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評論

當權者的傲慢驕橫!比羞辱記者更沉重的悲哀是「民主沉淪」

當權者的傲慢驕橫!比羞辱記者更沉重的悲哀是「民主沉淪」

(圖/pexels)

疫情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人祥和民進黨立委王定宇,先後很不客氣的嗆媒體記者,言語之突兀無禮,令人愕然。莊人祥事後解釋說自己是「鬼打牆」,但傷害已經造成。其實這兩件事只是冰山的一角,是民進黨當權後對媒體踐踏凌辱的兩起小事例。綠色當權者敢這麼對記者,說穿了,不過是自認已經把媒體「壓落底」的傲慢驕橫。

被嗆記者敢回擊嗎?

先是民視記者詢問哪些國家暫緩施打AZ疫苗,在AZ副作用引發社會關切的此時,民眾當然也會想了解其他國家的狀況,記者的提問合情合理並不失禮。不料莊人祥卻反嗆「我為什麼要告訴你?」當場記者一片錯愕,連看直播的觀眾也覺得莫名其妙,不知道一個很普通的問題怎麼會惹來官員發火。而且,話說回來,發言人的工作,不就是答覆媒體詢問嗎?

王定宇「分租」民進黨發言人顏若芳的房子,兩人的關係成了熱議焦點。他在神隱多日出現後,東森記者問他這一陣子是否有與顏若芳聯絡,王定宇不正面回答,卻反問「那你最近有沒有跟你媽媽聯絡?」這個反嗆也實在莫名其妙。王定宇自己身陷緋聞風暴,事情真相講不清楚,和記者跟媽媽有沒有聯絡有什麼關係?這一扯八千里,也牽拖得太遠了。只是,當今情勢下,被嗆的民視和東森記者,敢回擊嗎?

小小的兩起嗆記者事件,寫盡了媒體如今面臨的悲哀,也呈現了台灣民主運作的深層危機。90年代民主運動中,媒體扮演了相當重要的啟迪觀念與推動改革角色,當時社會對媒體有頗高的尊敬與信賴。但在蔡政府上台後,媒體的地位不斷下降,尊嚴也日趨殘破。今天莊人祥和王定宇為什麼敢嗆媒體?因為他們和民進黨整個當權團隊一樣,已經不把媒體看在眼裡,嗆了記者,你媒體敢怎樣?又能怎樣?別忘了各家電視台執照是6年一審,更別忘了中天的下場。

歸根究底,媒體會被如此公然凌辱,有好幾個因素。首先是部分媒體討好當權者,自甘扮演應聲蟲與撕咬異議者的走狗。其次是部分媒體老闆根本是民進黨派系大老,媒體與政治你儂我儂,政經利益分享,標案好處輸送,集合成一個權力共同體。昔日要求政治黑手退出媒體的主張,早被民進黨丟到了腦後,現在要的不是政治黑手退出媒體,而是不聽話的人退出媒體。

新聞自由遇到鬼擋路

大凡民主國家,媒體是替人民監督制衡執政者的第四權,監督者和被監督者不可以勾肩搭背,否則就做不好替人民抗衡當權者的功能。但綠媒們卻自我作踐,王定宇這則熱點新聞碰都不敢碰,這種犧牲新聞取媚當道的作法,背叛了身為媒體人的職責。更糟糕的是,綠營媒體也許自豪於和當權者當好兄弟,但當權者如果把媒體當成自己人,也就意味著不承認、也不敬畏媒體超然監督施政的地位,而這會集體讓媒體的功能尊嚴都隨之貶落泥塵,嗆記者也只是剛好而已。

民進黨當權者既然心中無視媒體的價值,便把媒體當成一個政治權力可以霸凌的對象,同路的予以獎賞,不同路的就打狠手打壓。除了讓NCC這種假獨立的組織關掉中天新聞52台外,還透過官方與網路訊息戰,對不同政治傾向的媒體進行抹紅抹黑的信譽狙殺,務必使異議媒體難以發聲,讓批判者噤若寒蟬。一個當權團隊敢濫用權力關掉異議媒體,並且不必顧忌社會輿論觀感,因為網路操作戰已成功洗腦了年輕世代,那麼,這個當權團隊只會愈來愈傲慢,權力愈來愈膨脹。

隨著媒體萎縮及社會批判聲浪遭到網軍出征打壓,人民對當權者的制衡也嚴重削弱。蔡政府之所以敢不顧民意推萊豬,敢對護藻礁的學者發動網路霸凌,不就是因為篤定自己吃定了台灣,再也不必綁手綁腳,只要祭出反中牌,挑撥民眾的恐中情緒,民進黨就能把所有異議者鬥臭鬥垮,江山從此把得牢牢的。

莊人祥也許是一時情緒來了鬼打牆,但台灣民主與新聞自由是真正遇到了鬼擋路,困在險峻危機中日益危殆,很多人卻被重重迷霧障眼而看不清真相。民主沉淪,是比嗆記者更沉重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