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人物

星談心/彭佳慧「還是太難了」

彭佳慧 太難唱了 我是歌手 隔代教養 鱷魚 青春期 當媽媽 離婚 生活經驗 謝欣穎 可惜了 羅文裕 你的名字像一首詩
星談心/彭佳慧「還是太難了」

彭佳慧新專輯《太難唱了》展現高超聲線技巧,同名主打邀來去年入圍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歌手的裘德創作。(圖/莊立人攝)

初聽〈太難唱了〉,覺得有些地方好像可以不止如此,對曾在《我是歌手》闖關的彭佳慧而言,分明可以再多一些和節目精彩片段比擬的展現,可是她卻沒有,「做什麼事都要留白,做滿不好玩。」過去把拚命兩字握在手上的她,喝著飲料淡淡地說。

 彭佳慧小時候是隔代教養家庭,她表示因為沒有後援,習慣什麼事都靠自己做到最完美。(圖/莊立人攝)
彭佳慧小時候是隔代教養家庭,她表示因為沒有後援,習慣什麼事都靠自己做到最完美。(圖/莊立人攝)

彭佳慧做什麼事情都很用力,比如說,那些發了狠的歌和費了勁的人生,是她不願屈服的證明,但有些事情並不是只有拚命才做得好看,她發現自己太難了,難的不是卯足全力,而是留著讓人揮發的空間。

「我以前去錄音室前,一定把歌練到一百分,現在是會唱了、熟悉了,就進去,留一些空白讓我跟製作人可以溝通。」後退一點,讓其他人的意見進到自己的腦袋裡很重要,留給別人一些從容,也很重要。「演唱會彩排如果訂下午1點,我可能12點55分就到了,有一次導演把我叫過去,告訴我可以晚十分鐘再到,他說我先到的話,樂手setting會有壓力。」

彭佳慧為電影《鱷魚》演唱同名主題曲,該片由李心潔、李康生和柯震東主演。(圖/台北双喜提供)
彭佳慧為電影《鱷魚》演唱同名主題曲,該片由李心潔、李康生和柯震東主演。(圖/台北双喜提供)

她才驚覺,現在身邊有很多專業人士可以幫忙,不用像小時候,只能自己來,事事得做到一百分。

物資缺乏加上隔代教養,令她從小沒有安全感,「我習慣什麼事都自己做好,因為沒有人會幫你,17歲就自己搬出去住,在西餐廳打工,也當過外國人的保姆,還當過製作玻璃球的工廠品管。」

她把「只能靠自己」的恐慌,轉化成「可以靠自己」的自信,拚命衝,卻忘了用力過猛,可能成一場空。「原生家庭會影響你一輩子,也沒有不好,現在,知道要怎麼做才會舒服開心。」說到這,她攪了攪眼前的水果茶,錯把插在杯裡的肉桂棒當成吸管,猛力一吸卻什麼都沒有,自己都笑了,「欸,我好笨喔!」

有人覺得她難相處,她說自己其實很怕生,牧羊座的直接,不小心就傷了人,「聽到不好的評論會覺得難過,但我不會去立刻反擊,只是很想知道怎麼會這樣,有時候我說話沒有那意思,但因為表達的時間不對,或沒有經過美化,講出來不夠中聽,容易讓人誤會。」

彭佳慧在當媽媽和做自己的角色中努力尋找平衡點,笑說最難的挑戰是兩邊都不願意失分。(圖/莊立人攝)
彭佳慧在當媽媽和做自己的角色中努力尋找平衡點,笑說最難的挑戰是兩邊都不願意失分。(圖/莊立人攝)

好比,以前受訪時,她就是一問一答,不再延伸,即使她知道,也許好玩的東西在閒聊裡,「但我以前會覺得,訪問好不好玩跟我沒關係。」如果對方不懂帶領,她也順勢旁觀,一切置身事外;現在她覺得,訪談時自己也是重要角色,會思考別人的角度,「當媽媽以後看事情多了一些圓潤。」

兒子今年14歲,和她的摩擦越來越多,訪問前兩天,她發現兒子在房間狀似認真上網課,但偷偷玩著手機,氣得她當場開口責備,罵完後,心中還有一股憤憤不平,「不是只有你進入青春期,你媽媽我也有更年期,也有自己這個階段的事情要面對。」

曾經她不顧人來人往,膝蓋一彎就雙腿開開幫小孩綁鞋帶;或是抓起在餐廳胡鬧的兒女,衝到外頭板著臉孔教訓。等情緒緩和下來,她意識到:我好歹也是個人家認得出臉的歌手吧。

「我們以前都把媽媽的角色看得太理想化,覺得媽媽就是什麼都可以,我常常跟小孩衝起來的時候,會跟他們說『不是只有你們有媽,我也有媽,我也是我媽的小孩,你們憑什麼這樣對我』。」

彭佳慧新歌〈可惜了〉MV邀請謝欣穎擔綱女主角,她直讚對方演技精湛。(圖/索尼音樂提供)
彭佳慧新歌〈可惜了〉MV邀請謝欣穎擔綱女主角,她直讚對方演技精湛。(圖/索尼音樂提供)

所以,她不是照單全收,她也有苦要吐,傾訴對象是她的雙胞胎女兒,「我有一次問她們『媽媽可以講一件事嗎?我最近很討厭哥哥』。」大女兒回她「我也不喜歡哥哥」,惹得她大笑,那瞬間,她好像在跟閨密討論一個共同討厭的男孩。

在自我和媽媽兩個角色之間,她緊緊拿捏,不願誰犧牲誰,「如果失去自我,孩子會看不到我,我也會找不到自己。」離婚後,帶著三個孩子,小時候磨練出的那種「無後援」心態,再度壯大了她,「我現在母兼父職,年輕的時候談戀愛,曾經為愛奮不顧身,現在沒有人可以像小孩這樣,讓我甘心為他們做一切事情,可是這不代表毫無底線,我常想說,我對我自己都沒有這麼好。」她嘆了口氣,「最難的是母親跟自我,我都不想要失分。」

彭佳慧認為人生最難的不是全力以赴,而是懂得留白,讓其他人能有發揮空間。(圖/莊立人攝)
彭佳慧認為人生最難的不是全力以赴,而是懂得留白,讓其他人能有發揮空間。(圖/莊立人攝)

還是太難了,唱歌跟人生都是,「很多人唱我的歌,可以模仿歌的外表,但內在很多細節無法模仿,那跟原唱的生活經驗有關,所以我的歌很難唱。」大家都覺得她的歌〈太難唱了〉,對她來說根本不難,難在怎麼放過自己而已。

彭佳慧和金曲客家歌王羅文裕合唱新歌〈你的名字像一首詩〉,兩人在石碇茶園拍攝,還因導航出錯迷了路。(圖/大賞門文化提供)
彭佳慧和金曲客家歌王羅文裕合唱新歌〈你的名字像一首詩〉,兩人在石碇茶園拍攝,還因導航出錯迷了路。(圖/大賞門文化提供)
彭佳慧 太難唱了 我是歌手 隔代教養 鱷魚 青春期 當媽媽 離婚 生活經驗 謝欣穎 可惜了 羅文裕 你的名字像一首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