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極惡房客2/訴訟當整人手段 被害人身心俱疲:每天活在折磨裡

濫訴 租賃契約 頂讓 砸店 美睫師 關之琳 騙局 美睫奧斯卡 張克西 損害賠償
極惡房客2/訴訟當整人手段 被害人身心俱疲:每天活在折磨裡

楊男一貫的伎倆就是租下店面後,聲稱投資一年回本之外還有紅利及講師獎金,拉攏美睫師加入集團。(圖/蘇小姐提供)

台北市1名蘇姓單親媽媽,因為當二房東將房子租給一位自稱在上市上櫃公司擔任執行副總的楊姓男子,結果楊男不但延遲繳房租,竟還因蘇女將事件貼上網路控訴,找人把店面內部砸毀,且在3年內陸續對蘇女提告達50幾件官司,讓蘇女身心俱疲,而記者調查發現,與蘇女有同樣遭遇的還有其他人,都是與楊男從合作夥伴到後來變成官司纏身,損失從50萬到600萬元不等。

家住南部的C小姐(32歲)本身從事美睫師,早在蘇女尚未與楊男發生糾紛前,楊男就以「尋找美睫師」當幌子,在臉書鎖定美睫師下手。C女說,2015年某天,楊男突然在臉書丟她訊息,先自稱是美睫集團公司負責人,要找美睫師加入集團,除了可以投資,也可以當講師賺獎金,為了取得C女信任,楊男還秀出關之琳到台灣出席活動的影片,影片中也見到楊男陪伴在關之琳身邊,楊男直接告訴C女,關之琳是集團代言人。

C女不疑有他,拿出多年積攢的50萬存款投資,結果資金才丟進去不久,每當詢問楊男公司營運狀況,何時會有講座?楊男不是找不到人,不然就是敷衍應付,直到C女在臉書發現有其他美睫師和她有「同樣經歷」,才知道是一場騙局,結果被騙的50萬非但拿不回來,只因為在網路上其他被害美睫師的貼文上留言「希望不要有人再受騙上當了。」被楊男告上法院,且官司到目前還沒定讞。

蘇小姐當初斥資800萬裝潢女性美容美睫店面,卻因在網路控訴楊男延遲繳納租金,竟遭到楊男找人強行毀損。(圖/蘇小姐提供)
蘇小姐當初斥資800萬裝潢女性美容美睫店面,卻因在網路控訴楊男延遲繳納租金,竟遭到楊男找人強行毀損。(圖/蘇小姐提供)

而另一名被害人則是一對X姓夫婦,X女說,楊男與老公是過去在部隊當兵的同袍,楊男聲稱他與大陸的一些公司合作,而且在2015年取得由關之琳代言的護手霜品牌,楊男講的天花亂墜的同時,2016年9月又在台北市知名飯店舉辦「美睫奧斯卡」活動,由於場面非常隆重,所以X夫妻倆心動投資,但X女卻發現,楊男不僅對客戶下單常常延遲出貨,還會拖欠員工薪資,後來開始用各種理由向X夫妻索求資金。「我知道在美睫奧斯卡之後,有不少人都被騙了,大家都是透過臉書才知道彼此遭遇。」

「只能怪我們太單純,我老公也沒說投進去多少錢,我發現很多不合理現象後,要求他(楊男)借的錢到期要歸還時,他也沒還,最後就封鎖我們,不接電話。」然後又是使出提告的老招,用很多奇怪的名目對X小姐提告刑事案件,「他欠我們錢竟還要求索賠,實在很誇張。」結果X女的刑事部分全都不起訴,民事也被駁回,實際上這些錢他本來就該還給我們,都是老公拿房子去貸款的投資。「他什麼都亂告,我們應付的很累,故意折磨我們,難道司法都拿他沒轍嗎?」

欣欣法律事務所律師張克西表示,楊男是利用訴訟方式當作惡意侵害他人手段,造成他人精神上痛苦,建議被害人可以一起按照侵權行為等規定提告請求損害賠償,「這種事最好是所有被害人團結起來,不要姑息養奸,才能保障自身權益。」

本刊記者致電楊男無人接聽,發簡訊也未獲回應。

楊男對外宣稱港星關之琳是他的護手霜產品代言人,吸引美睫師及不知情者投資,但投資者不但沒賺到錢,還被楊男告到身心俱疲。(圖/蘇小姐提供)
楊男對外宣稱港星關之琳是他的護手霜產品代言人,吸引美睫師及不知情者投資,但投資者不但沒賺到錢,還被楊男告到身心俱疲。(圖/蘇小姐提供)
濫訴 租賃契約 頂讓 砸店 美睫師 關之琳 騙局 美睫奧斯卡 張克西 損害賠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