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鴨霸拆宗祠1/百年祠堂遭夷平 苗縣府遭控奪地拆圍籬

祠堂 陳氏家祠 鐵皮屋 陳英治 既成道路 文資保存審查 86-1地號 373地號 返還地上物
鴨霸拆宗祠1/百年祠堂遭夷平 苗縣府遭控奪地拆圍籬

建於1921年的苗栗縣陳氏家祠,經界後竟與國產署的道路用地重疊,被迫拆屋還地,原本氣派的宗祠如今變成鐵皮屋。(圖/趙世勳攝、CTWANT合成)

祖先宗祠是一個家族的精神信仰中心,但苗栗頭份的「陳氏家祠」卻命運坎坷,家族代表人陳英治向本刊控訴,頭份地政事務所的經界(土地的形狀權利範圍)測量有誤,把宗祠劃為國有財產署所有的道路用地,以致宗祠先被國產署逼迫拆遷,而緊鄰宗祠的另一塊土地,日前竟又被苗栗縣府以「既成道路」為名強制占用,氣得只能告上法院討公道,大罵苗栗縣府和國產署「欺壓百姓」。

被拆除的苗栗縣頭份市山下里的陳氏家祠,為傳統客庄三合院建築,已有近百年歷史,20日下午1時許,本刊記者來到原來宗祠旁的土地,地面舖設了柏油,但兩側遭柵欄圍住,公眾只能通行在一旁凹凸不平的紅土上,汽機車經過還揚起不少塵土。

下午1時30分苗栗縣頭份市公所承辦人及派出所員警到場,挖土機、怪手也同步動工拆除柵欄,陳英治望著柵欄和自己的土地,心裡百般煎熬,因為明明這些都是父親辛苦挨家挨戶向族眾掙來的土地,卻被苗栗縣政府、國產署無理掠奪。

本刊調查,陳氏家祠建於1921年,是苗栗縣內少數保存良好的傳統客家庄三合院,文觀局也將其列入文資保存審查,只是2018年仍在審查階段就先被國產署和苗栗縣府聯手強拆。

陳英治說:「苗栗縣山下小段138-7地號近400坪的土地原都登記在我名下,陳氏家祠也蓋在這塊地的範圍內,但1990年頭份地政事務所經界後,突然冒出一個86-1地號土地,還登記在國產署名下,我是直到2013年想修繕宗祠、申請地籍圖謄本時才知道86-1地號是道路,而這條道路就畫在宗祠裡頭」。

「我3度找地政事務所處理土地爭議,承辦人卻表明不願意重測經界線」,之後陳英治與國產署整整打了4年官司,原本在法院調解下,雙方達成86-1地號的土地與祠堂旁的373地號互換協議,讓祠堂可以保留,沒想到國產署事後又反悔,要求陳家以陳氏家祠建物的3倍價將86-1地號土地買回去,氣得陳英治痛罵國產署「根本欺人太甚」。

由於陳英治敗訴,2018年陳氏家祠被國產署逼得夷為平地,原以為土地糾紛就此告一段落,但緊鄰宗祠的373地號土地日前又被苗栗縣政府以「既成道路」為名強取豪奪,陳英治父親當年努力的心血被2單位無理奪走,讓他身心俱疲,只希望司法能還陳家一個公道。

陳英治是祭祀公業的代表人,他控訴國產署逼拆宗祠,苗栗縣府也霸占陳家私有地。(圖/趙世勳攝)
陳英治是祭祀公業的代表人,他控訴國產署逼拆宗祠,苗栗縣府也霸占陳家私有地。(圖/趙世勳攝)

當地謝姓里長則表示,陳氏家族與國有財產署的糾紛他並不清楚,只知道已經有很多年了,而山下里附近的土地似乎並沒有像陳家祠堂那樣,因為地政事務所的經界有問題而產生爭議的情形;至於舊祠堂邊的道路,現在柵欄被拆除,讓大家有較好的道路可行走,居民也樂見其成。

對於陳家的指控,國產署中區分署苗栗辦事處表示,1990年 7 月 5 日苗栗縣頭份市山下段 372 地號國有土地依法辦理第 1 次土地登記,管理機關登記為國產署,祭祀公業蓋陳氏家祠時可能不知道那是國有地,後來雙方打「返還地上物」官司,才要求對方拆遷宗祠。

苗栗縣府工務處道路管理科林科長表示,苗栗頭份市山下小段373地號雖是私人土地,但長期是市公所在管理維護,由於地主設置路障,導致有人出車禍摔倒,市公所有管理疏失的話,可能涉及國賠,且該地號是都市計畫區域的道路,若被圍堵阻礙通行,市公所有權依市區道路條例強制拆除。

陳英治表示,陳氏宗祠旁的私有地被苗栗縣府以「既成道路」強占,本月20日苗栗縣頭份市公所還來拆除柵欄。(圖/趙世勳攝)
陳英治表示,陳氏宗祠旁的私有地被苗栗縣府以「既成道路」強占,本月20日苗栗縣頭份市公所還來拆除柵欄。(圖/趙世勳攝)
祠堂 陳氏家祠 鐵皮屋 陳英治 既成道路 文資保存審查 86-1地號 373地號 返還地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