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大條

獨家2/白靈「自慰」完成隔離期 靠兩隻腳也可達高潮

自慰 白靈 自由奔放 墮胎師 做自己 戀腳癖 戀足癖 做愛
獨家2/白靈「自慰」完成隔離期 靠兩隻腳也可達高潮

因為個性自由奔放,白靈靠著各種自我安慰的方式來度過隔離期。(圖/林士傑攝)

白靈在隔離期間拍了不少影片,毫不掩飾自己失去自由的崩潰感。(圖/翻攝自白靈IG)
白靈在隔離期間拍了不少影片,毫不掩飾自己失去自由的崩潰感。(圖/翻攝自白靈IG)

白靈去年以《墮胎師》演出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來台參加典禮造成話題。今年她以頒獎嘉賓受邀來台,只是來台就是要讓她碰到個大魔王「隔離期」,形容自己身上有「自由精靈」附身的她,在這次14+7的隔離天數中,不斷崩潰大哭,心情相當不好,也讓她有了「自我安慰」的想法,「我親自己胸部和手,腳親不到所以我用腳來演戲,兩腳自己也可以性愛。」

住在防疫飯店時,白靈的3死忠粉絲在飯店的對面拉起紅布條幫她加油打氣。(圖/翻攝自白靈IG)
住在防疫飯店時,白靈的3死忠粉絲在飯店的對面拉起紅布條幫她加油打氣。(圖/翻攝自白靈IG)

在隔離期間,白靈極盡崩潰,「我哭得很難過,大家去找找自己不開心的根源,都在於『不能做自己』,因為隔離不是我的選擇,這是我的任務。」隔離讓她痛苦的還有肉身的寂寞,「當妳不能親吻,隔離最想的是做愛,我真的是自己閉著眼睛去自己享受,親我的手、親我的胸,稱讚我的屁股,花點時間親自己,像個神經病。這些事情平常我怎麼會這樣做?因為總是有人一起做啊!」

因為隔離期間無法有與人有接觸甚至是親密行為,白靈會親自己的胸部和手來獲得撫慰。(圖/林士傑攝)
因為隔離期間無法有與人有接觸甚至是親密行為,白靈會親自己的胸部和手來獲得撫慰。(圖/林士傑攝)

白靈也因為19歲追求者的「戀腳癖」,拿起手機拍攝自己與腳演戲,「我沒想到很多粉絲要看我的腳的,我就把手機靠很近,腳抬起來,對著手機鏡頭演戲,我回頭自己看,我腳還真的很漂亮。」本刊跟著白靈在金馬獎前享受腳底按摩放鬆,她也順勢演出一段與腳的對手戲,「我會和腳說,我們去shopping吧!走啊,前面兩個女孩聊天(左腳與右腳),左腳女說『我丈夫有外遇啊!』,右腳女又接著『我男朋友也有外遇啊!』我就揪著他們說『真的啊!不管了,我們去購物吧!』(腳掌鼓掌)」演技受肯定的她,腳的演技也是相當不錯,不但能展現「喜怒哀樂」,還可以用雙腳演出「做愛」情節,也算是因為隔離而發現另一項才華。

白靈竟然讓自己的兩隻腳上演性愛戲碼,相當另類。(攝影/林士傑)
白靈竟然讓自己的兩隻腳上演性愛戲碼,相當另類。(攝影/林士傑)
因為追求者是「腳控」,這才讓白靈發現自己的腳還滿美的。(圖/林士傑攝)
因為追求者是「腳控」,這才讓白靈發現自己的腳還滿美的。(圖/林士傑攝)
自慰 白靈 自由奔放 墮胎師 做自己 戀腳癖 戀足癖 做愛

場地提供:指舞春秋通化二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