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焦點

老奧運人自救3/選手退役就業路窄 學者促立「運動發展部」

郭婞淳 鄭加坐 漢城奧運 左營訓練中心 國訓中心 雪橇國手 余宗龍 用完就丟 民俗療法 黃柳宗 陳鴻雁 教練資格 奧運人協會 流浪教練 運動發展部
老奧運人自救3/選手退役就業路窄 學者促立「運動發展部」

立委提出「運動發展部組織法草案」,要將目前屬教育部的體育署升格。左起超馬好手林義傑、立委洪孟楷、萬美玲、學者余宗龍。(圖/吳婉瑜攝)

針對選手退役後的就業發展,中興大學教授兼運動與健康管理研究所長余宗龍指出,體育署是隸屬於教育部下的三級單位,編制不足,難以支持全國運動產業發展,選手退役後大多只能從事體育老師或教練等教育相關職業,呼籲將體育署升格為運動發展部,層級拉高創造外溢效應,也創造選手在教職之外,更多運動產業的就業機會。

1970、1980年曾代表我國參加奧運的雪橇國手黃柳宗與舉重國手鄭加坐,兩人退役後如今是中華民國奧運人協會的一員。奧運人協會在2017年成立,現任秘書長陳鴻雁也是資深奧運人,曾參加過1984年洛杉磯奧運標槍項目,是我國舊制標槍永久紀錄保持人。陳鴻雁說,有的奧運人退役後的生活並不是很好過,即便未奪牌,但也曾為國征戰,協會最重要的目標,就是要給老奧運人更多照顧和保障。

余宗龍表示,1970、1980年代的選手的養成過程中,高舉民族主義、為國爭光出賽,在此保護傘之下,體育成績影響升學;加上過去的選手能就讀的學校大多為體育專業學校,沒有機會接觸到體育以外的第二專長,退休後就業缺乏保障。

針對退役選手就業,體育署制訂「績優運動選手就業輔導辦法」、「各級學校專任運動教練資格審定辦法」,余宗龍指出,前者資格限定為奧、亞運前八名成績,後者也須持相關證照與特殊運動成就,且教練資格並非就業保障,仍視學校是否有職缺,對於未奪牌的選手較無保障。

2017年奧運人協會成立,目前會員約30人,盼政府編列預算幫助更多奧運人薪火相傳。(圖/截自中華民國奧運人協會臉書)
2017年奧運人協會成立,目前會員約30人,盼政府編列預算幫助更多奧運人薪火相傳。(圖/截自中華民國奧運人協會臉書)

「給運動員魚吃,不如教他們釣魚,」余宗龍指出,運動員因為求學階段專注備戰於訓練和比賽,導致經常中斷學習,造成就業路窄的問題,建議政府結合民間企業,鼓勵學生運動員學習第二專長,為將來退出賽場預作準備,這次疫情也成為發展線上學習的契機;其次是鼓勵企業發展職工運動,解決流浪教練的問題。

余宗龍說,行政院體育委員會自2013年配合政府組織改造,降編為教育部體育署,對比其他國家最高體育主管機關,韓國是文化運動觀光部,英國則是成立數位文化、媒體和運動部,體育署明顯「矮人一等」,若能升格為運動發展部,有望製造外溢效應,也創造選手在教職之外,更多運動產業的就業機會。

郭婞淳 鄭加坐 漢城奧運 左營訓練中心 國訓中心 雪橇國手 余宗龍 用完就丟 民俗療法 黃柳宗 陳鴻雁 教練資格 奧運人協會 流浪教練 運動發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