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人物

時周大紅人 謝欣穎 只是想要做自己2/沒有享受痛苦怎麼感受快樂

怕演戲 連奕琦 命運化妝師 華燈初上 愛的廣義相對論 痛苦 快樂 金馬獎 最佳女配角 感受不到
時周大紅人 謝欣穎 只是想要做自己2/沒有享受痛苦怎麼感受快樂

(圖/莊立人攝)

謝欣穎曾經是一個超怕演戲的演員,是怕到抗拒的程度,每一天都抗拒到拍片現場、抗拒背劇本,到25、6歲左右,邊拍戲邊當網拍模特兒,她發現身邊的模特兒年紀愈來愈小、自己好像過了那個歲數了,而且似乎外界想看新面孔,模特兒這條路愈來愈難走了,當年連奕琦導演找她拍了電影《命運化妝師》,把謝欣穎推到情緒的谷底、也把她推到事業的另一條路。

《命運化妝師》在台中拍攝,每天收工大夥約吃飯,謝欣穎選擇躲回房間,因為不想隔天上戲要再轉換自己的角色情緒,戲拍多久、謝欣穎就封閉自己多久,殺青後回到台北,她竟脫離不了那種感受跟狀態,又把自己關在家裡一個月幾乎出不了門,回想起來,原來這就是「身為演員」,那個經歷身在其中好痛苦、轉頭反思又好過癮,當年那個把她推到地獄的連奕琦,也就是現在謝欣穎新戲《華燈初上》的導演。

(圖/莊立人攝)
(圖/莊立人攝)

「連奕琦他是一個個性非常非常好的人,他會用他的方式激怒你,因為我那時候還年輕、什麼都不怕,所以那時候他一直在磨我戲的時候,可能一顆鏡頭來個十幾二十條,我就會不爽,然後就會臭臉,我就說『你要怎樣你跟我講,不然我不知道怎麼樣做出你想要的東西』。我覺得金牛座就是一個你必須得一直磨他、磨到他真的已經理智線快要斷掉的時候,出來的東西就是導演要的那個。」

拍《命運化妝師》飽受折磨、拍電視劇《愛的廣義相對論—迴圈》也是個黑暗沉重的氛圍,謝欣穎又把自己磨了一次,挖出自己心裡的回憶投射在角色裡,然後在那段時間投入、墜落、完成、抽離,旁人光想就覺得累。

「其實我還滿享受那個痛苦的過程,因為我一直一直都告訴身邊的朋友,你沒有痛苦哪來的快樂?你怎麼知道當快樂來的時候那個是讓你開心的,你必須得去先知道有多痛苦。像今年疫情升溫時,待在家的時間比較多,工作也都延到明年了,對以前的我來講,可能就是一個很棒很棒的一段時期,因為我可以每天待在家裡面,我可以掌控我自己的時間分配,可是今年這樣我突然覺得天啊,這樣以前對我來說是快樂,可是現在對我來說,這個快樂我好像已經感受不到了,或是沒有那麼長時間的感受過了。」

服裝

Gucci
大U領黑色針織/43,000元、 粉色緊身馬甲/108,700 元、黑色九分褲/109,000元

Louis Vuitton
緹花長背心/價格未定、不對稱斑馬紋半截裙/100,000元、金色羅馬長靴/90,500元

怕演戲 連奕琦 命運化妝師 華燈初上 愛的廣義相對論 痛苦 快樂 金馬獎 最佳女配角 感受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