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焦點

豁出去 馬文鈺指李柏璋曾碰毒品被某高層壓下去 指馥都沒救高嘉瑜也另有原因

馬文鈺 李柏璋 馥都 高嘉瑜
豁出去 馬文鈺指李柏璋曾碰毒品被某高層壓下去 指馥都沒救高嘉瑜也另有原因

立委高嘉瑜助理馬文鈺今天出面指控,高嘉瑜遭施暴案中被點名的人,包括林秉樞施暴地點的馥都飯店,「沒有一個是無辜的」,更沒有一個人是願意揭穿惡魔的。(圖/報系資料照)

立委高嘉瑜遭到男友林秉樞施暴,外界對箇中內情一直霧裡看花,甚至懷疑高嘉瑜之所以被打還隱忍,可能與其前男友、助理馬文鈺被指控「掛名坐領乾薪」有關係,馬文鈺今天召開記者會「豁出去」的再度說明原委,他引用高嘉瑜痛陳「這是她遭遇過人性最黑暗的事情」,但馬文鈺要問「這個地獄」不是一個人可以構成的,難道不是「林秉樞們」在當幫兇嗎?他也點名前綠委段宜康與林秉樞「根本交情匪淺」,而非「認識10年卻完全陌生的人」,還說段宜康很多談話被林錄下來,等到林步出看守所,林秉樞就會「成為段宜康大哥」。

馬文鈺今天下午在立院爆料,砲火四射,立委私下認為,主要攻擊對象雖是段宜康與民進黨新潮流系,但綠營網軍、甚至包括多位新系政府官員及林秉樞施暴地點、新北市板橋「馥都飯店」也都被他點名有問題,因此,儘管有說法指民進黨已在對此事進行「危機控管」設法縮小損害範圍,但由於馬文鈺顯然是豁出去了,若林秉樞施暴案最後大事化小,這場風暴反而更可能持續延燒。

段宜康(圖/報系資料照)
段宜康(圖/報系資料照)

民進黨立委高嘉瑜遭男友林秉樞家暴,高嘉瑜前男友馬文鈺感慨的說,林秉樞已經人在牢裡坐,卻仍然可以透過網路不斷的對他進行人身攻擊,今天已經十二月四日,台南破壞議員告PTT中傷,結果到案人又說他是台獨機關槍李柏璋的好朋友,手機借給李發文,馬文鈺問「難道這就是發出八點聲明(切割林秉樞)的男人嗎?就是這幾年全部靠做網軍生意開賓士的人嗎?」,他說,自己與李柏璋沒見過,不認識,但李在PTT上說「一定要弄死小馬」,雖然是林秉樞委託,但說得義憤填膺,為什麼李柏璋要對一個素未謀面的人這樣狠?

馬文鈺還說,李柏璋之前從傳出有毒品案被警方包庇,自己都知道但也沒說過半句話,李柏璋跟著柯文哲、張益贍的時候,市政府市警局就處理下來了,為什麼自己不說「這是他們的事啊,關我什麼事」,馬文鈺說,這一路上的罄竹難書,他全知道,李柏璋有哪些雇主、開過哪些價格,流轉在哪些縣市,做過哪些案件,但以前李柏璋是收人錢財幹政治網軍就算了,「你現在是收人錢打女人的事,你還有一點點的良心嗎」?他說李柏璋一定沒想過馬文鈺會知道他這麼多事,因為自己與PTT前身台大BBS站長杜亦瑾學長很好,對PTT很熟,但自己不是網軍,只是,網軍在PTT上做那些臭不可聞的壞事,臭味是藏不住的。

他同時爆料, 高嘉瑜施暴事件被披露前,林秉樞曾透過民進黨前立委段宜康向鏡週刊施壓,但段宜康在臉書自稱與林秉樞是「認識十年卻完全陌生的人」。馬文鈺今天在立法院中興大樓舉行記者會,他指林秉樞與段宜康交情匪淺,段宜康所作所為,林秉樞都有錄下來,「錄音筆如果在檢察官手裡,你(段宜康)還有些辦法,他(林秉樞)叫你大哥一輩子,但如果不是,他出來了,他就是你大哥。」

馬文鈺說,林秉樞對於他接觸的人都有錄音,這很可怕,可以說是當代的「百官行述」,他雖然不知道檢察官扣什麼物證,但那支錄音筆如果真的被扣下來,他只能說「有做壞事的人一定要珍重」。

馥都飯店(圖/報系資料照
馥都飯店(圖/報系資料照

對於林秉樞長期住在台北馥都飯店,馬文鈺也說,此事有玄機,他說,高嘉瑜曾親口對他說,林秉樞與馥都有關係,他說,馥都建設是板橋一家建設公司開的,飯店一點也沒賺錢,飯店不是該大建設公司的主力,一點也不賺錢,馥都在板橋專蓋豪宅,林秉樞住在飯店中位置最好的全景觀景窗房間,是有特別溝通的,「人家與老闆關係好、能打折」看起來不奇怪,但馬文鈺卻認為,這就是馥都為何不救援高嘉瑜的原因,馥都絕不是無辜的,「在高嘉瑜被打事件中,沒有一個(被點名到的人)是無辜的,也沒有一個人是「揭穿惡魔的」。

馬文鈺 李柏璋 馥都 高嘉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