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人鴿大戰3/賽鴿年產值700億 綁架粉鳥刑度低

賽鴿 擄鴿集團 帳戶凍結 封閉式管理 資格賽 正式賽 冠軍相 符合成本 恐嚇取財
人鴿大戰3/賽鴿年產值700億 綁架粉鳥刑度低

台灣的鴿舍通常設置於屋頂或是水田中,比賽期間則採封閉式管理。(圖/宋岱融攝,CTWANT合成)

台灣賽鴿產業從育種、飼養、訓練到賽事是一個龐大的產業鏈,周邊產值估計達700億元,但也動輒伴隨有數百萬至千萬元的賽金,吸引許多鴿主加入練鴿事業,一旦鴿子在比賽的重要關卡被擄,無奈的鴿主將會陷入贖金與賽金的兩難。

台灣的鴿舍通常設立在屋頂或是水田中,攸關勝負,因此在賽事期間,鴿舍陳布都不會對外曝光;賽事分為2關資格賽及5關正式比賽,每周一關。參加比賽的鴿子在完成交鴿檢驗程序後,會由鴿會統一運載送往碼頭,比賽當天被船隻運載出海至距離陸地數百公里以上放飛,並以實況轉播。

鴿友指出,參加比賽的鴿子在出生一周後就必須配戴腳環,代表身分證,一套腳環要價就要2千元,接下來鴿舍搭建、照顧、飼育、營養補給、訓練到參加比賽,都是一個龐大的產業鏈,為了比賽有好成績,也曾有鴿主不惜砸重金用人參替鴿子進補。

擄鴿集團使用網子抓鴿子,通常一次就會中網數十隻。(圖/報系資料照)
擄鴿集團使用網子抓鴿子,通常一次就會中網數十隻。(圖/報系資料照)

「一旦在賽事期間被擄,鴿主將會陷入贖金與賽金的兩難。」鴿友私下透露,目前南部賽金下注大多開設有5百元、1千元、3千元、5千元、1萬元等組別,而擄鴿集團會隨著晉級關卡而調升贖金,從資格賽的每隻1萬元起跳,到正式關卡可能飆上數十萬元。

因此,若是鴿主接獲擄鴿電話,是否要將鴿子贖回將會視關卡、贖金是否高於下注賽金,及鴿子是否具有「冠軍相」等綜合因素考量,簡單的說就是要考慮「付錢贖鴿是否符合成本」。

若是擄人勒贖,刑度相當重,可依《刑法》第347條判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而擄鴿勒贖則只能以《刑法》第346條的「恐嚇取財」罪來判刑,僅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3萬元以下罰金,這也是為何擄鴿勒贖難以斷絕的重要原因。

賽鴿的腳環留有鴿主聯繫資料,擄鴿集團就是透過此方式聯繫鴿主,藉機勒贖。(圖/報系資料照)
賽鴿的腳環留有鴿主聯繫資料,擄鴿集團就是透過此方式聯繫鴿主,藉機勒贖。(圖/報系資料照)
賽鴿 擄鴿集團 帳戶凍結 封閉式管理 資格賽 正式賽 冠軍相 符合成本 恐嚇取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