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人物

海歸王子搏疫局3/「三地求學」返台吃盡苦頭 「一隻眼睛」打開事業先機

福泰集團 廖欽福 廖炳燿 福華飯店 山形閣 廖東漢 桔子商旅 防疫旅館 土木工程學士 建築學碩士 土親人不親 山形縣 海歸派
海歸王子搏疫局3/「三地求學」返台吃盡苦頭 「一隻眼睛」打開事業先機

廖炳燿分享華人與美國文化不同,就像華人有兩個眼睛,美國人只有一個眼睛,看事情的角度不同,要適應不同文化可以試試遮住一個眼睛,適度調整選擇做事的方法。(圖/王永泰攝)

疫情期間出不了國門,「偽出國」風氣盛行,宜蘭礁溪「山形閣飯店」的日本東北田園風景,算是「疫」軍突起,這也是國內少見由老闆親自操刀設計的飯店。

在建築設計上,47歲的福泰集團董事長廖炳燿輕而易舉融合不同文化,「我以『山』的峭壁與岩洞為意象,打造建築外觀,客房以石材與木質等山林元素配搭,房內可見宜蘭噶瑪蘭族香蕉絲編織文化、山形縣原住民蠶絲工藝等。」但他回台工作13年裡,為了適應不同文化,經歷不少挫折。

山形閣溫泉飯店共122間客房,可在房間內邊泡湯邊欣賞蘭陽平原和龜山島美景,彷彿置身日本郊區泡溫泉。(圖/山形閣提供)
山形閣溫泉飯店共122間客房,可在房間內邊泡湯邊欣賞蘭陽平原和龜山島美景,彷彿置身日本郊區泡溫泉。(圖/山形閣提供)

1974年次的廖炳燿,襁褓之年就被帶到美國生長,直到國小到高中階段才回台灣讀美國學校,大學時再去美國念,拿到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土木工程學士、哥倫比亞大學建築碩士,及北京清華大學建築博士等學歷。長年在外生活、工作的他,直到2008年才回台灣,協助父親廖東漢所創的福泰集團飯店事業。

「剛回國時,對台灣文化,有種土親人不親的隔閡感。」廖炳燿自曝,「我是在台灣生的,我的台灣歷史是在美國大學學的,在台灣與人互動一面有親切感,但另一面又沒有親切感,我看事情跟別人不一樣,別人會覺得我有distance,想說會不會回到美國會比較ok。」

海歸派看似鍍了金,擁有雙重國籍或長年旅居國外,可以看到兩邊不同的文化,「但嚴格說起來,卻又兩邊都不是,沒有歸屬感的痛苦,不只是在生活,在事業上也吃了不少苦頭。」廖炳燿坦言。

近5年來,為了山形閣飯店和日本人合作,再度讓廖炳燿體驗文化差異的苦,「美國做事講求效率;日本注重較多細節與禮儀,需要較長的溝通時間;而台灣的工作環境,即便有時知道要做的事是正確的,但卻不能立即執行。」

礁溪山形閣溫泉旅館為福華集團與日本山形縣交流合作的姊妹旅館案,今年疫情期間仍舉辦「第二回山形祭」,透過線上直播推廣日本山形縣名產,右為福泰集團董事長廖炳燿。(圖/山形閣提供)
礁溪山形閣溫泉旅館為福華集團與日本山形縣交流合作的姊妹旅館案,今年疫情期間仍舉辦「第二回山形祭」,透過線上直播推廣日本山形縣名產,右為福泰集團董事長廖炳燿。(圖/山形閣提供)

夾在三種文化間要如何調適?「曾經有位老師形容華人如何適應美國文化,他說『華人有兩個眼睛,美國人只有一個眼睛,看事情的角度不同,可以學習但不要為了迎合別人把自己的一隻眼睛挖掉,或者可以試試遮住一個眼睛,不僅尊重自己的文化,也能適度調整與選擇做事的方法。』」他找了方法。

因此,廖炳燿進入調整模式,「與日本人共事,往好處想是彌補我快步調的做事方式,日本人更能沉穩地做好每一步規劃,我也學習放棄一些個人堅持,來適應打團體仗的企業文化。」「當沒時間時,就以美式效率導向為主,即便錯了,也就趕快調整方向再出發。」「但不要猶豫不決都不做,在競爭者環伺下,瞻前顧後機會就常常被搶走。」

回到宜蘭及台灣,「要做國際合作,就必須在各種文化中找到尊重與推進的平衡點。」在跨國文化打磨下,現在的廖炳燿寧願放掉眼前利益,以邁向更大的目標。

福泰集團 廖欽福 廖炳燿 福華飯店 山形閣 廖東漢 桔子商旅 防疫旅館 土木工程學士 建築學碩士 土親人不親 山形縣 海歸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