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時事

大學生和學長酒吧夜喝爛醉 醒來「屁股痛痛的」還流血超崩潰

性侵 學長 大學 酒醉
大學生和學長酒吧夜喝爛醉 醒來「屁股痛痛的」還流血超崩潰

男大生與學長夜喝,在家酒醒斷片驚覺「屁股痛痛的」,察覺有異報警,揪出學長性侵。學長坦承犯行,並達成和解,台中高分院依犯乘機性交罪,改判2年、緩刑5年。(資料照片)

去年6月間,男大生「小易」與學弟到酒吧夜喝,他將爛醉如泥的學弟送回住處,趁機性侵得逞後離去,學弟清醒後發現「屁股痛痛的」、還流血,察覺有異報警,內褲及遺留衛生紙採樣都驗出與學長DNA型別相符。「小易」否認性侵,直到二審時才認罪,道出年少曾慘遭約會強暴才造成性扭曲,經取得和解,台中高分院依乘機性交罪,改判2年、緩刑5年,可上訴。

去年6月25日凌晨3時許,就讀大四的「小易」到中市1家酒吧與18歲同校學弟碰面喝酒,學弟喝到嘔吐不省人事,「小易」騎機車載他返回租住處,學弟仍爛醉如泥,他趁機口交、肛交性侵得逞後,在上午9時許獨自騎機車離去。學弟清醒後,驚愕發現肛門疼痛,排便發現流血,察覺有異。

酒醉斷片的學弟緊張地以通訊軟體詢問「小易」:「我屁股痛痛的啊」、「你有沒有怎樣」、「我們有怎樣嗎」、「我幾點回來的」;「小易」僅輕描淡寫回復:「你6:00多吧」、「我6:30左右就走了」等語。

經學弟報案,警方在他內褲及現場遺留衛生紙採樣送鑑定,檢出殘留精液及精子細胞,且與「小易」DNA型別相符,且過濾監視器影像追查發現,「小易」滯留學弟住處長達3個多小時。

「小易」報案否認性侵,並辯稱,他騎機車載爛醉學弟回住處,學弟要去沖澡,他才幫脫衣服,學弟還說,屁股不舒服要求他離開浴室,他走出浴室後,受酒精作用影響而在房內自慰,10分鐘後因見學弟還沒出來,他進浴室察看,發現學弟人倒在地,經扶到床上抬腳檢視發現肛門有血跡,他拿衛生紙幫擦拭,不慎拿到自己用過的。

一審法官不採信「小易」說詞,依乘機性交罪判處徒刑3年8月。「小易」不服上訴,台中高分院審理時,「小易」坦承性侵學弟,並供出他在國中時,曾遭到30多歲男子的約會強暴,且未經適當輔導,不可抹滅的傷害造成性扭曲,將「性」作為報復、恨意抒發。

二審法官審酌他坦承犯行,並與受害人達成和解,願賠償38萬元,並已給付10萬元,足以認定已盡力彌補被害人損害,獲得被害人原諒,並同意部分給予從輕量刑機會。法官酌減其刑,撤銷原判決,改判徒刑2年、緩刑5年,接受法治教育4場次。

性侵 學長 大學 酒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