訓斥他要他吐出工錢,讓他感到相當不受尊重。

本刊調查,今年初,丁大成夫婦在桃園購置一棟百坪4樓透天厝,負責透天厝窗簾施作的工人阿強不平表示,自己在丁大成家工作,一點尊嚴都沒有,「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夫人說什麼我就要做什麼,我以為自己還在軍營。」

阿強表示,夫人點收窗簾時,都說沒問題,但隔天窗簾因為人為操作不慎壞掉,卻要他還回施工款項,阿強表明不樂意,就遭張女以「三字經」問候母親,讓阿強相當憤怒,也表示:「再也不會替他們家做事。」

另一位負責泥作、防水和水電的阿志(化名)說:「我是透過朋友介紹要幫忙丁大成夫妻,原本他們夫婦倆說要全權交給我操刀,但萬萬沒想到,一切都是錯誤的開始。」

包商阿志透露,原本已經跟廠商訂好冷氣,丁大成卻說後指部買比較便宜,要求他退貨。(圖/讀者提供)
包商阿志透露,原本已經跟廠商訂好冷氣,丁大成卻說後指部買比較便宜,要求他退貨。(圖/讀者提供)

阿志說,他依照丁大成夫婦的喜好,找來了裝潢設計師丈量、規劃,並繪製3D立體設計圖,豈料張亮珠一聽到4百多萬元的報價,突然反悔表示太貴,要改為「傳統裝潢」(不需要聘請設計師),「設計師的工時全數作廢,8000元的車馬費也沒拿到,丁太太(張女)只有淡淡地說『我再包個紅包給你』,實在讓人很傻眼。」然而,阿志的頭已經洗下去,只好秉持「以和為貴」的原則,硬著頭皮繼續做,卻又遭遇一堆麻煩事。

「他們夫妻明明與冷氣廠商訂好6台冷氣,卻臨時喊卡,表示自己已從後指部訂購冷氣,價格可以很低,因此只需要冷氣師傅安裝管線即可;師傅完工後,他們又說師傅沒有依照路徑安裝,不願支付2萬4千元的安裝費,僅拿出1萬5千元,實在很不尊重專業,根本是利用國家資源貪小便宜。」阿志透露。

裝窗簾的師傅阿強拿出對話指控,張亮珠在點交完3個月後,因人為操作損壞,竟將問題全部怪在阿強身上,甚至叫丁大成的行政官跟阿強討回工程款。(圖/讀者提供)
裝窗簾的師傅阿強拿出對話指控,張亮珠在點交完3個月後,因人為操作損壞,竟將問題全部怪在阿強身上,甚至叫丁大成的行政官跟阿強討回工程款。(圖/讀者提供)

「我後來才知道,他們只準備1百萬要來裝修,為了滿足他們的需求,我們都只能自己砍價完全沒賺。」阿志無奈的說,除了自己的泥作、水電、防水工程外,還無償當起了大包商,四處請託工班來施作;然而,事後丁大成夫妻不但不願意給阿志包商介紹費,還要求工班價格再壓低,並略過阿志包商的身分,如此就可以省下3、4萬元。「我就像一個工具人,利用完就被狠狠踢到一旁。」

本刊致電丁大成,他表示是在房屋裝修過程中,工班亂報價,造成妻子不滿,彼此才會有衝突及誤會。「我因為業務比較繁忙,有時候拜託自己的行政官幫忙處理這些事,像是拿錢給工人,看工人需要什麼之類的,我這樣做也是合情合理」。

丁大成的行政官不但得接送丁家人去機場,還得幫忙監工裝潢、與包商討錢。(圖/本刊攝影組)
丁大成的行政官不但得接送丁家人去機場,還得幫忙監工裝潢、與包商討錢。(圖/本刊攝影組)

至於工人指稱全場監工的3名士官兵,丁大成說,一名是隨從,另一名是太太的姪子,另一名是「住在附近、沒有工作的可憐人」,「我每天給付他1500元,請他幫忙監工。」丁大成強調,自己是軍職出身,沒必要占這些便宜。

國防部則對此事不願回應,表示全權交由後指部說明。後備指揮部表示,丁大成確於日前自費修繕私人房舍,但他表示從未指派單位同仁執行監工或搬運物品。因房舍裝修品質不佳,其妻多次協調廠商未果,才產生誤會,丁大成也坦承因公務繁忙,不克如期交付廠商修繕款項,妻子也不便請假,所以由辦公室行政士利用休假期間轉交廠商款項,至於家人同乘公務車是「順道載送」,並非刻意指派。

丁大成 後備指揮部少將參謀長 張亮珠 公器私用 裝修 監工 以和為貴 工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