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最新

戈巴契夫逝世評價兩極 西方讚譽英雄

戈巴契夫 逝世 英雄 蘇聯
戈巴契夫逝世評價兩極 西方讚譽英雄

蘇聯最後一任領導人戈巴契夫逝世,他在西方被譽為英雄,並在1990年被授予諾貝爾和平獎。但不少俄羅斯人或前蘇聯民眾對他的評價毀譽參半。圖為1994年3月戈巴契夫離華記者會。(圖/報系資料照)

蘇聯最後一任領導人戈巴契夫逝世,儘管他在莫斯科的執政時間不到7年,但在任期中,他結束了冷戰,允許了中歐和東歐國家和平解放,導致了蘇聯帝國的解體,他在西方被譽為英雄,並在1990年被授予諾貝爾和平獎,但另一方面,不少俄羅斯人或前蘇聯民眾對他的評價毀譽參半,批評他導致一個超級大國的崩潰,甚至成為最近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遠因。

1985年,年僅54歲的戈巴契夫被選為蘇共總書記,他上台時,蘇聯是一個被疲軟的經濟拖累,官僚腐敗嚴重的大國,問題很明顯,但解決問題方法卻沒有那麼簡單,戈巴契夫高呼「開放透明」(glasnost)及「重建」(perestroika)等關鍵詞,但這些政策成為一把雙面刃,結果在不到7年時間內,他帶領了這個世界最大的共產主義集團解體,蘇聯於1991年12月25日宣告解體,結束40多年來的東西冷戰,戈巴契夫辭去蘇聯總統,各國共產主義制度陸續崩潰,戈巴契夫率先帶動改革風潮,改變了世界秩序,但蘇聯不復存在,經濟並沒有起色,商店貨架上依然空空如也,戈巴契夫也失去權力。

在戈巴契夫逝世後,各界對他仍有不同評價,《紐約時報》指出,在國外,戈巴契夫被譽為英雄。但對俄羅斯內部的許多人來說,戈巴契夫造成的劇變是一場災難。俄羅斯總統普丁稱蘇聯的解體是「本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災難」。對普丁及他那些目前構成俄羅斯權力核心圈子的前蘇聯國安會(KGB)老戰友們來說,蘇聯終結是一個恥辱和失敗的時刻,今年入侵烏克蘭的行動正是為了消除那種恥辱和挫敗感。

對於普丁這個幾乎與戈巴契夫在一切願景上背道而馳的總統,戈巴契夫的評價有好有壞。他起初讚揚普丁恢復了穩定,但是後來他開始反對普丁對新聞媒體自由的鎮壓,還有他對俄羅斯各地區選舉法律的改變。他說,普丁自視是「僅次於上帝的人物」,從來不徵求他的意見。

「權力和意志的癱瘓是走向徹底墮落和遺忘的第一步,」普丁在2月24日宣布開始入侵烏克蘭時,針對蘇聯的解體作了上述表示。戈巴契夫本人沒有就烏克蘭戰爭發表公開聲明,不過他的基金會在2月26日呼籲「迅速停止敵對行動」。他的朋友、記者維涅狄克托夫(Alexei Venediktov)透露,戈巴契夫對這場戰爭感到不安,認為它破壞了「他畢生的工作」。

中蘇同樣經歷共產制度轉型為市場經濟,戈巴契夫上台時,蘇聯國力遠超過中國,如今俄羅斯等國的經濟一蹶不振,中國大陸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蘇聯當時的改革無方難辭其咎 ,「休克療法」造成蘇聯社會民生大幅動盪,不如大陸的「摸著石頭過河」,一步步摸索前進漸進式改革有效。

曾任大陸外交部長李肇星卸任後的外交回憶錄《說不盡的外交》一書中就提到,李肇星有一次擔任當時國家主席胡錦濤的特使出席美國前總統雷根的葬禮。回程的飛機上,碰巧和戈巴契夫坐同一班飛機。李肇星和戈巴契夫聊了起來,李肇星問,「多年來,包括我在內的許多中國朋友一直特別想知道,為什麼那麼大的蘇聯,那麼強的社會主義大國,在短短的幾年內就解體了?」戈巴契夫猶豫了片刻,面色凝重地說,「關於這個問題,我想告訴你的是,在各國領導人當中,我最敬佩的是鄧小平先生。而在我們那裡沒有個鄧小平。」

戈巴契夫 逝世 英雄 蘇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