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綜合

跨性別失速列車4/過度炒作免術換證 王道維:恐讓跨性別族群被誤解

免術換證 伴侶盟 性別變更法制化研究 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 柚子旅人 王道維 性別展演 廣義狹義 同志父母愛心協會 郭媽媽 LGBTQ
跨性別失速列車4/過度炒作免術換證 王道維:恐讓跨性別族群被誤解

同志父母愛心協會創辦人郭媽媽認為,同婚是2個人的事,免術換證影響較大,應更加審慎。(圖/報系資料照)

就近日在台灣LGBT社群掀巨浪的「免術換證」議題,CTWANT記者採訪長期關注性別議題的清華大學諮商中心主任王道維教授。他說「從心理角度來看,這個議題的核心並非在於法律規範,而是跨性別族群的真實需求是否有被理解而非誤導。」同志父母愛心協會創辦人郭媽媽提醒,「免術換證沒有這麼簡單,像宿舍、泳池、健身房或者三溫暖等婦女安全的疑慮,要怎麼去跟社會大眾解釋?」

王道維教授擔任諮商中心主任五年多來,「每年都有跨性別的學生到諮商中心尋求協助」。他說,「這些學生幾乎都是希望透過藉由手術永久轉變成另一個性別的,只是因為每個人的個人狀況而在不同階段,還沒聽過不想經由變性手術就要換性別的。」王教授擔心,如果此議題過於炒作,會讓大眾誤以為所有跨性別者都想要免術換證,反而造成對這族群更大的質疑與誤解。

「來諮商中心求助的跨性別學生多是男跨女,共同的問題包括住在男生宿舍覺得沒有安全感。畢竟她們內心就是個女孩,穿著女性化的便服與這麼多男生一起生活總會擔心周圍的眼光。有些學生住單人宿舍或校外租屋,但是當然也會有人期待與其他女同學一起有宿舍生活。但是她們也都知道,在完成手術之前,其他女生一定也會擔心而無法接受。是否能被自己的家人接納又是另一個更大的困擾來源。」

他說,「相信多數跨性別者想要的是透過手術作不可逆的改變,而與自己的心理有一致的性別,也才更能幫助她們感到自在。」但這個過程畢竟不容易,例如費用頗高、手術風險、沒有得到家人支持或工作環境的需求等等,但每個人的需求與情況不同。而且跨性別也有廣義與狹義之分,狹義的跨性別者多會希望以手術改變生理性別,但是其他廣義的跨性別者(例如變裝癖或雙性人)可能並不想改變其生理性別,一般人很容易混淆。

「個人會覺得目前最重要的應該是更多關注這些跨性別者(狹義的)真的需求是什麼,針對個案的需求協助給予更友善的體諒支持。例如有體育老師知道後就將男跨女的同學排在女生的隊伍中來參與課程的進行,免除學生的擔憂。而學校處理學生宿舍需求或相關糾紛的時候,也應該更有同理心,不該因為其性別展演的方式與社會習慣不同,就用權威式的口吻教訓或指責。」王道維說。

「有些同學是進到大學才開始有自由作自己,對於例如美髮、化妝、挑鞋子、擦指甲油等等一般女生習以為常的生活其實很陌生,其實很需要人幫忙。學校與政府也可以提供相關資源協助這族群的心理建設或提共若干經濟上的補助。畢竟想要改變生理性別是很辛苦的路,都是經過很多的掙扎才這樣規劃的。我們若能在這些鼓勵社會用更多的善意來協助她們,會比使用『免術換證』來強迫所有人都接受而引發不必要的質疑恐慌會對她們更有幫助。」王道維說。

畢竟免術換證,「不像變性手術一樣不可逆,不能保證性別的持久性,會讓社會互動產生不信任感,恐怕難單用人權的角度來看」,「改變性別的方式如果太寬,無法區分廣義與狹義的跨性別者,難免會讓某些有心鑽漏洞的人利用,一旦造成傷害,大眾很容易又去怪罪所有的跨性別者,就適得其反而加深誤解了。」王道維擔憂地說。

「所以雖然目前的函釋在法律位階上有調整的必要,我個人贊成以修專法來執行,但內容上建議不要改變太多,而是可以規範得更為細膩且有階段性。這樣才能真的幫助這個族群,也減少對社會的衝擊與副作用。」王道維說。

多數大學都已設置性別友善廁所,只要有需要都能進入使用。(圖/報系資料照)
多數大學都已設置性別友善廁所,只要有需要都能進入使用。(圖/報系資料照)

同志父母愛心協會的創辦人,也是跨性別者的母親,郭媽媽也認為勿操之過急,「『同婚議題」跟『免術換證』完全不同,同婚是兩個人的事,跨性別者的免術換證就沒有這麼簡單,因為有宿舍、泳池、健身房或者三溫暖等地方的問題,要怎麼去跟社會大眾解釋疑問,去保障婦女的安全?』

郭媽媽舉例,「如果今天是20歲女生,要跟一位沒有經過手術的跨性別女性,住同個房間甚至一起洗澡,任何人都會有疑慮,因此在討論免術換證的議題時,應該也要考慮社會觀感。」

「以女跨男為例,為符合國家規定,雖然從外觀上根本看不到子宮,但站在國家立場,轉換性別要有不可逆性(動手術拿掉子宮),不能說今天轉為男性,明天就決定懷孕去生小孩,這會造成觀感上的混亂,讓其他人無所適從,要比較周全的去考慮到各種情況。」

「雖然免術換證的訴求,對想換證的跨性別者來說是最快速、方便的,但同時也是相當跳躍的議題,政府相關單位很難去作兩全其美的配套措施;以我們已經是跨性別者父母的角度來說,會比較希望相關部門對跨性別者有更實際的幫助,像是經濟上補助手術,或者心理上的幫助。」郭媽媽說。

「以目前社會氛圍談『免術換證』還太快,如果能夠培養大眾長期的觀念,相信之後大家的接受度會比較高。」郭媽媽最後強調,「回歸到原點,最重要的還是家庭的陪伴,因為每位跨性別者所遇到的問題都不同,如果家人都認同且願意陪伴,相信大家都可以找到對自己最合適的辦法。」

看更多相關報導請點這

免術換證 伴侶盟 性別變更法制化研究 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 柚子旅人 王道維 性別展演 廣義狹義 同志父母愛心協會 郭媽媽 LGBT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