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賽鴿大聯盟1/擄鴿暴利衝山頭爭地盤 台灣開發特殊「海翔」賽事

賽鴿 海翔 擄鴿集團 黑道 合法化 巡守隊 合法化 壓一賠百 報復 交涉贖金
賽鴿大聯盟1/擄鴿暴利衝山頭爭地盤 台灣開發特殊「海翔」賽事

台灣各地賽鴿每季動輒數億元資金流動,其背後龐大的利益與糾纏勢力,更發展出擄鴿集團甚至黑道介入。(圖/民眾提供)

台灣發展數十年的賽鴿文化,技術水準早已名列世界前茅,且台灣獨有的「海翔」賽鴿激烈程度堪稱「賽鴿大聯盟」!但每季動輒數億元的資金流動,其背後龐大的利益與糾纏勢力更發展出擄鴿集團甚至黑道介入,鴿主與不法集團之間的鬥智鬥力、角力斡旋,激烈程度絲毫不輸賽鴿戰場上的廝殺,也讓「台灣賽鴿合法化」議題再度浮出檯面。

台南佳里警分局偵查隊長陳正忠說,因為鴿主、賽鴿放飛訓練都有習慣的模式與飛行路徑,擄鴿集團更是深明此道,因此許多「熱門地點」往往成了犯嫌覬覦的對象,為了爭奪灑網地盤大打出手時有耳聞。台灣賽鴿制原以陸翔為主,以減低賽鴿在海上飛行傷亡情形,後來因為陸翔容易被擄鴿勒贖集團威脅,才逐漸轉變為海翔,幾乎可說是犯罪行為改變了一項產業。

目前南海夏季賽目前正如火如荼展開廝殺,6月下旬已進入「正一關」關卡,比賽鴿的分速計算方法,單關成績是用空中距離除以實飛時間等於分速(須計算至小數點第三位,第四位四捨五入);綜合成績則是綜合空中距離除以綜合飛行時間等於綜合平均分速,因比賽成績牽動彩金分配及「入賞鴿」身價,因此錙銖必較。

夏季賽鴿目前正如火如荼展開廝殺,鴿主們帶著賽鴿選手前往鴿會報到,期間經過層層關卡驗明正身。(圖/報系資料照、民眾提供)
夏季賽鴿目前正如火如荼展開廝殺,鴿主們帶著賽鴿選手前往鴿會報到,期間經過層層關卡驗明正身。(圖/報系資料照、民眾提供)

「指定賽鴿是贏錢生死門!」資深鴿友小周透露,每場賽鴿歸巢的數量當然牽動整體成績,但真正可以贏大錢的關鍵,在於「指定選手」,一旦鴿主眼光毒辣、準確押寶在優勝鴿上,「壓一賠百」屢見不鮮;許多賽前就被視為大熱門的賽鴿選手,往往會吸引許多股東押寶,獲勝後扣除交給鴿會的5%「水錢」加上部分開支,真正實拿彩金金額動輒破億元;隨著賽鴿文化發展,博弈手段、玩法更是五花八門,甚至發展出「現關、即時樂」等,就算是第一次的玩家也能輕易上手,令人難以自拔。

由於賽鴿彩金龐大,就成了有心人士下手的目標,擄鴿勒贖集團足跡遍布全台北、中、南部山區、河床,藉由網鴿勒贖牟取暴利,犯罪集團分工細膩,細分為網鴿手、恐嚇被害人話務手、報馬仔、收簿手、車手頭、提款車手等項,相當具有組織性及專業分工。許多集團自身對於賽鴿文化、特性瞭若指掌,在西半部山區、河床架設大型鳥網,等鴿群飛行經過即以彈弓發射彩帶,賽鴿受到驚嚇後往下俯衝落網,再撥打賽鴿腳環上的電話號碼恐嚇鴿主,將贖款匯入指定人頭帳戶。

資深鴿主小偉說,台灣人從世界各地引進品種優良的鴿子進行培育,優秀種鴿身價動輒破百萬元。台灣南部賽鴿主要分為春、夏、冬三季,目前夏季賽事正如火如荼進行,許多賽鴿訓練放飛,自然成了擄鴿集團眼中大肥羊!

擄鴿勒贖集團足跡遍布全台北、中、南部山區、河床,藉由網鴿勒贖牟取暴利。(圖/民翻攝畫面)
擄鴿勒贖集團足跡遍布全台北、中、南部山區、河床,藉由網鴿勒贖牟取暴利。(圖/民翻攝畫面)

「該給人生活還是要給,不然只會引來更慘痛的報復行為!」小偉說,鴿主與犯罪集團也會鬥智鬥力,除了「交涉贖金」上的話術,有時候也會以匯款一元凍結帳戶、假裝第三方(教練)進行交涉,軟硬兼施才能有機會取回完整的賽鴿。參加的鴿會團體也會組成巡守隊,甚至出動空拍機巡視、掃除鳥網,但抓不勝抓,往往早上清除鳥網,當天下午就會裝設回去。由於擄鴿即使被抓到,一般也都是辦詐欺等輕罪,高報酬、低風險、低刑責,不法之徒當然趨之若鶩。

小偉說,近年鴿界對於「賽鴿合法化」一直持正反兩方意見且各有擁護者。支持的人認為,一旦合法化雖然會被課稅金、受到約束,但有公權力的介入,擄鴿所牽涉的罪責就完全不同,可有效嚇阻不法情事;反對方則認為,多年前國外動保組織譴責台灣賽鴿太過殘忍,萬一政府成了最大莊家,日後國際組織發聲,政府角色會相對尷尬,甚至鴿會就成了「可犧牲的對象」,考量再三,不如維持目前相安無事的態勢。

賽鴿 海翔 擄鴿集團 黑道 合法化 巡守隊 合法化 壓一賠百 報復 交涉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