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鑽石貧民窟1/管委擺爛信義小豪宅成廢墟 街友便溺毒蟲拉K通緝犯也來住

信義區 小豪宅 地下室 公共區 管委會 社區事務 拉K 流浪漢 鐵門故障 不速之客 強拆冷氣 歧視 管理費
鑽石貧民窟1/管委擺爛信義小豪宅成廢墟 街友便溺毒蟲拉K通緝犯也來住

台北市信義區某社區遭投訴,指社區管委會長期擺爛,地下室居住15戶人家,管委會卻不進行修繕,放任其破敗成廢墟。(圖/黃威彬攝)

台北市信義區房價貴到連外媒都嘖嘖稱奇,且還在不斷上漲,去年底平均每坪落在151.9萬元,可說是「蛋黃中的蛋黃區」,但高價格不代表高品質,本刊接獲投訴,指某社區管委會長期擺爛,地下室有15戶,管委會不但不進行修繕,放任其破敗成廢墟,大門也故障多年,導致街友、毒蟲和通緝犯在此徘徊,有如鑽石礦中的貧民窟。

5月6日下午,本刊行經熱鬧非凡的北醫商圈來到被投訴的社區,該社區依山而建,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綠意,連空氣都是市中心難得的清新,從外表看來就像是斜坡上的幽靜小豪宅,但記者在吳姓住戶的帶領下入內查探,才知道何謂「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先經過一扇因故障而無法關閉的大門,接著進入吳小姐居住的地下室,才幾秒鐘的光景就恍如進入2個世界,地下室燈光昏暗,多盞燈無法開啟,少數亮著的日光燈下可見到厚而完整的蜘蛛網,大蜘蛛在網中等待獵物,牆壁上滿是壁癌,倉庫區也髒亂不堪,更留有清水都無法完全洗滌的便溺痕跡,公共區地上滿是菸蒂垃圾,破敗程度彷如廢墟。

「管委會根本不管地下室住戶死活,什麼都不修,發生火災後果難以想像。」吳小姐提到,她在2013年以畢生積蓄加親友借款,共300萬元買下地下室約10坪的套房,而該社區分為A、B棟,每棟5層樓,共有51戶,她身為單親媽媽,原以為有房之後的日子會逐漸安穩,但搬進去才知道自己根本被當作二等公民,飽受樓上住戶的冷眼與差別待遇。

 該社區疑似因大門故障未修理,導致街友在此徘徊居住,連警方都來這裡找犯嫌。(圖/讀者提供,CTWANT合成)
該社區疑似因大門故障未修理,導致街友在此徘徊居住,連警方都來這裡找犯嫌。(圖/讀者提供,CTWANT合成)

吳小姐說,地下室有15戶,是整個社區最多住戶的區域,按照人多勢眾原則,地下室本該是最有話語權的樓層,但此地環境糟糕,大部分的屋主早就搬離,將房間出租,搬不走的也多是經濟狀況不優渥的人,他們對管委會早已寒心,對社區事務也沒有興趣。

在住戶「自己都不關心自己權益」的情況下,管委會也樂得把他們當空氣,對地下室的破敗視而不見,請清潔工來打掃也會跳過這層樓,只有收管理費的時候會想起他們,而這樣的漠視也對社區安危和民眾安全造成極大威脅。

「有住戶看到毒蟲在公共區域拉K,流浪漢也很常進來大小便,警察還跟我聯絡說想找通緝犯。」吳小姐餘悸猶存的表示,地下室因鐵門故障而門戶大開,非住戶者也可自由出入,曾有住戶目睹癮君子當眾吸毒,相對溫暖的室內也成為街友冬天最好的歸宿。

吳小姐說,地下室有幾戶是單身女性,被這些「不速之客」嚇得花容失色,晚上進出自己家都還要提心吊膽,她曾幫街友聯絡社工,希望讓他們得到安置,街友們卻找盡各種理由不進入收容單位,在趕不走、勸不聽,管委會又不想管的情況下,只能放任他們像地縛靈般繼續在那裡徘徊。

該社區看似是山坡上的清幽小豪宅,實則地下室天花板破損嚴重,住戶經過時都膽戰心驚,就怕塌下來發生意外。(圖/黃威彬攝,CTWANT合成)
該社區看似是山坡上的清幽小豪宅,實則地下室天花板破損嚴重,住戶經過時都膽戰心驚,就怕塌下來發生意外。(圖/黃威彬攝,CTWANT合成)

「地下室真的被歧視,連房間內的冷氣都被要求要拆除。」吳小姐提到,她9年前搬進來時房內裝有冷氣,但她住了2、3年後,一樓住戶便以噪音和「還外牆給所有權人」為由要求她拆除空調,一樓住戶更向她的鄰居提告,吳小姐為避免曠日廢時的法律訴訟,最終只能咬牙強拆,在宛如烤箱的套房中度過酷暑。

吳小姐無奈表示,她曾將地下室的慘況告訴主委,並多次致電想尋求解決方法,但都被「已讀不回」,她也想自力救濟,將倉庫區出租並用租金來修繕,但主委這時立刻跳出來,表示租金要「全社區共享」,嚴重的雙重標準讓她忍無可忍,決定說出真相,希望能爭取到最基本的居住環境。

該社區主委回應指出,地下室有多戶長年沒繳管理費,電費和洗水塔的費用也都不出,在樓層修繕上難有公平的方式去處理;去年的確有街友進出,也請來警察處理,今年就沒再見到街友出入。主委表示,對外大門是因該樓住戶想通風才打開,並非故障,樓上住戶也因此十分擔憂安全問題;至於冷氣糾紛,他只知道一樓住戶在裝冷氣時影響到公共區域的植物,而植物是B1住戶在維護,雙方因此有爭執,其他詳情並不清楚。

信義區 小豪宅 地下室 公共區 管委會 社區事務 拉K 流浪漢 鐵門故障 不速之客 強拆冷氣 歧視 管理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