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專訪/體驗表演的流動 范少勳拒進食暴瘦12公斤「覺得自己有病」

范少勳
專訪/體驗表演的流動 范少勳拒進食暴瘦12公斤「覺得自己有病」

新戲《四樓的天堂》正上檔中,范少勳接受本刊專訪,聊聊演出的歷程。(攝影/焦正德)

范少勳推出新戲《四樓的天堂》,角色有著悲苦成長過程,沒有父母、沒有家,范少勳透露:「這是我演戲以來,最用心去體會角色狀態的一次。」應導演陳芯宜安排上了一連串課程外,他流浪三天,體驗沒有家的感覺,進入角色狀態後,也很自然地暴瘦12公斤,他笑說,看到那時候的自己也覺得「很有病」,演出後他收穫滿滿,打開對自己的感知。

范少勳和黃秋生、謝盈萱合作新戲《四樓的天堂》。(圖/公視提供)  
范少勳和黃秋生、謝盈萱合作新戲《四樓的天堂》。(圖/公視提供)  

提到為角色做的前期準備,當時導演陳芯宜要他上噴漆、打鼓、武術、舞蹈課,除了噴漆是為了角色街頭塗鴉畫家的職業背景外,其他課程原本都令他感到莫名,「武術課,但我根本沒有打戲,上完兩週,我突然體會到角色心理狀態,『當你想反抗你以為可以反抗的力量,其實你做不到任何事情』。老師前面先教我怎麼掙脫保護自己,但我都無法應用,兩週我都算是躺在地上被老師一直打。」

范少勳透過身體的體驗,去了解角色的內心狀態。(攝影/焦正德)  
范少勳透過身體的體驗,去了解角色的內心狀態。(攝影/焦正德)  

至於沒有家的感覺,范少勳坦言一開始很難去體會,他便決定花三天兩夜無目標的流浪,「我帶了兩百塊,跟悠遊卡就出門,這是很有趣的體驗,前兩天根本不知道要去哪裡,不能回家就沒有方向感,到了第三天,我知道體驗要結束要回家了,角色卻是永遠都不知道能去哪裡,我們都知道哪裡有歸屬,但角色沒有。」

體驗到角色對環境想反抗卻無能為力,還有沒有歸屬的心情,就像心理影響生理一般,范少勳很自然地暴瘦12公斤,180公分的他,當時僅58公斤,「我沒有刻意去減肥,而是心裡很躁、很怒就吃不下東西,常常是喝一罐水、一顆芭樂就過一天,覺得自己沒有需要去進食。」因為太入戲,他當時變得很不想跟人講話,「像憤青一樣,對什麼事都不滿,同事常問我『今天心情不好嗎,好像很不快樂』。」

范少勳仍不斷開發探索對表演的感知。(攝影/焦正德)
范少勳仍不斷開發探索對表演的感知。(攝影/焦正德)

角色有面對自己的過程,范少勳感覺自己也經歷了一樣的事情,開始探索自己,當時他抽到一張占卜卡,上頭寫著「我允許恐懼像雲一樣來去自如」,對他自己也起了一些心理變化,「不知道是自己,還是角色抽到這張卡,動作指導說我的狀態其實跟角色一樣,我也因此更探索自己的感受。」

與黃秋生的合作,讓范少勳獲益良多,有一場按摩戲,原本是要後製配音按摩步驟,現場突然改成要他以口白唸出來,他立刻拿著劇本狂背,黃秋生老神在在說「看著他動作把撫順過程講出來就好」,范少勳說:「真的他走一次我就講完了,而且非常流暢。這件事讓我知道劇本是死的,戲是活的,我不用像以前一樣把劇本背得很死。他不是只把自己做好而已,是很願意分享的前輩,我很珍惜。」 劇中黃秋生解開他的內心傷口,現實中,范少勳在黃秋生面前也像角色一樣赤裸,「心裡想什麼都會被解讀出來,但我不會去擔心。」

劇中像黃秋生拜師,戲外也受對方提點。(圖/公視提供)
劇中像黃秋生拜師,戲外也受對方提點。(圖/公視提供)

「我對表演的感受力因為這部戲打開很多,導演也教我學著融入劇組,每個人像是呼吸在同個節奏頻率,是很舒服的。」他也開啟了表演流動的開關,「我以前只能把自己顧好,急著要把準備東西拿出來,忘了跟別人交流,現在是能先讓自己安定,開始可以感受到別人,讓戲是流動有交流的。」

隨著角色的變化,范少勳也體驗了自我剖析的過程。(圖/公視提供)  
隨著角色的變化,范少勳也體驗了自我剖析的過程。(圖/公視提供)  

Agency / Teamwork entertainment Co.
Make up / Wini Chen
Hair stylist / Edmund from ZOOM Hairstyling
Stylist / Charlie Tsai from Teamworkentertainment Co.  

范少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