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健康

康復路迢迢1/新冠肺炎患者嘆「回不去了」 心跳血壓全走鐘

新冠肺炎 有氧運動 阻力運動 呼吸運動 清冠一號 肺部纖維化 類固醇 單株抗體 高流量給氧
康復路迢迢1/新冠肺炎患者嘆「回不去了」 心跳血壓全走鐘

即便康復,新冠肺炎患者仍可能產生肺纖維化等後遺症,醫生建議透過有氧運動、阻力運動及呼吸運動,進行肺功能復健。 (圖/陳家欣繪)

「進隔離所五天都是高燒不退,幾乎都昏昏沉沉的,想大口吸氣就會不停咳嗽。」小冠(化名)是新冠肺炎確診者,確診當時因為檢疫所床位不足,在家裡自我隔離了三天才被通知入住檢疫所。

其實小冠入住之前就已經發燒了三天,住進了檢疫所還繼續發燒了五天。「體溫大概就維持三十九度,吃了退燒藥就好一點,藥效過了馬上又燒起來,身體疲累得幾乎不想離開床舖。」

讓小冠更難受的是只要稍微大口一點吸氣就會不停咳嗽,也時常覺得氣管縮起來,呼吸不到空氣的感覺。進到隔離所第五天狀況終於穩定下來,衛生單位也安排中醫師電話問診,最後給了五天份的清冠一號與其他藥粉,終於在進到檢疫所十天後康復離開檢疫所。

新冠肺炎患者因氣管及肺部遭病毒攻擊,容易出現喘、咳等症狀,即便靠著清冠一號(左圖)等藥物康復後,仍可能留下後遺症。(示意圖,非當事人)(圖/123RF、員生醫院提供)
新冠肺炎患者因氣管及肺部遭病毒攻擊,容易出現喘、咳等症狀,即便靠著清冠一號(左圖)等藥物康復後,仍可能留下後遺症。(示意圖,非當事人)(圖/123RF、員生醫院提供)

最讓小冠困擾的是,現在康復一個月了,身體都還沒有恢復到生病前的狀態。小冠生病前運動量相當大,平常量血壓、心跳大約都在110/70、60下,但現在血壓卻一直在120~130間,心跳平均增加到73、73左右。雖然平常走路不會喘,但是騎腳踏車強度稍微高一點就會變得比較喘一些。

「離開檢疫所前沒人告訴我身體狀況怎麼樣,也沒叫我要去哪裡追蹤。」小冠說,自己是想要回醫院去檢查看看,畢竟聽人家說,罹患新冠肺炎肺部容易出現纖維化,如果沒有積極治療恐會影響肺功能。

在身體處於低血氧狀態下,新冠肺炎患者的肺部發炎狀況難以改善,因此醫療人員會以高流量氧氣鼻導管全配系統(HFNC),協助恢復血氧值,避免插管。(圖/報系資料庫)
在身體處於低血氧狀態下,新冠肺炎患者的肺部發炎狀況難以改善,因此醫療人員會以高流量氧氣鼻導管全配系統(HFNC),協助恢復血氧值,避免插管。(圖/報系資料庫)

「SARS與新冠肺炎雖然同屬冠狀病毒,但兩者基本上還是有很大不同。」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胸腔內科主任周百謙說,SARS當年因為發展時間快沒有特效藥,只知道要用氧氣,沒想到卻增加肺部氧化壓力,肺部很快就被病毒所佔據,只能使用類固醇藥物控制,因此才會留下不可逆的肺織纖維化。

但是新冠肺炎則不同,周百謙指出,透過分子醫學進步,科學家很快就能掌握病毒特性,馬上推出疫苗、單株抗體、高流量給氧等有效方式,減少病毒在肺部的破壞。而且對付組織破壞主要是來自病毒,並非像SARS一樣來自自體免疫細胞攻擊,所造成的傷害也比較可逆,但仍需後更多研究觀察。

新冠肺炎與SARS雖同為冠狀病毒,但現在有疫苗、單株抗體等藥物,可提供較有效的治療。圖為新冠肺炎患者住院照。(圖/萬芳醫院提供)
新冠肺炎與SARS雖同為冠狀病毒,但現在有疫苗、單株抗體等藥物,可提供較有效的治療。圖為新冠肺炎患者住院照。(圖/萬芳醫院提供)
新冠肺炎 有氧運動 阻力運動 呼吸運動 清冠一號 肺部纖維化 類固醇 單株抗體 高流量給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