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獨家/驚!陳伶宣誤信朋友遭盜領60萬 欠債人竟猝死家中求償無門

陳伶宣 欠債 猝死 迎風而立
獨家/驚!陳伶宣誤信朋友遭盜領60萬 欠債人竟猝死家中求償無門

陳伶宣在大愛新戲《迎風而立》中飾演碾米廠老闆娘。(圖/翻攝自陳伶宣臉書)

演員陳伶宣在大愛新戲《迎風而立》中飾演碾米廠老闆娘,忙著拍戲、上節目賺錢的她卻傳出遭投資合夥人從戶頭內盜領60萬元,原先對方承諾慢慢還款,殊不知卻在本月猝死家中,遲遲收不對款項的陳伶宣心急如焚,原以為債務人逃跑了又或是詐死逃避還款,直到確認死訊後,她詢問法律顧問、律師游嵥彥得知「的確很有可能求償無門 」。

陳伶宣表示,兩年前她透過一位合作投資多年的杜姓大哥介紹,認識廖姓合夥人,雙方一起投資道路用地,而合夥人將所有權人掛在她的名下,因此需要她另外開一個銀行帳戶好方便做金流紀錄,陳伶宣心想:「反正戶名是我,錢是左手放進右手而已。」不疑有他便存入60萬元,不料這才是噩夢的開始。

陳伶宣演出多部大愛戲劇以及戲說台灣劇場。(圖/翻攝自陳伶宣臉書)
陳伶宣演出多部大愛戲劇以及戲說台灣劇場。(圖/翻攝自陳伶宣臉書)

幾位合夥人固定到廖姓合夥人公司開會,當時忙著工作的陳伶宣常不在家,因此將帳戶提款卡寄到該公司,等待下次開會時再領取,沒想到,不久後她就接到銀行行員來電表示,戶頭有不正常提款,「我的戶頭被兩萬、兩萬的從各處的提款機領走!我因為覺得不對勁所以先行凍結我的戶頭!」了解後發現,廖姓合夥人竟擅自拿取陳伶宣的提款卡逕自變更密碼,前後侵占她60萬元。

在緊急聯絡友人與廖姓合夥人見面後,廖坦承在外積欠非常多債務,因此狗急跳牆才侵占她的錢,但當下承諾會先還出部分款項,剩下的日後慢慢歸還,同時也簽下本票加上犯罪自白書,陳伶宣則機警的全程錄音,原本想提告的她說:「因為侵佔屬於刑事,一旦我提告便不能任意徹告,而且追溯期還非常久,如果他跑路了我再提告也來得及,與其讓他坐牢我拿不回錢,還不如讓他好好賺錢、慢慢還款。」

遭侵佔60萬元的陳伶宣仍希望在過年前捐錢做好事,祈禱新的一年一切順利。  (圖/翻攝自陳伶宣臉書)
遭侵佔60萬元的陳伶宣仍希望在過年前捐錢做好事,祈禱新的一年一切順利。  (圖/翻攝自陳伶宣臉書)

陳伶宣說:「廖的還款金額與時間非常不固定常喊沒錢,想不到錢還沒全數償還,人在12月時竟然猝死!」由於事出突然,第一時間她以為對方詐死逃避還款,後來確認死訊後她仍不敢置信,趕緊詢問睿均國際法律事務所律師游嵥彥。

游律師告訴她,「債務人死亡之情況,債權人原則上僅得就債務人所留之遺產範圍內受清償,倘遺產中的消極財產大於積極財產,也就是負債大於資產時,繼承人多半選擇拋棄繼承,而且現行法律也改採全面法定限定繼承,亦即繼承人原則上不背債,僅分配有剩餘的遺產,所以如果債務人生前負債累累,而繼承人亦不願意概括繼承時,債權人的確很有可能求償無門 。」

陳伶宣忙著上節目賺錢,卻被合夥人盜領60萬元。
陳伶宣忙著上節目賺錢,卻被合夥人盜領60萬元。
(圖/翻攝自陳伶宣臉書)
(圖/翻攝自陳伶宣臉書)

陳伶宣表示,目前債款仍有30萬元左右,她難過地說:「本來我還是很嘔,畢竟不是借他而是被侵占,那是我辛苦錢要用來照顧媽媽與生活,到現在我轉念,希望將自己的切身之痛分享給社會,如果有跟我一樣狀況的,第一時間要先蒐證、找尋律師協助!」過年前她也打算捐出小額款項當作積陰德,希望新的一年可以順利一些。  

陳伶宣 欠債 猝死 迎風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