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人物

星裡話/有洋蔥!發現過世母親遺留親筆字條 石知田實境秀落淚傾吐

石知田 實境秀 林子閎 張睿家 楊宇騰
星裡話/有洋蔥!發現過世母親遺留親筆字條 石知田實境秀落淚傾吐

擁有高學歷的石知田被認為是理性派,但私下他不時會展露感性的一面。(攝影/馬景平)

石知田與林子閎、張睿家、楊宇騰等六人一起錄製實境節目《微波爐男孩的假期》,說走就走體驗三天兩夜的露營之旅,台大畢業被稱學霸的他,是這團體中的理性代表,卻在酒精和友情的催化下大哭傾吐心理感受。年初經歷喪母之痛後,石知田對未來的景象變了,他在整理母親遺物時發現媽媽寫的字條:「要懂得自己的價值。」讓他過去認為有些感覺現實的事,開始轉變成有務實感的價值觀。

張睿家、林子閎、楊宇騰、石知田、李齊、羅德弘六位演員參加實境秀,進行為期三天兩夜的露營旅程。(圖/WeTV、結果娛樂提供)
張睿家、林子閎、楊宇騰、石知田、李齊、羅德弘六位演員參加實境秀,進行為期三天兩夜的露營旅程。(圖/WeTV、結果娛樂提供)
  石知田(右)在實境節目中酒後真情流露。(圖/WeTV、結果娛樂提供)  
  石知田(右)在實境節目中酒後真情流露。(圖/WeTV、結果娛樂提供)  

「我的母親在今年初的時候過世了,媽媽很害羞,她在我出道第一年時寫了一張小紙條貼在我桌上:『一個人能之所以有成就,是大家的幫助,懂得感激才會是香的。』另外,我在疫情期間整理母親遺物時,看到她的客戶名片本,最前面貼了很多便條紙寫著提醒她自己的話,印象很深的第一點是『要懂得自己的價值』,還特別括號寫上『被利用』。」

「她希望知道自己被利用的價值在哪,以前的我會覺得這樣利益關係的想法很現實,但我當下覺得是這是媽媽給我的訊息,想想其實很實際,利益不只代表錢或名,而是要明白『你在我生命中是有幫助的』的道理。像是我想當好演員、想演好戲,務實層面就是要賺錢養家,那我就得成名,以前我對這樣的想法、價值觀很排斥,直到看到媽媽寫的這句話後才開始轉為接受。」

「傷口受傷後會結痂,會越來越硬,雖然你越來越能承受一些東西,但不代表你沒有感覺。早上出門要工作前,我會坐在母親常坐的沙發上想著『原來這就是我媽生前看的景像』,或是經過國中時母親帶我上下課的路,就會想起我們共同的回憶,想念媽媽總是猝不及防的。」

  原本很排斥「利益關係」,但媽媽要石知田了解自己的價值。(攝影/馬景平)  
  原本很排斥「利益關係」,但媽媽要石知田了解自己的價值。(攝影/馬景平)  

「我滿相信一句話,是日本知名導演是枝裕和說的『人往生之後,會存在於萬物』,我不會刻意把媽媽的東西收起來,媽媽的首飾、飾品,適合的我會拿出來用,讓它留在我旁邊,算是一種承接,彷彿她的生命因為我的承接而留下來,這代表我記得,她就不會真的離開。」

  石知田對於年初剛過世的媽媽非常想念,但深信她不會真的離開。(攝影/馬景平)  
  石知田對於年初剛過世的媽媽非常想念,但深信她不會真的離開。(攝影/馬景平)  

「媽媽過世後,我對未來想像的景色也變了,以前那個景象有媽媽有在我身邊、她過得很好,但媽媽離開後,那個畫面突然不對了,媽媽過世的那陣子,我都在想自己的人生的目的地,剛好那時參加實境秀露營,大家都喝了一點酒,酒精幫忙我放鬆,加上子閎突然問起我想法...(因此大哭傾吐)。」

  石知田會戴著媽媽的物品,認為「媽媽的生命因為我的承接而留下來」。(攝影/馬景平)  
  石知田會戴著媽媽的物品,認為「媽媽的生命因為我的承接而留下來」。(攝影/馬景平)  

「其實節目導演組很心機,一開始說會問羅羅(羅德弘)、YU(楊宇騰)、李齊的心情,因為他們長期在異地生活,我得到這個訊息就努力想灌他們酒,但他們酒量很好,沒想到最後是我比較醉(笑)。」《微波爐男孩的假期》於每周五晚間八點在WeTV上線。


石知田 實境秀 林子閎 張睿家 楊宇騰

※喝酒勿過量,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