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雪地凍屍3/上海凍不死換哈爾濱!大哥待他如虐狗 猛灌二鍋頭逼零下30度賞雪

哈爾濱 二鍋頭 詐保 凍死 詐欺 人頭 大地里 太平鎮派出所
雪地凍屍3/上海凍不死換哈爾濱!大哥待他如虐狗 猛灌二鍋頭逼零下30度賞雪

苗栗徐姓男子與朱姓友人共遊哈爾濱,徐男遭朱男不斷勸酒,喝下多瓶烈酒二鍋頭,之後被「命令」外出賞雪而活活凍死。(圖/本刊繪圖組)

北漂的苗栗男子徐源富為了發財,被自稱從事「金融業」的朱男當成借貸人頭,榨乾後再遭取命。據悉,朱男半年間至少3次想「呼伊死」,從大陸廣東再到上海,直到2018年初才在哈爾濱的小鎮得手。有認識2人的台商友人向檢警證稱,曾目擊朱男如豢養狗般使喚徐男,甚至在眾人面前暴打、虐待他,但徐男全不敢反抗,還乖乖照做。

2017年12月間,朱男又約徐源富前往大陸上海旅遊,詭異的是,這次朱男安排徐源富先出發,且只替他買了「單程機票」,自己卻隔天再去大陸會合。徐源富搭機當天,朱男不但親自送他到機場,還主動向2家保險公司各買了2千萬元的旅遊平安險,受益人是徐父。

家屬根據檢警、保險公司調查說,朱男和徐源富會合後,2人整天吃喝玩樂,朱男某晚在1家KTV灌醉徐源富後,竟帶走他的衣物和證件,打算讓他流落街頭而凍死,「聽說上海當時很冷,只有0度,他(朱男)丟下徐源富後,就躲到KTV附近的醫院,想要就近打探『有沒有台灣人被凍死』的消息。」

朱男在命令徐男外出賞雪後就離開,直到天亮才假意開始找人,最後如願看到徐男凍死的屍體。(圖/本刊繪圖組)
朱男在命令徐男外出賞雪後就離開,直到天亮才假意開始找人,最後如願看到徐男凍死的屍體。(圖/本刊繪圖組)

1星期後,朱男遲遲未掌握徐源富任何消息,遂向公安報案失蹤,先行返台。原來,徐源富酒醒後,自己找到1家小旅館入住,並打電話回家求援,拜託老爸匯點錢給他。

另一方面,朱男回台後告知徐父徐源富在上海「失蹤」,卻意外得知徐源富還待在上海的消息,於是再度飛往大陸上海「設局」。在找到徐源富後,以「賞雪」為由,又帶著他跑到大陸哈爾濱太平鎮,2018年1月20日入住當地的「雨鑫賓館」。

朱男一到賓館又重施「灌酒」故技,當晚他和徐源富喝了2、3瓶「二鍋頭」(一種高濃度白酒)後,1月21日清晨6點多,他「命令」醉醺醺的徐源富自行到外「賞雪」,徐源富似已醉到沒有判斷能力,竟乖乖聽話,最後消失在皚皚白雪中。

這個匪夷所思的狀況,直到幹員找到1名熟識朱、徐的台商,答案才曝光,「徐源富猶如他(朱男)豢養的狗,他當眾要徐源富去撞牆,徐源富也不敢違抗。」台商說。

哈爾濱雨鑫賓館王姓負責人接受調查時證稱,案發前朱男、徐男確實投宿在他經營的賓館。(圖/讀者提供)
哈爾濱雨鑫賓館王姓負責人接受調查時證稱,案發前朱男、徐男確實投宿在他經營的賓館。(圖/讀者提供)

天亮後,朱男還假意詢問王姓賓館老闆「是否看到我朋友(徐源富)?」隔天(1月22日)早上8點多,又假裝慌張地通知王姓賓館老闆:「我找到我朋友了,好像死了!」

朱男隨即帶著賓館老闆前往鄰近一處名為「大地里」的地方,只見徐源富側臥雪地,衣物、鞋子散落一旁,身體僵硬氣絕多時。當天,「太平鎮派出所」、「道里公安分局」等警政單位均前往調查,最後以「凍死」結案,朱男隨即通知徐父。

哈爾濱 二鍋頭 詐保 凍死 詐欺 人頭 大地里 太平鎮派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