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在家失蹤1/詭異消失疑遭弟分屍? 胞姊問卦神明:「已經不見了」

殺害分屍 親弟弟 侵占不動產 不起訴 恐嚇 松德路 恐慌症 求神問卜
在家失蹤1/詭異消失疑遭弟分屍? 胞姊問卦神明:「已經不見了」

楊家排行第八的阿金在自家離奇失蹤4個月,兩名姊姊懷疑他遭人殺害分屍,而排行第九的阿旗涉有重嫌。(圖/黃鵬杰攝)

今年6月北市一名楊姓男子(57歲、化名阿金)突然離奇失蹤,他的兩名姊姊向本刊控訴「阿金疑似遭人殺害分屍」,而且兇嫌可能是自己的親弟弟「阿旗」(化名)。因為2人曾多次為了家產問題爆發爭執,阿旗還曾提告哥哥阿金侵占不動產,而6月18日收到不起訴處分書當天,阿金即在家中人間蒸發,至今4個多月無消無息,讓楊家的兄弟姊妹十分擔憂。

根據大樓監視器顯示,6月18日中午12點多,阿金手提便當、頭戴鴨舌帽,走進大樓搭電梯,之後就再也沒走出家門,而當天晚上6點多,與阿金向來不對盤的阿旗,肩背提袋,裡頭裝著一塊木板,搭電梯上樓後,直到隔天下午2點多才離開,但身上都沒背東西。

今年6月18日阿金提便當走進住處,就此人間蒸發,兩名姊姊表示,他信奉佛教多年,生活單純,不可能有輕生念頭。(圖/讀者提供/CTWANT合成)
今年6月18日阿金提便當走進住處,就此人間蒸發,兩名姊姊表示,他信奉佛教多年,生活單純,不可能有輕生念頭。(圖/讀者提供/CTWANT合成)

6月20日,阿旗又三度進出大樓,詭異的是他還抱著大袋子,手提不明的垃圾袋走出大樓;21日又帶了吸塵器、背大包包出現在屋子的前陽台,而且在阿金消失後的一周內,阿旗連續去了阿金家7次,種種跡象都令人可疑。

阿金的兩名姊姊向本刊透露,6月20日她們本來帶了香菇、香蕉要拿去給阿金,打LINE卻沒人接,所以她們就離開了,21日一早再傳LINE問他「你在家嗎,有錢用嗎?有東西可以吃嗎?」也都未讀未回應,加上姊姊們打阿金手機都顯示關機狀態,當下察覺不對勁,傍晚7點多,兩名姊姊協同防疫警察、鎖匠破門查看,卻沒看見半個人影,憑空消失的阿金到底去了哪裡,令家人們相當納悶著急。

本刊調查,楊家有10個兄弟姊妹,阿金排行第8,信奉佛教多年,生活一向單純,生前也沒透露出輕生念頭,只曾預錄遺言及遺囑交給姊姊,去年3月阿金去派出所報案,表示遭排行第9的弟弟阿旗言語恐嚇,起因是談到位在松德路房子的地坪問題,雙方在官司訴訟期間時常爆發衝突,兩名姊姊懷疑阿金慘遭阿旗分屍殺害,但都苦無直接證據。

兩名姊姊表示,「6月18日阿金跟阿旗同時收到地檢署的不起訴書,阿金的人就此消失,哪可能這麼湊巧」,她們也發現幾個疑點,首先是阿金失蹤後,大樓管理費竟是阿旗去繳納;其次是阿旗在哥哥失蹤後頻繁進出該大樓,警方卻沒封鎖現場、攔阻,何況他並不是屋主。

阿旗在哥哥離奇失蹤後,竟3度提不明手提袋及箱子進出該間大樓,不免啟人疑竇「袋子內到底裝啥?」(圖/讀者提供/CTWANT合成)
阿旗在哥哥離奇失蹤後,竟3度提不明手提袋及箱子進出該間大樓,不免啟人疑竇「袋子內到底裝啥?」(圖/讀者提供/CTWANT合成)

兩名姊姊說,「活要見人死要見屍,總是要有個結果,心一直懸在那也不是辦法,我們倆都得了恐慌症,整天都以淚洗面,心想『弟弟到底去了哪裡,是不是被綁票,腦袋都轉不停』,也有求神問卜,但大部分答案都是已經不見了,真的希望案情能儘早水落石出。」

對此,本刊致電阿旗,他表示知道哥哥失蹤,但不願多談細節及內容,僅冷回「我沒空,我還要上班」,當記者詢問阿金是否被人(殺害)?阿旗隨即掛斷。

殺害分屍 親弟弟 侵占不動產 不起訴 恐嚇 松德路 恐慌症 求神問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