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特斯拉出包2/服務中心停滿百輛待修車 車主譏諷是「大電池墳場」

Model X 整新電池 超充站 二手電池 鄭皓軒 代步車 態度傲慢 2019年款 召修 瑕疵擔保 瑕疵修補
特斯拉出包2/服務中心停滿百輛待修車 車主譏諷是「大電池墳場」

車主胡先生說大電池宛如電動車的核心,一故障就無法發動,但他最不滿的是特斯拉售後處理態度。(圖/宋岱融攝/CTWANT合成)

去年汽車界大吹缺料風,但市調顯示電動車全球銷量並未受到影響,以個別車廠市占率來看,特斯拉以15% 市占率持續固守第一大電動汽車品牌頭銜,不過,一位特斯拉車主胡先生向本刊投訴,有超過上百名車主購買2019年款的特斯拉Model X,卻都在2021年10至12月遇到大電池壞掉,他懷疑這不是零星個案,可能是特斯拉電動車的重大瑕疵。

本刊調查,胡先生自力救濟對65位電池出狀況的特斯拉車主進行問卷調查,根據數據顯示,有44起大電池故障都集中在去年10月至12月,不僅如此,63人裡有81%的人買Model X車型,17.5%的人則是買Model S車型,而電池壞掉的汽車年份有高達92%是2019年款。胡先生拿出數據質問特斯拉「這樣還算是零星個案嗎?」

「2019年11月我花了390萬買特斯拉Model X,2020年12月我開會出來牽車時,車輛發動時,螢幕就發出警訊,一直嗶嗶叫,車輛顯示電池故障,」胡先生心想應該是大電池壞掉,隨即打給道路救援。

胡先生表示,「我的車故障當天正好是會議結束,但接下來的行程完全延誤,加上隔天要北上與客戶開會」,實在很不方便,但業者卻沒主動提供代步車,態度還相當傲慢,打了數十通客服,得到的回答總是千篇一律,「電池故障、技師還在檢修」,讓胡先生無法接受。

胡先生說,特斯拉車商在全台灣北中南擁有4個服務中心,其中內湖及高雄服務中心就停滿了上百部待修的特斯拉,故障原因幾乎都跟大電池有關,一眼望去,特斯拉服務中心「根本是大電池墳場」。

高雄特斯拉服務中心停滿待修車,車主陳先生控訴業者換整新電池時,都沒事先告知、雙向溝通。(圖/宋岱融攝/CTWANT合成)
高雄特斯拉服務中心停滿待修車,車主陳先生控訴業者換整新電池時,都沒事先告知、雙向溝通。(圖/宋岱融攝/CTWANT合成)

無獨有偶,除了胡先生,家住台南的陳先生說,他2019年買特斯拉做為多元計程車,去年9月大電池壞掉後,事後竟被原廠換成2018年的整新(二手)電池,業者未事先告知,也沒跟車主溝通,讓他氣罵這樣的服務態度很不負責任。

陳先生表示,令人擔憂的是2019年這批電池可能本身有問題,但特斯拉不願承認,若送回美國維修,再寄回台灣,最後裝到他人的車上,不就是惡性循環,問題本身並沒改善,「何不一次召回2019年款的車種檢修,一勞永逸呢?」

針對業者的售後服務及保固條款,律師鄭皓軒說,以法律層面來看,若定型化契約未明定維修時要更換整新電池或全新電池,只要車子恢復到原先的狀態,對特斯拉在法律上的義務就已經完成,這叫「瑕疵修補」。

鄭律師表示,從法律面來看,消費者雖無權要求業者更換全新電池,但提供的舊款電池仍舊存在風險,且消費者在意的是觀感問題。律師提醒消費者應在交車前看清楚「保固、召回和檢修及重大瑕疵」的相關條文規定,才能在車子故障時除了回原廠估價,也可到自己認識的車廠做評估,因為零件故障可能是交車前就有問題,如此也才能向原廠主張「瑕疵擔保」。

律師鄭皓軒表示,特斯拉定型化契約並未明定換整新電池或全新的,只要修復成原先的狀態,特斯拉在法律上的義務已經完成,消費者得提告民事訴訟,才能爭取權益。(圖/黃耀徵攝)
律師鄭皓軒表示,特斯拉定型化契約並未明定換整新電池或全新的,只要修復成原先的狀態,特斯拉在法律上的義務已經完成,消費者得提告民事訴訟,才能爭取權益。(圖/黃耀徵攝)

對此,特斯拉業者表示,交車時的定型化契約保固條款有提及,電池有8年不限里程保固,但電池一旦遇到狀況,更換的電池不一定是全新的電池,是全球一致的做法,都有寫清楚,這部分我們會再加強跟車主溝通,讓車主更理解。

然而,特斯拉業者強調,購車前都會跟客人說明契約內容,電池保固也是額外給客人的保障,希望客人可理解,電池一定會是維修好、使用狀況確保沒問題,才會交到客人手上。

Model X 整新電池 超充站 二手電池 鄭皓軒 代步車 態度傲慢 2019年款 召修 瑕疵擔保 瑕疵修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