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猥褻女士官3/士官長曾要女下屬們「尬罩杯」 長官竟輕放:叫他道歉完就沒後續了

女士官 性騷擾 空軍嘉義基地 士官長 上校大隊長
猥褻女士官3/士官長曾要女下屬們「尬罩杯」 長官竟輕放:叫他道歉完就沒後續了

小芳自小就對空軍有無限憧憬,沒想到5年半的軍旅生涯,竟是因遭受性騷擾,只能無奈退伍。(圖/讀者提供)

去年5月,空軍嘉義基地服務發生1起性騷擾事件,24歲的甜美女士官小芳(化名)於執勤間,遭1名陳姓二等士官長(陳男)追問內衣褲顏色,甚至還拉開自己的褲頭,要小芳照著做,事後還向小芳辯稱,是因為壓力大,需要刺激,才會有如此行為。事後,不甘受辱的小芳回想這不是首次遭陳男性騷擾,2年多前陳男就曾要求小芳與另位女士官講出胸部尺寸、並互相比大小,加上許多女同袍也表示陳男多次對他們不禮貌,讓小芳決心向長官報告此事,並提出申訴,然而,長官卻僅有要求陳男向小芳道歉,便不了了之。

聽聞許多女同袍也遭陳士官長性騷擾,小芳才決心申訴,將事發經過完整的寫在申訴書中。(圖/讀者提供)
聽聞許多女同袍也遭陳士官長性騷擾,小芳才決心申訴,將事發經過完整的寫在申訴書中。(圖/讀者提供)

遭陳男性騷的小芳,翌日逐級向長官報告,陳男在長官的要求下,才願意道歉;然而,小芳早就被嚇壞,一點都不想看到陳男,斷然拒絕對方道歉,「我為何要在他(陳男)做了些事情後,再接受他的道歉?」

「我問了長官,軍中發生性騷擾事件,除了叫當事人道歉,就沒別的做法嗎?」小芳無奈地說,長官竟回覆:「對,就沒後續了。」面對性騷事件彷彿從來沒有發生過,小芳感到哀莫大於心死。

小芳透露,早在2年前,陳男就當著許多同袍面前,言語性騷擾她和另1位女士官,當時,陳男要她們說出自己的罩杯尺寸,還要兩人互相比較胸部大小,「我的長官們都知道他(陳男)是累犯,卻無法處理,這怎麼說得過去?」小芳哽咽地說,曾有女同僚告訴她,自己也遭到陳男言語性騷擾,她實在不解為何自己的身體要受到他人言語侵犯,決心提出正式申訴。

小芳退伍後,還在思索人生方向,目前在家協助父母種植蔬果。(圖/黃威彬攝)
小芳退伍後,還在思索人生方向,目前在家協助父母種植蔬果。(圖/黃威彬攝)

「其實我一開始很害怕,因為如果我申訴了,軍中男生這麼多,他們會替我貼上標籤,把我傳得很難聽,但如果我今天不站出來,就會有更多女同袍受害。」小芳勇於舉發的正義作為,確實讓各級長官雞飛狗跳,她為此還被輪流約談,「長官們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我不要申訴,內部處理就好。」

針對此事,空軍嘉義基地回應表示,有關女兵遭性騷擾案,涉案的陳姓士官長因言詞不當記申誡2次,並調至花蓮;上校大隊長盧榮基因涉嫌阻擾部屬申訴則申誡1次,部隊後續也會加強性別教育,避免再有類似情況發生。

女士官 性騷擾 空軍嘉義基地 士官長 上校大隊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