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
精品

細數GPHG錶界奧斯卡入圍(五) 最佳標誌獎

GPHG 錶界奧斯卡 最佳標誌獎

日內瓦鐘錶大賞2019年入圍錶款世界巡展會場。(圖//GPHG提供)

GPHG公布的第5個獎項是「最佳標誌(Iconic)」獎,「Icon」在這裡指的當然是在錶壇具有高知名、代表性的錶款,和「classic(經典)」一樣,是錶界最被濫用的語彙之一。所以主辦單位加了兩個條件:一是「對製錶歷史帶來持續性影響」,二是要問世超過25年以上的代表性系列。

第一項資格的「影響力」,基本上只有老字號的大型品牌做得到,第二項更是把所有新創、獨立獨錶品牌直接排除在外。即使是大型品牌真正在1994年以前就推出、並且一直延續到現在的錶款系列其實非常非常少,要得到收藏圈認可的更難,所以這個獎項報名數量也偏低,在今年第一階段通過初選的只有10款錶,僅勝過珠寶錶一項。

由於規則造成的先天限制,大部分入圍這個獎項的其實是一次性的「復刻」或是仿照品牌知名歷史錶款所重新設計的新錶,像這次入圍的漢米爾頓、IWC、ZENITH都屬此列,ZENITH錶款名稱裡的「Revival」清楚地説明了這個問題,把獎項名稱直接改成「最佳復刻」才會名實相符。

漢米爾頓和IWC則是在代表性方面有所欠缺,1960到70年代和賽車有關的計時碼錶配色、長相都和Intra-Matic相去不遠,近年非常受市場歡迎,但很難説是具有漢米爾頓品牌的特徵,或許Ventura會更適合獎項的要求。IWC最具代表性的還是飛行軍錶,拿掉錶盤的品牌logo,可能大部分的錶友都認不出入圍的是IWC的產品。芝柏入圍的Quasar也有和IWC類似的狀況,雖然「三金橋」的機芯架構絕對是錶壇一大經典,但換上全然現代化的錶橋樣式是否還有同樣影響力有待商榷,畢竟單單機芯本身是很難構得上是一種「標誌」。

愛彼的皇家橡樹和豪雅的Monaco就毫無疑問符合錶壇Icon的標準,問世時間夠久,設計上一直延續第一代錶款的特色,在製錶業界及大眾市場的影響力也毋庸置疑,最後誰能勝出就有待評審決定。

01
AUDEMARS PIGUET/Royal Oak "Jumbo" Extra-thin(圖//GPHG提供)
02
GIRARD-PERREGAUX/Quasar(圖//GPHG提供)
03
HAMILTON/Intra-Matic Automatic Chronograph(圖//GPHG提供)
04
IWC/IWC Tribute to Pallweber Edition “150 Years”(圖//GPHG提供)
05
TAG HEUER/Monaco Eighties(圖//GPHG提供)
06
ZENITH/El Primero A384 Revival(圖//GPHG提供)
GPHG 錶界奧斯卡 最佳標誌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