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黑道阮經天1/超跑掌門人遭吸血鬼堂主狠榨上億 躲看守所保命慘淪賣衣郎

黑道阮經天 養套殺 超跑武鬥派掌門人 鄧超鴻 肯亞黃金開發案 道克明 竹聯幫玄武堂 北塔車業 林俊傑 陳建州
黑道阮經天1/超跑掌門人遭吸血鬼堂主狠榨上億 躲看守所保命慘淪賣衣郎

竹聯幫玄武堂堂主道克明因神似藝人阮經天,被稱為「黑道阮經天」,但正統的阮經天是個暖男,道克明為人兇殘,壞事幹盡。(圖/翻攝中天新聞、報系資料照)

人稱「黑道阮經天」的竹聯幫玄武堂主道克明,3年前遊說被業界封為「超跑武鬥派掌門人」的鄧超鴻,投資一宗肯亞黃金開發案,卻以「養套殺」的手法侵吞上億元,還要求鄧超鴻每個月上繳130萬元利息及50萬元保護費,搞得鄧超鴻有段時間得靠著賣成衣才能餬口度日。鄧超鴻不堪折磨,去年底終於向檢警指控道克明,「如果不說出來將永無寧日,還會害到我老爸!」檢警經過連月蒐證,日前已將道克明逮捕到案。

由於長相酷似金馬影帝阮經天,46歲的竹聯幫玄武堂主道克明,有個「黑道阮經天」的綽號,堪稱是竹聯幫悍將的他,個性凶殘,不僅一度率眾砸毀酒店,甚至逼良為娼送無辜女子到日本賣淫,也曾開設簽賭網站大發不義之財。

有「超跑武鬥派掌門人」之稱的鄧超鴻(左),2019年夥同竹聯幫玄武堂堂主道克明(右)涉嫌「一車多賣」詐財上億。(圖/翻攝臉書、中天新聞)
有「超跑武鬥派掌門人」之稱的鄧超鴻(左),2019年夥同竹聯幫玄武堂堂主道克明(右)涉嫌「一車多賣」詐財上億。(圖/翻攝臉書、中天新聞)

1月11日清晨,當民眾還在睡夢之際,士林地檢署偵查大樓九樓與台北市警局中山分局,卻是人聲鼎沸,上百名警力等著一聲令下,前往逮捕首號目標道克明。本刊調查,這場掃黑行動背後,攸關道克明與「超跑武鬥派掌門人」鄧超鴻的恩恩怨怨。

40歲的鄧超鴻,原來在台北市五分埔經營成衣買賣,後來發現許多富二代喜歡超跑,動不動就換車比炫。他因此轉換跑道,在台北市內湖區新湖一路開設「北塔車業」,賣起藍寶堅尼、保時捷等各式超跑。

擅於行銷的鄧超鴻,也相當懂得推銷自己,經常上媒體大談超跑,成功塑造達人形象,還交了一名比利時籍女友,吸引愈來愈多的富商和藝人主動上門,據說歌王林俊傑、藝人陳建州都是他的客戶。鼎盛時期,北塔車業店內展示10多輛超跑,市價直逼5億元。

本刊調查,2018年間,道克明見到鄧超鴻「賺飽飽」,遊說他拿出6000萬元,一起投資1宗肯亞黃金開發案。為了取信鄧超鴻,道克明還安排兩名商人親自說明金礦開採流程,其中1人自稱是肯亞台商。

鄧超鴻拿出6000萬元後,道克明又以必須打通肯亞海關、補稅等理由,要求他再投資4000萬元,短短幾個月內,鄧超鴻就掏出1億元。

鄧超鴻(左)之前在內湖開設北塔車業多年,專賣超跑,吸引多位藝人如黑人(右)、林俊傑等人上門購車。(圖/翻攝臉書)
鄧超鴻(左)之前在內湖開設北塔車業多年,專賣超跑,吸引多位藝人如黑人(右)、林俊傑等人上門購車。(圖/翻攝臉書)

數個月後,鄧超鴻發現肯亞嚴禁出口黃金,提出質疑後,道克明表示自己也損失了3000萬元,還跟兩名商人翻臉。由於懼怕道克明的黑道勢力,鄧超鴻只好選擇噤聲,賠錢及保護費給道克明,還錢不力則遭毆打,從此陷入無間地獄。

為了籌湊「每月孝敬費」,鄧超鴻到處向親戚借錢,最後沒人願意搭理,只好求援地下錢莊,結果利滾利愈欠愈多,多次被道克明的小弟打得遍體瘀青,有一段時間還在台北市東區賣起成衣、小火鍋餬口度日。

「我如果不說出來,會天天被折磨,將永無寧日。」本刊調查,去年10月間,鄧超鴻在忍無可忍下,終向檢警娓娓道出一路慘遭道克明坑殺的經過,提告恐嚇取財等;然而,他報案時已不見當年「超跑武鬥派掌門人」的意氣風發,警方形容他「頭髮雜亂,滿臉憔悴」。

對於鄧超鴻的指控,道克明到案後向檢警大聲喊冤,強調沒有對鄧超鴻暴力相向,也沒收取保護費及利息。整起糾紛是他曾拿3000萬元投資鄧超鴻的肯亞黃金開發案,因為血本無歸,鄧超鴻才拿錢賠償給他。不過,檢警對道克明的說法存疑,全案會深入追查。

黑道阮經天 養套殺 超跑武鬥派掌門人 鄧超鴻 肯亞黃金開發案 道克明 竹聯幫玄武堂 北塔車業 林俊傑 陳建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