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獨家/楊小黎抗疫家門口先脫光 《婆婆》延拍還是忙翻「要還債」

楊小黎 抗疫 脫光 主持債 我的婆婆怎麼把OO搞丟了
獨家/楊小黎抗疫家門口先脫光 《婆婆》延拍還是忙翻「要還債」

楊小黎獨在《船到橋頭不會直》中飾演從小運氣不佳卻樂觀開朗的家家。(圖/客台提供)

楊小黎首度挑大梁主演客台新戲《船到橋頭不會直》中的人生魯蛇,該劇共12集已完結,全劇於YouTube上架。原以為劇播畢加上疫情延燒可以好好休息,但閒不下來的楊小黎透露自己還有「主持債」得還,謹慎的她除了每週快篩外,回家也會用酒精噴滿全身,在玄關時更堅持脫光光後才敢踏進家門。

吳政迪演出看似玩世不恭的緣投(右),是家家的最強後盾。(圖/客台提供)
吳政迪演出看似玩世不恭的緣投(右),是家家的最強後盾。(圖/客台提供)

雖然主演新戲播畢,演出的電影《我的婆婆怎麼把OO搞丟了》也因疫情延到五月底才開拍,但楊小黎除了先前因為拍戲請假的《在台灣的故事》節目主持需要「還債」,五月同時還有「狂美交響管樂團」的巡演要跑,她笑說:「我的身體健康是公共財!」

不過因為和年邁爸媽同住,媽媽先前又因為脊椎嚴重滑脫開過刀,在外奔波的她格外注重防疫,她說自己在快篩尚未缺貨前,七天就驗一次,現在家裡碩果僅存兩個快篩劑,讓她有些慌張的說:「像是主持外景因為要一直講話,喉嚨乾、咳嗽時我就會很擔心想快篩。」

楊小黎(中)全客語演出壓力大,開拍前還因焦慮摳手摳到流血。(圖/翻攝自楊小黎臉書)
楊小黎(中)全客語演出壓力大,開拍前還因焦慮摳手摳到流血。(圖/翻攝自楊小黎臉書)

或是因為外景拍攝全身痠痛時楊小黎也會很緊張,她笑說自己找上復健師後,卻被對方噹:「但你不是酸30幾年了?」雖然懂得要學會和病毒共存,但心裡的緊張卻很真實,她說次下班後搭計程車,竟遇到司機口罩戴在下巴,還不停的咳嗽,不好意思勸說的她只好在路邊的超商趕緊下車自救,結束驚魂。

這次主演新戲《船到橋頭不會直》劇情剛好有疫情橋段,而拍攝時也正好在三級警戒期間,這讓劇組和如今收看的觀眾都有「沈浸式」的感受,因此楊小黎收到很多粉絲的回饋,讚她:「雖然戴口罩演出,但眼神滿滿都是戲!」

《船到橋頭不會直》拍攝期間正值台灣疫情三級警戒,讓大家都有「沈浸式」體驗。(圖/翻攝自楊小黎臉書)
《船到橋頭不會直》拍攝期間正值台灣疫情三級警戒,讓大家都有「沈浸式」體驗。(圖/翻攝自楊小黎臉書)

楊小黎回想起拍戲過程滿滿艱辛,除了低溫拍攝冷到失溫外,全劇都得說客語也讓她吃足苦頭,開拍前每天練習六、七個小時是基本,甚至因為太焦慮摳手摳到流血,更不用說壓力大到數次落淚,「這次我每天拍戲都是全壘打(指每天都有戲份),台詞量大、語速又很快,所以壓力也大。」

還好努力沒有白費,她的演出自然,甚至現場被改台詞也能說得很溜,完美主義的她也難得誇獎自己:「拍完後我到剪接室探班,看到自己用客語罵人的表現覺得『怎麼可以罵得這麼好』!」楊小黎說,劇中以女主角角度看地方小人物的故事,她希望觀眾都能從角色身上得到療癒的力量。

成功詮釋地方小人物的魯蛇人生,楊小黎希望觀眾都能從角色身上得到療癒。(圖/客台提供)
成功詮釋地方小人物的魯蛇人生,楊小黎希望觀眾都能從角色身上得到療癒。(圖/客台提供)
楊小黎 抗疫 脫光 主持債 我的婆婆怎麼把OO搞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