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焦點

政大性騷案1/學姊偕學妹三人勇敢檢舉 校方處置挨批有失公正

性騷擾 性平會 政治大學 教育 袖手旁觀 講師
政大性騷案1/學姊偕學妹三人勇敢檢舉 校方處置挨批有失公正

政大某科系爆出學長性騷擾學妹案,共有三名受害人出面指控,且認為學校性平會處置有失公正。(圖/報系資料照)

雞排妹性騷擾事件後,校園也爆出性騷擾案。臉書社團「NCCU政大學生交流版」去年底發布一則貼文,控訴系上兼任教師性騷擾研究所S生(化名),共有三名研究生向國立政治大學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以下簡稱性平會)檢舉,不過校方最後因證據不足,三名研究生的指控僅一生成案,性平會挨批處置有失公正。其中一名受害L女(化名)本學期更因不堪心理壓力,已辦理退學。

「這件事是對我造成極大的心理壓力和創傷。」L女告訴本刊,就學期間遭到S男肢體性騷擾,包括摸頭、摸髮及肩膀,甚至摟肩及長時間握住手等行為。從事件發生至今,她已從憤怒轉為失望,這學期選擇休學調整身心。除了她以外,她於在學期間曾接到兩位以上的學妹向她求救,表示受到S生騷擾,「看到學妹們那些對話截圖,我只覺得此人又在故技重施,比如邀請不甚相熟的學妹去其家中喝酒,且在學妹委婉拒絕後還糾纏不休,讓學妹不堪其擾。」對於持續有學妹受S男騷擾令她感到十分憤怒,也令她鼓起勇氣向校方檢舉此事。

然而,校方於去年六月份起召開約二十二次性平會,十月份判決結果指出,S男應於109學年度接受心理輔導至少六次、修習36小時性平學程,並向受害學生道歉。性平調查小組強調,本案基於「教育」而非「懲處」,並考量S男訪談時堅決否認相關情事,然其具有高等學識,且為人積極熱心,若能將之導入正軌,始為教育之本旨。

「我們這些受害人所受到的身心傷害要如何消解?難道我們不是這個學校、這個系所的學生嗎?難道我們並不『具高等學識』、平常並不與人為善嗎?」L女控訴,性騷擾舉證困難,只要沒有被看見、沒有錄音、錄影及對話紀錄,只要性騷他人的時候不被任何人發現,加害人就能輕鬆逃過一劫,還可以獲得事情的詮釋權,甚至以「平日為人」獲得同情的理解。

由於不滿性平會決議結果,L女與其他兩名被害學生提出申復,指出性平會報告結果的瑕疵與漏洞,但最終申復以無理由作結。L女指出,整件事發生以來,雖然獲得系上少數老師和朋友的幫助,但對於整個系的冷漠和袖手旁觀,感到十分失望與痛心。

L女也擔憂,由於此案她與S男為「生對生的關係」,性騷擾的成立並不會影響到S男的講師身分,他仍得以繼續在學校及他校兼課;即使不完成性騷擾的判決處分,仍可以從博士班畢業,面對如此結果,她只能消極的期盼未來不再有其他的受害人。

對此,政治大學性平會表示,性平會調查結果都已定案,後續一切處置皆按照程序,其餘有關學生對性平會調查過程及調查結果的質疑,性平會皆無評論。

性騷擾 性平會 政治大學 教育 袖手旁觀 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