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綜合

醫療能量緊繃!北市聯醫工會曝缺人缺空間 分艙分流難落實

新冠肺炎 醫護 北市聯醫工會
醫療能量緊繃!北市聯醫工會曝缺人缺空間 分艙分流難落實

聯醫工會指出,我們要堅守工時上限、也需要臨時居所;我們需要政策保護與社會支持,唯有醫療人員不染疫隔離或過勞累倒,我們才能持續貢獻專業,守護國人的健康。(圖/摘自北市聯醫工會臉書)

台灣疫情未見趨緩,每日新增上百確診病患,也陸續傳出醫療人員染疫、過勞的消息,北市聯醫工會指出,政府啟動醫療降載、北病南送、徵調醫學中心開設專責加護病房、輕症病患出院等緊急因應措施,但身為前線醫療人員,我們恐怕要說,「政策效應緩不濟急,第一線醫療壓力有增無減。」

台灣醫療工會聯合會籌備會與醫療業各產、職、企業工會共同提出訴求,為維持醫療系統運作,請政府以具體政策落實醫療降載、落實分艙分流,目前政府政策方向正確,但監督各醫院執行的能力不足,聯醫工會指出,我們要堅守工時上限、也需要臨時居所;我們需要政策保護與社會支持,唯有醫療人員不染疫隔離或過勞累倒,我們才能持續貢獻專業,守護國人的健康。

北市聯醫

北市聯醫工會表示,國內疫情進入社區感染階段,為保全醫療量能,指揮中心16日宣布醫療應變策略,但許多醫院根本陽奉陰違,不分病患迫切性提供各種治療,直至現在,仍有重症病人在急診遲遲等不到病床,而樓上病房卻有輕症病患占床,顯見政府執行降載的方式未見效用,不足以使各醫院配合。

聯醫工會指出,自從健保實施總額制度以來,各醫院間形成健保點數與點值之間微妙的平衡,醫療院所無不認為彼此的營運是互相消長的零和賽局。以致,在疫情時刻仍有部分醫院為了營運拒絕降載:別家醫院減少服務,我們繼續提供,卻可增加盈餘。

聯醫工會表示,我們呼籲衛福部責成健保署,用給付制度監督醫療營運降載的執行,健保署應即時統計分析各醫院門住診人數變化、住院病患疾病嚴重度與手術迫切性,若超過某個指標,應不予給付。

聯醫工會指出,可延遲診療的醫療,如健檢、美容等,若有醫院仍堅持進行,應考慮予以終止健保特約的資格,願意配合防疫的醫院,健保署更應保障其總額,讓醫院正常營運,員工沒有後顧之憂。

聯醫工會說,病毒往往是從最意想不到的地方散佈出去,指揮中心要求各醫院規劃分艙分流,然而第一線實際的狀況是各醫院的建築設備、人力量能都不足以做到,分艙分流淪為口號與紙本作業。

聯醫工會指出,醫療人員的休息室和出入口未做空間區隔,各自取下口罩後也只能聚在狹小的休息室一同用餐,顯有造成院內感染疑慮;治療師上午在病房做臨床治療,下午前往社區做居家治療,隔日上午再回病房,每日往返,增加了醫院與社區間病毒傳染的風險。

此外,北部醫療人力短缺而降低標準,醫療人員若接觸確診者,將在更短的時間內解除隔離、返回工作,甚至篩檢陰性後,無須隔離就立即回到崗位,醫療人員是人不是神,不可能完全不犯錯。

聯醫工會指出,「急診爆、病房滿、病人源源不絕、急診人力不足」,更有醫院院長親自疾呼「Hospitals Need Help」,可見人力吃緊問題並非空穴來風,若此疫情持續延燒,偏鄉也湧現大量病患,平日早已捉襟見肘的偏鄉醫療,恐怕情況只有更糟。

聯醫工會還說,疫情期間,院方可無視工時上限、要求勞工單日工作12小時以上,更可以逕行取消勞工的休息日與假日,工會認為,「充分休息」是勞工的基本生理需求,打著防疫大旗剝削勞工,無異於竭澤而漁、殺雞取卵,或許可以短時間內榨出超額的醫療人力,但過不了多久,醫療人員紛紛過勞倒下,就是醫療體系徹底崩解的時刻。

聯醫工會指出,醫療人員在第一線防疫,最害怕的不是自己感染,而是擔心把病毒帶給家人,已有許多醫療人員、工會提出「臨時居住所」的需求,目前有部分醫院清出病房增作員工宿舍,北市府則與特約旅館簽約、補助醫護人員下班後住宿,但多數醫療人員下班之後仍無處可去。

聯醫工會指出,我們要堅守工時上限、也需要臨時居所;我們需要政策保護與社會支持,唯有醫療人員不染疫隔離或過勞累倒,我們才能持續貢獻專業,守護國人的健康。(圖/摘自北市聯醫工會臉書)
聯醫工會指出,我們要堅守工時上限、也需要臨時居所;我們需要政策保護與社會支持,唯有醫療人員不染疫隔離或過勞累倒,我們才能持續貢獻專業,守護國人的健康。(圖/摘自北市聯醫工會臉書)
新冠肺炎 醫護 北市聯醫工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