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死神凸槌1/小弟代老大受罪遭行刑槍決 奇蹟逃死神追殺彈頭仍留體內

槍決 逃過死神 彈卡體內 大難不死 宗哥 鄭明宗
死神凸槌1/小弟代老大受罪遭行刑槍決 奇蹟逃死神追殺彈頭仍留體內

警方在大社觀音山圍捕凌虐開槍打傷余男的何姓男子等成員,訊後移送法辦。(圖/讀者提供)

高雄一個專偷馬自達的販毒集團,與綽號「宗哥」的詐騙集團有人頭帳戶買賣糾紛,結果宗哥手下1名余姓小弟(余男)卻在2017年被對方強押拘禁,慘遭電擊、毆打、滾水凌虐,還被逼跳高屏大橋,因余男苦求「若丟入溪中,我屍首會找不到,乾脆斃了我」。對方將他帶往廢棄眷村行刑槍決,沒想到對方開槍射殺余男時,子彈從肩膀射入卡在胸椎,開第2槍時發生卡彈,余男趁黑轉身逃跑躲進草叢,奇蹟式保住性命!

本刊調查,綽號「宗哥」的鄭明宗(44歲)在鳳山區開了一家搬家公司,卻是買賣人頭帳戶的詐騙集團首腦,當時年僅24歲的余男為鄭男左右手,由於鄭男和專偷馬自達汽車、並從事販毒生意的何姓男子(42歲)、陳姓男子(30歲)有3萬元人頭帳戶買賣糾紛,何男等人竟將這筆帳算在余男頭上,2017年7月30日設局將余男擄走拘禁。

主嫌何男當時和警方駁火後,棄械逃了200公尺就逮,因跑太急,一度心臟不適,被救護車送醫治療。(圖/讀者提供)
主嫌何男當時和警方駁火後,棄械逃了200公尺就逮,因跑太急,一度心臟不適,被救護車送醫治療。(圖/讀者提供)

余男被何男等人拘禁期間,遭對方以電擊棒、球棒等毆打電擊,還以滾燙的水澆淋大腿殘忍凌虐,結果老大鄭明宗不思如何救出替他背黑鍋的余男,反而傳了一段玩槍的影片示威,此舉惹怒何男等人,連夜帶著受傷的余男前往高屏大橋,逼他跳高屏溪,等同要斷了鄭男左右手。

當時余男看著滾滾溪水,苦苦哀求對方:「若將我丟入溪中,我的屍首連找都找不到,乾脆斃了我,丟馬路省事」,何男等人見余男可憐樣,答應他的請求,沒想到,余男的哀兵之計最後竟救了自己。

何男等人當晚將著余男至屏東一處廢棄空軍眷村打算槍決余男,一行人先對余男一陣拳打腳踢,逼他下跪,嫌犯之一的陳男掏出手槍站在前方,余男睜眼看著對方,結果陳男扣下板機,子彈射出的同時,就像電影才有的情節,余男反射性將頭往左偏,子彈當下從右肩射入,貫穿胸腔,卡在胸椎。

幸運逃過死神追殺的余姓男子,事隔3.5年後,身體內仍留著當時被槍擊的子彈。(圖/翻攝余男臉書)
幸運逃過死神追殺的余姓男子,事隔3.5年後,身體內仍留著當時被槍擊的子彈。(圖/翻攝余男臉書)

陳男見第1槍沒打死余男,緊接著要再開第2槍時卻卡彈,余男見機不可失,趁當時天黑又下大雨,負傷轉身拔腿躲進廢棄活動中心的草叢內,陳男等人在場搜索一番後,因找不到人,悻然驅車離去!余男後來負傷攔了計程車找老大鄭男求救,槍傷10多個小時後才被送醫,幸運撿回一命。

而何男和鄭男2個集團分別在3個月內被警方瓦解,因各涉及包括詐欺、竊盜、毒品、槍砲及殺人未遂多項案件,其中主嫌陳男一審被法院判處19年徒刑,何男則被判處10年6個月有期徒刑,鄭男則被判處15年6個月徒刑,陳男等人不服一審判決上訴,高雄高分院今年1月駁回上訴,維持一審判決。

余男老大鄭明宗因涉及多起槍擊、詐欺及街頭暴力,被警方逮捕後提報治平對象。
余男老大鄭明宗因涉及多起槍擊、詐欺及街頭暴力,被警方逮捕後提報治平對象。
槍決 逃過死神 彈卡體內 大難不死 宗哥 鄭明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