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翡翠詐騙集團2/手鐲黨主席成騙徒搞失蹤 同夥1輕生1被逮

借貨代銷 詐騙集團 0擔保 手鐲黨 當舖 中介銷售 珠寶商 詐欺 業務侵占 林明忠 養套殺
翡翠詐騙集團2/手鐲黨主席成騙徒搞失蹤 同夥1輕生1被逮

2014年創立臉書社團手鐲黨的陳男,擁有2.8萬名成員,在手鐲圈頗負盛名,被人控訴詐騙後隨即消失無蹤。(圖/讀者提供、CTWANT合成)

在大陸一間珠寶公司擔任董事的L小姐(化名),8年前來台灣拓展市場,向大陸進貨後再透過中介人對外銷售,2020年時她認識了在臉書創立「手鐲黨」的陳男,並與他進行合作,沒想到竟因此踏入詐騙圈套,目前共有5名業者的珠寶及翡翠被詐騙團夥騙走、流入當舖,損失上億元。

本刊調查,手鐲黨是陳男(51歲)於2014年創立的臉書社團,是一個手鐲買賣交流平台,所有想買賣手鐲者都能在此平台上互動,目前有2萬8千名成員,在業界頗有知名度,但陳男去年被控訴詐騙後即神隱消失,至今無消無息。

L小姐說,陳男負責中介銷售珠寶,銷售狀況原本都很正常,直到去年6月他借出去一條市價400萬元的翡翠珠鏈,買主只願出370萬,「成交後陳男遲遲未將尾款交給我,後來我不斷催促,他才返還部份貨款,但其中100萬元被他挪為己用,至今不願還給我。」

除了陳男的銷售出現狀況,和L小姐合作的中介王女(56歲)及陳女(50歲)也都有問題,因為他們幾個人借出去的貨竟然都流入同一間當舖,且其他珠寶商也有相同遭遇。

L小姐懷疑王女和陳男、陳女共組詐騙集團流竄翡翠圈,且為了降低損失只好與友人去當鋪贖回貨品。(圖/讀者提供/CTWANT合成)
L小姐懷疑王女和陳男、陳女共組詐騙集團流竄翡翠圈,且為了降低損失只好與友人去當鋪贖回貨品。(圖/讀者提供/CTWANT合成)

L小姐發現她的貨品都在同一間當鋪內,心中就已起疑,更察覺王女、陳男2人都與陳女有暗中互動,懷疑3人「勾串」組詐騙集團,專門在珠寶、翡翠圈流竄,用詐術取得被害人信任進而行騙,目前已有5名被害人對他們3人提告業務侵占、詐欺罪,希望法院替他們主持公道。

看著眼前這批好不容易從當舖贖回的貨品,L小姐說市價就要1千多萬,她拿起一條翡翠珠鏈,每顆珠子看起來均光澤透亮,水水的色澤中帶著綠光,市價約8百萬元,另外2顆翡翠厚度夠、色澤綠,市價約3百萬元。

L小姐的貨品雖然贖了回來,但想討回全部損失恐怕很難,因為陳女身背3案通緝,上月3日晚間8點在三重六張街吃流水席時被逮,已解送歸案;王女今年2月11日在租屋處輕生,倒臥房間床上,身體已僵硬無呼吸心跳,已明顯無生命跡象,無外傷或外力撞擊等痕跡;至於陳男早就逃之夭夭,杳無音訊。

對於翡翠、珠寶詐騙案,律師林明忠表示這在國內並不常見,因為借貨通常從幾十萬元到百萬元,得先從小額的貨品慢慢開始,必須取得一定的信賴力度之後才能一次將魚池的魚一網打盡。律師建議當事人可對嫌疑人提告業務侵占,「因爲我委託你去賣東西,不是委託你去典當,你沒有權限卻把珠寶當掉,就是佔為己有,符合侵占罪要件。」

律師林明忠指出,翡翠、珠寶詐騙案都以小額開始,取得被害人一定信任後再一網打盡,而詐騙嫌犯能輕鬆到當舖典當,是因為現行法令過於鬆散,審查機制不夠嚴謹。(圖/黃鵬杰攝)
律師林明忠指出,翡翠、珠寶詐騙案都以小額開始,取得被害人一定信任後再一網打盡,而詐騙嫌犯能輕鬆到當舖典當,是因為現行法令過於鬆散,審查機制不夠嚴謹。(圖/黃鵬杰攝)

林明忠指出,詐騙集團肆無忌憚取得贓物後,能立即到當鋪套現,那是因為當鋪法令很鬆散,審查機制也不嚴謹,犯嫌容易得手,但若被害人想提告當舖業者收受贓物罪並不容易,因為過去類似案例被起訴的機率相當低。

對此,本刊致電給手鐲黨陳男,他喊冤自己也是受害者,當初基於一定的信任借貨給同行,怎知對方竟把貨品拿去典當,「我在這行做了10年,頭一次遇到騙子,講話果真一流,利用『養套殺』手法,一件兩件三件成交都沒問題,後來開始拖延、有去無回,結果東西根本沒賣掉,都拿去典當套現,害我被貨主提告,負債累累。」

陳男表示,「我有誠意想跟貨主解決,也慢慢在處理了,只是被陳女害到名聲全毀,連生意都不用做,原本臉書創立的社團『手鐲黨』,我也不敢再出沒了,光我知道就有8-10個受害者,王女也因為背負千萬債務,過年期間想不開在家中輕生。」

借貨代銷 詐騙集團 0擔保 手鐲黨 當舖 中介銷售 珠寶商 詐欺 業務侵占 林明忠 養套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