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時事

游盈隆憶黃芳彥 提百萬現金大振扁陣營士氣

游盈隆 黃芳彥
游盈隆憶黃芳彥 提百萬現金大振扁陣營士氣

(圖/報系資料照)

新光醫院前院長黃芳彥在美身亡,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今在臉書回憶,1999年阿扁競選總統募款餐會,一位身手矯捷的帥氣中年男子一個箭步,衝到台上,兩手各提一袋現金,一袋至少是幾百萬,那個人就是黃芳彥。

他說,昨晚聽到黃芳彥醫師的噩耗,他很意外,心情也隨之跌落谷底。

他今在臉書指出,和黃醫師不算有深交,互動也不多,但腦海中對他的印象都很深刻且正面,且舉兩個例子。

他指出,大約是1999年9月某日在來來香格里拉大飯店(現在的喜來登)的募款餐會。那是一場極為熱烈的阿扁競選總統中小企業募款餐會,現場擠滿2、3百人,個個面帶笑容,都很興奮,不時嗨翻天。

他說,最高潮的時候,也就是義賣金額最大的一件藝術品出現的時候,隨著主持人喊價節節高升,在場眾人緊張到鴉雀無聲,說時遲那時快,只見一位身手矯捷的帥氣中年男子一個箭步,衝到台上,兩手各提一袋現金,一袋至少是幾百萬,那個人就是黃芳彥醫師。他簡單講兩句話,豪氣干雲,義正辭嚴,贏得滿堂彩,大大振奮了扁陣營的軍心士氣。

他指出,2000年總統大選,黨內外大多不看好阿扁會當選。他當時分擔的責任是整個選戰指揮中心的戰情、輿情與民調,他卻有不同看法,他始終認為,在某種主客觀條件下,阿扁有機會在三腳督的情況下勝出。而整個選戰過程的目標就是促成那種主客觀條件的出現。

他說,自己審慎樂觀想法後來逐漸改變了選戰指揮中心的氣氛。或許因為這樣,有一次黃醫師罕見請吃飯,慰勞選戰指揮中心的幾個人,包括邱義仁和他。那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和黃交流互動。言談之間,覺得黃是一個有原則、有理想、有熱情、有guts的人。

他說,2000年政黨輪替,政權和平轉移後,只有在一次私人場合和黃見過面。2009年後,黃被捲進第一家庭的司法案件,涉入所謂「洗錢罪」,遠走他鄉。洗錢罪,不算重罪,就算證據確鑿,依法最重是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但黃堅持不願面對司法,內心世界鮮有人知。

他說,但他猜想,那是來自芳彥兄的特立獨行,那是他對個人尊嚴和原則的堅持,包括最後選擇自己終結自己的生命。一種台灣人武士道精神的展現。謹以此短文悼念值得大家尊敬的黃芳彥醫師,安息吧!

游盈隆 黃芳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