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曾爆大咖女星做「特殊兼差」 酒店名花淚訴裸睡被看光光

凌威威 酒國名花 性騷擾 裸體 賠償
曾爆大咖女星做「特殊兼差」 酒店名花淚訴裸睡被看光光

凌威威有「酒國名花」之稱。(圖/翻攝自凌威威臉書)

女星凌威威有「酒國名花」之稱,曾出書大談酒店秘辛,影射許多政商名流,掀起軒然大波。前陣子宣布重返酒店工作,但因為疫情緣故,不得不轉行,改左賣畫生意、補教業、通靈、美食節目直播工作等,讓她進帳不少。沒想到,近日傳出遭男性友人性騷擾,氣得她告上法院,結果還被檢察官質疑不檢點。

凌威威接受《三立新聞》訪問透露,日前經友人介紹認識一名專做豪宅建案的陳男,陳男當天陪她去買畫畫用具,以要幫她搬畫布為由進她家,後來就賴著不離開。由於已經半夜,她緊急求助2名男性友人,結果3個男人在客廳聊了起來,累到想睡的她便去洗澡,之後因房間冷氣不冷,直接脫光衣服睡覺。

豈料,陳男後來說要借廁所,凌威威才驚覺對方站在房門口看她睡覺,嚇得她趕緊穿好衣服下床,2名男性友人跑來提醒她:「為什麼妳睡覺不穿衣服?都被人家看到妳裸體了!」她氣得找陳男理論,對方拜託不要報警,表示願意賠償7萬元道歉,「當時他說身上只有2萬元,剩下的5萬會在一周內拿來,還把3張證件健保卡身分證跟駕照押在我這邊!」

凌威威自爆遭男姓友人性騷擾。(圖/翻攝自凌威威臉書)
凌威威自爆遭男姓友人性騷擾。(圖/翻攝自凌威威臉書)

凌威威本來好心傳訊說「你賠3萬就好了,趕快把你證件拿回去」,殊不知陳男鬧失聯,還一直已讀不回,讓她憤怒之下告上法院,萬萬沒想到,陳男律師卻和檢察官在開庭時聯手罵她,「他們罵我為何一開始不先報警?說我就是想讓他留在家裡,還問我幹嘛先去洗澡?」

凌威威表示,她站出來勇敢揭發,希望法律可以還她一個公道,「難道我沒帶律師去開庭,就要這樣被欺負嗎?他們是加害者,被騷擾的我才是最大受害者耶!」

據了解,凌威威不只分享酒店秘辛,還曾向《中時新聞網》爆料,某知名女星私下有在做「特殊兼差」,依顧客熟識度,從30萬至200萬不等喊價,還透露多名富二代、三代都會不約而同來找她,而她也留下相關線索,引發網友好奇猜測。

凌威威 酒國名花 性騷擾 裸體 賠償

◎尊重身體自主權,請撥打113、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