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評論

中時社論/快篩黑箱封印 陳時中留下爛攤

快篩 黑箱 陳時中
中時社論/快篩黑箱封印 陳時中留下爛攤

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圖/指揮中心提供)

快篩劑疑雲愈滾愈大,從審核緊急使用授權(EUA)大小眼、由約聘人員審核、黑心試劑到公關公司介入,無不引發揣測。食藥署署長吳秀梅把責任推給不肖業者,衛福部長陳時中甚至「淡出」中央疫情指揮中心記者會,莫非是想將所有黑箱爭議強行封印,轉檯參選台北市長?但民進黨政府的盤算未必能如願,若不好好查清事實,追究怠忽職守及包庇業者的官員,民眾一定會讓民進黨政府付出代價。

政商勾結誰敢查辦

快篩劑出包要溯源至指揮中心刻意壓制篩檢,疫情的第1年根本不准快篩劑上市。直到雙北爆發疫情,台北市長柯文哲率先啟用快篩,指揮中心才緊急對快篩鬆手,但因政策性打壓,快篩劑量一直不足,且價格比國外高出許多,和美國、新加坡政府免費發送相比,台灣人的待遇差了一大截。Omicron來勢洶洶,蔡政府索性改採與病毒共存的「新台灣模式」。問題是政府各項準備均不足,民眾跑斷腿也買不到快篩劑。直到蔡總統宣布5月底會到貨1億劑,衛福部才開始大幅開放業者申請EUA。

於是各家業者紛紛搶食這塊大餅,進口成本1劑不到台幣100元,轉給經銷商可以翻倍賣到200元,當時民間對快篩劑需求孔急,大型廠商尤其需要大量使用,進口業者只要拿到衛福部食藥署發的EUA,就等於拿到了暴利金牌。有的進口商甚至直接拿經銷商預付的貨款去向原廠買貨,自己連本錢都不用出,就能憑空賺大錢。

但你若以為這是一塊雨露均霑的市場,那就太天真了,因為這個錢不是每個人都能賺得到的。總計有326家廠商申請EUA,但通過率只有1成,其他9成都被卡關。你說是因為食藥署審查得嚴,但取得EUA的業者至少有8家爆出爭議。例如資本額只有200萬的高登原是小吃店,卻能取得16.5億元的標案,被爆料後主動棄標。

國民黨團質疑,資本額僅50萬的白千層公司,聲稱拿到美國EUA,結果根本沒有。因思銳原是遊戲公司,前身屢傳勞資糾紛,已經倒閉。標準生技醫藥公司原是個社區小藥局。弘朗原為動物用藥公司,以300萬的資本額吃下3.8億元的快篩標案。賣墨水匣的大鑫公司,用山寨偽劣貨魚目混珠,短短10幾天就取得10幾個部會和縣市的採購標案,賣出200多萬個黑心試劑,結果使用的民眾發現它連1條線也出不來。進口唾液快篩劑的福又達公司,被爆出創辦人就是高端的總經理,之前蔡政府是如何扭曲法規,為高端疫苗強力護航,大家都記憶猶新。

這些業者中不乏歪瓜裂棗,卻因擁有綠營高層人脈,因此能火速通關取得EUA。快篩試劑這塊大餅,就在政商勾結的黑箱裡被分而食之,行政院、衛福部政風單位和檢調有認真查辦嗎?

操弄人民終遭反撲

更啟人疑竇的是,國民黨立院黨團披露,有廠商被食藥署要求補件後,旋即接到某公關公司的電話,聲稱可以幫忙讓EUA「送件順利」。攸關民眾健康的EUA居然有業者可以幫忙「喬」,實在太匪夷所思。廠商送件及專線電話都只有食藥署的審核人員知情,資訊會流出去,莫非是內神通外鬼,審核人員一面技術性卡關,一面讓掮客居中代收「通關費」?醫優、大鑫都請公關公司「邵博士」送件,成功取得EUA,醫優過了補件期限後還能通融過關,這當中有多少貓膩,檢調是看不見嗎?

食藥署署長吳秀梅辯稱,或許民間有些人會提供代送件的服務,但食藥署不會看是什麼公關公司送來的,該審查的都會審查。這話說得好像完全事不關己。問題是如果真有這樣的代送市場,就很可能長期存在著某種特定門路的內外甚至上下勾結,不需要查清楚給社會一個交待嗎?吳秀梅的態度和日前大鑫公司爆出黑心快篩劑時一樣,完全甩鍋不負責任,還振振有詞,陳時中也無意深究。

快篩劑爭議只是防疫的諸多黑箱弊端之一,從疫苗之亂、3+11出包到準備不足就開放與病毒共存,至今累計折損了6400多條人命。但蔡政府似乎覺得「網軍在手、天下我有」,幹得再錯再爛也有恃無恐。這種輕視並操弄人民的行徑,總有一天會遭到反撲。

快篩 黑箱 陳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