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熱線

大同比氣長2/王光祥能否繼續排除障礙? 有助公司治理上軌道須「事權統一」

王光祥 鍾依文 王金來 蔡維力 永豐餘投控 陳榮泉 決策核心小組 方寬銘 命理師 大同總經理
大同比氣長2/王光祥能否繼續排除障礙? 有助公司治理上軌道須「事權統一」

大同大股東王光祥(中)今年出任董事長掌舵,總經理已從鍾依文(右)換將蔡維力到由副董王金來暫代。(圖/CTWANT資料照)

大同(2371)8月15日才公布財報喜訊,母公司獲利9.6億元,三天後蔡維力竟辭了大同總經理。此一人事震撼彈,引來外界高度關注,「其實,蔡維力長考五個多月,才在6月底上任大同總經理,有一個使命與一個關鍵,卻因一個『Surprise!』讓他始料未及,才釀成他決定閃人的關鍵。」知情業界人士向CTWANT記者透露。

CTWANT調查,蔡維力擔任大同總座前為永豐餘投控總經理,於永豐餘服務逾三年來,由於高血壓等身體狀況,讓他的妻子相當擔憂,因此提出辭意並等待八個月到永豐餘投控覓得新任總經理後順利交棒。

今年1月,永豐餘投控宣布蔡維力請辭消息曝光後,即有三組人馬爭取他擔任公司CEO執行長等經營層主管,其中因與王光祥有共同朋友而聯繫較為密切,經過五個月長考與討論,才拍板定案。

蔡維力曾任永豐餘控股總經理、南陽實業董事長兼總經理、上海神旺控股執行總經理、中華工程總經理、中華開發金控副總經理、凱基(韓國)證券董事長兼總經理等職務,是台灣企業界老戰將。

「他在永豐餘投控那三年,獲利與股價齊飛,表現亮麗,他來大同第一位送賀籃的也是何壽川!」業界人士分享說,「他為人處事有韌性,做事想方設法有執行力,是個有擔當能扛霸子有扛過底的人,非軟腳蝦,不會輕易拿自己信譽口碑開玩笑兒戲的人,會選擇離開大同,有他的難言之隱。」

蔡維力在永豐餘投控服務三年期間,擔任過永豐餘工紙、投控總座,任期間還帶領永豐餘走入區塊鍊數位時代。(圖/中信金提供)
蔡維力在永豐餘投控服務三年期間,擔任過永豐餘工紙、投控總座,任期間還帶領永豐餘走入區塊鍊數位時代。(圖/中信金提供)

蔡維力在永豐餘投控服務三年期間,擔任過永豐餘工紙、投控總座,任期間還帶領永豐餘走入區塊鍊數位時代。(圖/中信金提供)

「蔡維力知道要做好大同總座這個職務,是很艱辛的,他願意去,不是為名為利,而是一個服務的心。」這位人士繼續分析說,蔡總思考數月並決定接受邀請擔任大同總經理,上任時間點是一重要關鍵。

「蔡總還未進大同前,有媒體報導內部有決策核心小組,等到執行董事陳榮泉離職,感覺事權可以統一,這樣應該也較能讓蔡總有所發揮……。」該人士話鋒一轉,「沒想到進入大同後另有『驚喜』,一個原先不知道、始料未及的障礙,若大同真有不須負簽名之責的人干政,且無法排除,蔡總才會覺得該離開。」

「一家公司若需要向外覓總經理,當然是希望能振衰起弊,但也代表公司內部處在不穩定、不確定狀態。」同業人士說,「員工總是希望是能和公司幹部並肩作戰,若內部決策者還分幫派,沒發獎金給員工,團隊士氣低落,留不住人才,設備老舊難產出有競爭力的產品,缺錢缺人要run得順,是需要時間,況且是一間還在虧損數百億的公司的話。」

對於蔡維力的求去,「王董一直慰留蔡總,可是那個坎過不去,結沒解,有些人的話與事情,不能讓蔡總一肩全部扛責。」一名知情人士跟CTWANT記者說。

大同則就CTWANT詢問關於方寬銘顧問是否涉及大同公司治理決策一事,回應如下:方寬銘先生過去確實為公司提供諮詢與勞務服務,目前已無自大同公司受領薪資報酬。大同公司決策皆依公司規章及公司治理準則執行,媒體報導所指方寬銘先生干預決策與執行層面,絕無此事,誠屬外界誤傳。

王光祥 鍾依文 王金來 蔡維力 永豐餘投控 陳榮泉 決策核心小組 方寬銘 命理師 大同總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