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焦點

腎友淪人球1/洗腎機構醫護不足 腎友急診室外等到腳腫成象腿

洗腎 丟包 醫護人力 象腿 丟包 水腫 吳鴻來 護理師人力 血液透析
腎友淪人球1/洗腎機構醫護不足 腎友急診室外等到腳腫成象腿

隨著本土疫情達到高峰之際,基層血液透析診所也面臨收治確診腎友,醫護人力不足加上空間侷限,基層診所呼籲中央給予獎勵金並提供足夠的防護裝備。(圖/黃耀徵攝)

自4月28日本土確診破萬以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確診人數以倍數成長,單日最高確診人數已突破9萬人,中重症確診者中有不少血液透析(洗腎)的慢性病患者,卻屢次出現淪為人球的情況,甚至有八旬高齡嬤在急診室外淋雨苦等病床。一名每隔兩天需洗腎一次的確診腎友告訴本刊,確診後苦等不到收治的醫療,在急診室外等到腳腫成象腿,過了24小時才被收治。院所醫界也透露,醫護人力本就匱乏,若疫情持續走高,腎友被丟包的情況恐怕還會更頻繁。

一名家住台北已洗腎六年的腎友A女士指出,自己一週要洗腎三次,5月7日洗腎後,原本10日要回原洗腎診所治療,然而當天PCR結果確診,隨即通報地方衛生局,由於當時原洗腎機構拒收確診者,衛生局表示將通知安置的洗腎機構。不過她在家苦等一天始終未等到通知,緊急透過民代及親友協助,11日上午才被安排至三軍總醫院掛急診,卻沒想到,又在急診室外等候超過24小時,12日好不容易才有病房,距離最後一次洗腎時間已超過五天,等於錯過兩個例行洗腎的時間點。

許多大型醫院的急診室因為這波疫情被塞爆,有確診洗腎病患在急診室外苦等超過24小時才被收治,直言像從鬼門關走一遭。(圖/張文玠攝)
許多大型醫院的急診室因為這波疫情被塞爆,有確診洗腎病患在急診室外苦等超過24小時才被收治,直言像從鬼門關走一遭。(圖/張文玠攝)

回想被「丟包」的經驗,A小姐仍心有餘悸,她哽咽地說,「等不到洗腎的幾天,飲食都要非常注意,因為吃下去的水都積存在身體裡,所以那幾天我幾乎不吃不喝,在急診室看到身邊還有很多老人家也在排隊,從白天等到黑夜,等待的時間真的很絕望,腳腫的跟象腿一樣粗。」雖然在民代介入協調後,原洗腎機構已收治確診腎友,但也許是洗腎時間間隔太長,A小姐至今腳的水腫仍未退,且走路時常感到暈眩,「好像剛開始洗腎一樣。」

台北市議員應曉薇痛批,去年本土疫情爆發時,就曾發生腎友淪人球事件,沒想到歷經一年,中央和地方政府仍未準備足夠的專責機構,自五月以來,服務處至少接獲5起腎友遭丟包的陳情,「病患家屬打來著急哭訴,衛生局第一時間竟回覆『診所收到公文會處理後續』,難道腎友能先暫停洗腎嗎?」

台北市議員應曉薇批評,去年本土疫情爆發就曾發生腎友淪人球事件,中央與地方經過一年時間仍未精進措施,導致五月至今仍接收到數起陳情案。(圖/黃威彬攝)
台北市議員應曉薇批評,去年本土疫情爆發就曾發生腎友淪人球事件,中央與地方經過一年時間仍未精進措施,導致五月至今仍接收到數起陳情案。(圖/黃威彬攝)

身為洗腎病友的中華民國腹膜透析協會理事長吳鴻來表示,部分洗腎機構並非故意拒絕收治確診病患,而是受限於人力安排或機構空間,洗腎機構必須具備病床、機器以及護理師人力,三者缺一不可。目前收治確診病患的專責洗腎診所會利用每週二、四、六病患較少的時間進行,從晚間11點開始治療,以基本洗腎療程至少4小時來算,該班次結束已凌晨3時,因此要調派人力輪班,然而最近不少護理師染疫,直接衝擊服務量能。

洗腎 丟包 醫護人力 象腿 丟包 水腫 吳鴻來 護理師人力 血液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