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吵死活人2/殯葬業者遭罰稱「自家辦喪事」 住戶怒:每天都有人過世?

殯葬一條街 民權東路 弘孝會所 違規 王文秀 不痛不癢 裁罰過低 套房
吵死活人2/殯葬業者遭罰稱「自家辦喪事」 住戶怒:每天都有人過世?

喪家抱著骨灰罈在公寓內進進出出,讓住戶們相當不舒服。(圖/讀者提供)

在台北市立殯儀館前的民權東路2段被稱為「殯葬一條街」,成了葬儀社業者集中地,但本刊卻接獲投訴,「弘孝會所」進駐一般的公寓民宅內,每天辦法會吵的住戶無法安寧,遭罰款後仍偷偷營業。在本刊採訪當天,住戶和業者間戰火瞬間引爆,業者控訴靈堂撤出後,還遭住戶不斷騷擾,住戶也反駁,他們根本是鑽法律漏洞,仍在裡面營業,雙方各說各話。

住戶們控訴,儘管殯葬管理處在今年10月12日對弘孝會所祭出9萬元罰單,但業者仍依然故我。「我們跟殯葬管理處檢舉,但只罰9萬元,他1天好幾個喪家,一下就賺回來了,罰那麼少根本對他不痛不癢,我們現在是求助無門。」住在2樓的阿梅姨(化名)說。

「那時候我的先生被搞到根本沒有辦法睡覺,他每天鈴鈴鈴,喪家家屬這樣上上下下跑,我們精神壓力很大,小孩子也沒辦法睡覺,我甚至把我兒子送到蘆洲那邊住。」阿梅姨說。

阿梅姨拿出11月的監視器畫面,可以看到空蕩蕩的樓梯間傳出法器的鈴聲,接著身穿黑衣的法師,帶著拿著招魂幡、骨灰罈的喪家魚貫從樓梯間,進入位於3樓的弘孝會所。住戶控訴,自從殯葬管理處開出發單後,業者就換個名義改稱自己家中辦喪事,企圖規避法律刑責,「他們家每天有人過世嗎?」

當本刊隨著阿輝伯(化名)來到葬儀社對面的住處,豈料,本刊才拍攝到一半,葬儀社業者便衝出來制止,並對著住戶們咆哮,雙方吵得不可開交,甚至動手拉扯,並揚言去法院對簿公堂。

當本刊隨著阿輝伯到他住家拍攝時,葬儀社業者當場和住戶吵了起來,氣氛相當火爆。(圖/黃耀徵攝)
當本刊隨著阿輝伯到他住家拍攝時,葬儀社業者當場和住戶吵了起來,氣氛相當火爆。(圖/黃耀徵攝)

而本刊也跟著葬儀社業者到會所,「我們已經被鬧得做不下去,目前也把靈堂都撤出了,改用出租套房方式租給認識的友人,但他們還在亂。」業者無奈控訴,除此之外,業者也拿出監視器,反控住戶在他們門前丟垃圾,甚至有朋友到會所內祭拜時,還會沖著對方飆罵,雙方鬧得不可開交。

根據內政部統計,隨著高齡化社會來臨,光是去年殯葬業商機就已經超過900億元,而在龐大商機的背後,卻不該犧牲民眾的居住權益,甚至有業者為了在殯儀館附近搶得地利之便,槓上左鄰右舍,相關單位應立即介入協調,找出住戶與業者間雙贏局面。

對此,台北市殯葬管理處副處長王文秀表示,日前管理處前往弘孝會所稽查,認定違規並已開罰9萬元,根據《臺北市殯葬管理條例》規定,該處不是殯儀館用地,同時也不是殯葬特區,不可以供民眾擺放骨灰罈、神主牌、拿祭品祭拜,且經查,該處為住宅區,不能設立葬儀社、會所,因此管理處將累次開罰。

而對於居民控訴,弘孝將會所以套房模式出租給友人,實際上在內仍進行祭祀活動,王文秀則說,「套房是活人住的,不是死人。」殯葬處仍將依會所內違規擺放的神主牌、骨灰罈、祭祀活動,進行裁罰。

葬儀社業者喊冤表示,自己已將靈堂等設備清出,但仍頻頻遭到住戶騷擾。(圖/黃耀徵攝)
葬儀社業者喊冤表示,自己已將靈堂等設備清出,但仍頻頻遭到住戶騷擾。(圖/黃耀徵攝)
殯葬一條街 民權東路 弘孝會所 違規 王文秀 不痛不癢 裁罰過低 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