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讓牠回家2/車禍吊索捕獸夾 野生動物受傷原因都是「人」

野灣野生動物協會 白鼻心 堀川氏棕蝠 吳昀蓉 野灣 麝香貓 廖朝盛 捕獸夾
讓牠回家2/車禍吊索捕獸夾 野生動物受傷原因都是「人」

野灣動物救援中心於今年8月成立,至今已成功救護已陸續救護果子狸、山羌、黃嘴角鴞等珍稀動物。(圖/黃耀徵攝)

花東地區蘊含豐富生態資源,每年卻發生逾300起野生動物遭誤傷的案件,人類開發更是造成傷亡的主要原因,野灣野生動物協會因而成立池上救援中心,專門救治「沒人付醫藥費」的野生動物,希望這些因人而傷的「野孩子」能在人類呵護下康復,回歸山林重現美麗與活力。

台東曾有隻母熊誤觸陷阱,野灣成員也參與救援,母熊如今已恢復健康,野放回歸山林。(圖/野灣動物救援中心提供)
台東曾有隻母熊誤觸陷阱,野灣成員也參與救援,母熊如今已恢復健康,野放回歸山林。(圖/野灣動物救援中心提供)

本刊日前走進池上救援中心,病房可說是「熱鬧非凡」,一窩斑文雛鳥因嗷嗷待哺而放聲尖叫,3隻來自綠島的白鼻心擠在吊床上共眠,角落還有隻翼膜破損的堀川氏棕蝠吊掛休養,赤翡翠則於籠內奮力展翅,醫院內共有10多隻大小「病患」,保育員和獸醫為「伺候」這些貴客而忙的足不點地。

「在這邊照顧的動物,多數是學校沒教的。」住院獸醫吳昀蓉表示,獸醫課程教導基本醫療技術,但每位患者的食物、構造和習性都大相逕庭,醫療人員必須量身打造專屬菜單和環境,每日設多個鬧鐘定時餵食,休診後往往得留下照顧,而野灣成員如此竭心盡力付出不只是因為熱愛動物,也源於人類對大自然的虧欠和贖罪。

珍稀動物「麝香貓」上月在山林間遭吊索纏住雙腳,手術後仍休克離世,讓醫療團隊不捨自責。(圖/野灣動物救援中心提供)
珍稀動物「麝香貓」上月在山林間遭吊索纏住雙腳,手術後仍休克離世,讓醫療團隊不捨自責。(圖/野灣動物救援中心提供)

「我們看到的野生動物受傷,絕大部分是人為直接或間接造成的。」保育員廖朝盛說,野生動物受傷多半歸咎人類活動造成的傷害,直接因素如車禍、吊索及捕獸夾,間接原因則包括貓狗攻擊和誤食毒餌,還有民眾將野生動物豢養在家,卻因飼養不當而幾乎要了牠們的命。

廖朝盛提到,8月時有2隻白鼻心被關在籠中,遭棄置於台東河堤,成年白鼻心體重應有4公斤,牠們的體重卻不到500公克,太過瘦弱而嚴重脫水,全身上下瘦的幾乎只剩骨頭,在野灣成員緊急醫治下,2位無辜孩子逐漸康復,目前正在做野放訓練,順利的話將在短期內可望重回山林。

野灣野生動物醫院「病患」包括3隻來自綠島的白鼻心幼獸,獸醫吳昀蓉與保育員廖朝盛為牠們檢查,恢復健康後將會野放回家。(圖/野灣動物救援中心提供)
野灣野生動物醫院「病患」包括3隻來自綠島的白鼻心幼獸,獸醫吳昀蓉與保育員廖朝盛為牠們檢查,恢復健康後將會野放回家。(圖/野灣動物救援中心提供)
野灣野生動物協會 白鼻心 堀川氏棕蝠 吳昀蓉 野灣 麝香貓 廖朝盛 捕獸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