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人物

星生代/感謝說真話的人 楊宇騰圓夢紅回日本

楊宇騰 名古屋 We Best Love 邃宇Dark wings 日本經紀公司 Amuse 新EP 林子閎 口音 洪天祥 洪金寶 Half日本版寫真書 張睿家 沒自信
星生代/感謝說真話的人 楊宇騰圓夢紅回日本

在日本生長的楊宇騰,選擇在台灣發展他的演藝事業。(圖/莊立人攝)

從小在名古屋生長、媽媽是花蓮人的楊宇騰,大學時期懷抱著星夢獨自來台打拚,他思慮周延的性格,習慣凡事預設好、壞2種結果,甚至想好若無法圓夢就打道回府。好在,他甫出道便憑藉BL劇《We Best Love》一炮而紅,他也趁勝追擊推出首本寫真書、首張自述創作EP《邃宇Dark wings》,並在迎來出道周年之際成功加盟日本經紀公司Amuse。對於這一年收穫的好成績,楊宇騰謙虛表示「希望有及格」,他認為表現應由他人評價,僅以「驚喜」來形容現階段的發展,「(進步)空間不是我們能講的事情,我覺得可以更好、可以更好。」

楊宇騰13歲受友人影響開始自學吉他,之後他因「放浪兄弟」成員ATSUSHI萌生星夢,高中時期就決心要到母親的故鄉學中文、發展演藝事業。因兒時訪台的經驗,楊宇騰對飲食文化都相當適應,唯獨語言讓他非常頭痛,經常得靠肢體語言溝通,「上課會用到的字都是比較專業一點的東西,所以一開始是比較辛苦一點,但是真的會適應。」

外型帥氣的楊宇騰對自我很有想法,年紀還輕但思慮周延。(圖/莊立人攝)
外型帥氣的楊宇騰對自我很有想法,年紀還輕但思慮周延。(圖/莊立人攝)

經過多年的磨練,現在的楊宇騰對中文已相當熟悉,這次還在新EP中參與填詞譜曲。他透露自己一直有嘗試創作,平時有靈感就會記在手機,前陣子他趁疫情期間專心投入寫歌,其中單曲〈天使烏鴉Fallen angel〉,血淋淋地道出他圓夢前的徬徨心境。與其說擔心無法出道,未雨綢繆或許才是擾亂他心緒的主因「現在這個社會能做喜歡的事情是件非常困難的事,我自己本身會想得比較多,好的壞的都會先想好,所以我的恐懼會比較大。」

林子閎(左)和楊宇騰在《永遠的第一名》《第二名的逆襲》劇中合組「德逸CP」。(圖/WeTV、結果娛樂提供)
林子閎(左)和楊宇騰在《永遠的第一名》《第二名的逆襲》劇中合組「德逸CP」。(圖/WeTV、結果娛樂提供)

楊宇騰坦言很在意外界的看法,也曾因工作人員的話語受傷,他不諱言「口音」是自己最大的傷,但他化傷害為力量,在準備新作前,除了加強中文寫作能力,也在咬字上下足功夫。他笑說之前錄音碰上「讓人」這個詞,足足調整7、8次,「這次完全沒有卡關,直接過了,很爽!」平時沉默寡言的他,現在也會要求自己多講話練習,為求演歌雙棲永續發展,楊宇騰年初還找上洪金寶兒子洪天祥(Jimmy)學習武術,盼更多作品上門。

雖然圈粉無數,但楊宇騰對自己並不滿意,覺得還有很多地方不夠好。(圖/莊立人攝)
雖然圈粉無數,但楊宇騰對自己並不滿意,覺得還有很多地方不夠好。(圖/莊立人攝)

出道邁入第二年,楊宇騰將演藝觸角伸向各領域,但他仍對自己不滿意:「我是一個沒有自信的人,也覺得自己還不夠好。」直到先前看到同劇演員張睿家受訪的一席話,他才瞬間豁然開朗,不再害怕從錯誤中學習,老闆古天樂看過他主演的《We Best Love》,也有給予一些演技上的指導,「雖然這聽起來是小小的成長,但是這一段對我來說是非常地重要。」

為與張睿家(中)合作,楊宇騰跟著學習到很多拍戲的技巧。(圖/WeTV、結果娛樂提供)
為與張睿家(中)合作,楊宇騰跟著學習到很多拍戲的技巧。(圖/WeTV、結果娛樂提供)

提及「逆輸出」與Amuse簽約,楊宇騰直言公司自出道前就有規劃他回日本發展,他雖得知有機會合作,並未抱持太大希望,「當時我還沒有開始訓練,就是一個很空白的自己,所以我那時候感受到的是『看你一年後到底有成長多少的意思』。」怎料美夢成真,對於往後的發展他笑說期待大於擔心,目前他已接受多家日媒採訪,預計年底推出Half日本版寫真書。

楊宇騰認為自己的口音會影響到拍戲與唱歌,他下了很多苦工去修正。(圖/莊立人攝)
楊宇騰認為自己的口音會影響到拍戲與唱歌,他下了很多苦工去修正。(圖/莊立人攝)

楊宇騰小檔案

生日:1995年1月3日

嗜好:小酌、做料理

代表作:《We Best Love》系列「永遠的第一名」、「第二名的逆襲」

楊宇騰被日本雅慕斯簽下成為星野源師弟,近日還發行EP。(圖/翻攝自楊宇騰IG)
楊宇騰被日本雅慕斯簽下成為星野源師弟,近日還發行EP。(圖/翻攝自楊宇騰IG)
楊宇騰 名古屋 We Best Love 邃宇Dark wings 日本經紀公司 Amuse 新EP 林子閎 口音 洪天祥 洪金寶 Half日本版寫真書 張睿家 沒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