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法醫所揭密2/首創尊嚴告別 8000往生者臟器檢體送行極樂

法醫研究所 涂達人 超薦法會 法醫室 裁編 靈鷲山 心道法師 楊秀蘭 屈尺分屍案 孫伯英頭顱 侯寬仁 送行者
法醫所揭密2/首創尊嚴告別 8000往生者臟器檢體送行極樂

法務部法醫研究所前所長涂達人(圖中捧盤者),2018年首創替臟器和檢體舉辦超薦法會。(圖/法醫所提供)

法務部法醫研究所的前身是1990年成立的高檢署法醫中心,當初是根據全國治安會議決議而成立的任務編組,歷經7年籌備和立法程序,終於在1998年正式成立,調查局和刑事警察局所屬法醫室則陸續裁編,法務部法醫研究所成為全國唯一的法醫專責機構,不過70年來陸續接收的人體臟器和檢體該如何處理,才能表示對往生者的尊重,一直是個問題,直到2018年和2019年舉辦兩次大型法會、替多達8000位往生者送行火化,終於讓家屬安心、死者安息。

法醫所替8000位往生者送行故事要從2018年說起,當時法醫研究所經常接到桃園一位男子陳情,原來這位先生的過世妻子相驗案件由法醫所負責解剖,先生認為妻子解剖後的剩餘檢體應該還給他,讓他完成安葬,可是經時任法醫所所長涂達人詢問相關負責法醫後,其實該案檢體做完試驗後並沒有剩下的,自然也無從還給這位桃園的先生,可是不管怎麼說明,他就是不信。

後來有一次涂達人看到法醫所的病理組擺放許多瓶瓶罐罐,都是歷年來解剖後、未處理完畢的臟器和檢體,這時涂達人想到那位桃園的先生,一直要求討回妻子的檢體,「難道其他往生者家屬不會想到?」涂達人認為這是華人社會傳統上要求「塵歸塵、土歸土的全屍概念」,與病理組法醫師討論後,確認可以火化的臟器和檢體,有名有姓的超過4000人,於是涂達人開始著手研究,如何結合社會資源妥善處理。

台灣唯一的法醫鑑定機關是法務部法醫研究所,負責解剖和辦理刑案死因及DNA鑑定。(圖/法醫所官網)
台灣唯一的法醫鑑定機關是法務部法醫研究所,負責解剖和辦理刑案死因及DNA鑑定。(圖/法醫所官網)

幾經連絡下,發現一般的葬儀社都不願處理解剖後的臟器和檢體,後來終於找到一家願意幫忙,再加上台北市殯葬管理處的義務協助,以及有善心人士願意捐贈棺木並支付喪葬費,剩下的問題就是該找哪個宗教團體協助辦理。

涂達人想到了他當基隆地檢署檢察長時轄區內的靈鷲山,在心道法師支持下,法醫所破天荒首度舉辦臟器和檢體的超薦法會和火化儀式,這也是台灣法醫機構的創舉。2018年8月30日當天下午,由5位法師帶領50位蓮友在台北市立第二殯儀館誦經超薦,法會歷時1個小時,結束後,隨即將裝滿16具棺木的臟器和檢體火化,剩餘骨灰則採樹葬,兼顧莊嚴和環保,總費用15萬元皆由善心人士捐款支應。

法醫所第2次的大型法會和火化儀式則在1年後。2019年3月間,所長涂達人因為立委將巡視法醫所位於內湖三軍總醫院的北區解剖室,所以先去勘查場地,結果一進門就看到許多裝有大型臟器的福馬林罐,不少都是當初刑事局法醫室和調查局安康招待所移交的,而「屈尺分屍案」的孫伯英頭顱也在裏面,經確定沒有繼續研究和保存必要後,決定循1年前模式處理。

涂達人事後回想,冥冥中似乎有定數,引導他去察看北區解剖室,而這些往生者是否因為知道前一波已超度火化4000多位臟器和檢體,也希望「別忘記了我們!」才讓涂達人協助送祂們「走完最後一段路」?至今仍讓涂達人嘖嘖稱奇。

由於當時涂達人即將卸任,因此這次法會和火化由繼任的法醫所代理所長楊秀蘭接手,在當年農曆7月(2019年7月9日)舉辦。一樣由靈鷲山5位法師帶領50位蓮友在台北市立第二殯儀館誦經超薦,這次共有3871位往生者的臟器和檢體在法會後火化,棺木等喪葬費用共30萬元仍由善心人士捐款支應。

法醫研究所所長侯寬仁決定未來火化臟器和檢體前,將讓家屬再次考慮是否領回。(圖/黃耀徵攝)
法醫研究所所長侯寬仁決定未來火化臟器和檢體前,將讓家屬再次考慮是否領回。(圖/黃耀徵攝)

前廉政署副署長侯寬仁今年1月接任法醫研究所所長後,基於尊重生命的思維,決定未來在統一火化剖驗畢留下的臟器檢體前,將發函給全國地檢署,請他們通知家屬考慮是否領回,讓家屬能有機會和時間思考是否自行處理,或是委由法醫所代辦,法醫所希望在兼顧我國風俗民情下,扮演好另類送行者的角色,對往生者和家屬多一分尊重,也讓往生者臟器檢體一路好走,往生極樂。

法醫研究所 涂達人 超薦法會 法醫室 裁編 靈鷲山 心道法師 楊秀蘭 屈尺分屍案 孫伯英頭顱 侯寬仁 送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