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人物

星談心/加入《玩很大》被罵到走心 郭靜大失眠拜拜求改運

郭靜 綜藝玩很大 固定班底 運氣 遊戲玩很爛 低潮 三隻貓 七七 森森 偷筆 貓咪用品
星談心/加入《玩很大》被罵到走心 郭靜大失眠拜拜求改運

郭靜出道已經15年,但仍是甜美可愛的模樣。(圖/侯世駿攝)

郭靜出道15年,唱紅許多經典歌曲,在演戲、主持方面也有亮眼表現,還斜槓開滷味店,雖然工作相當忙碌,但她認為這些成品都是自己的孩子,因此覺得非常充實。而她先前成為《綜藝玩很大》固定班底,本來沒有太大的壓力,但看了網友評論後大走心,甚至到廟裡拜拜,希望能讓運氣好一點。

《玩很大》是郭靜非常喜歡的節目,當時加入後感到非常興奮,卻漸漸發現雖然自己很開心,但別人並不開心,無奈說:「因為我玩遊戲太爛了,運氣也很差,所以會被網友罵,看到那些評論我就覺得很沮喪,我也想玩得好啊!」更說時常在錄影前一天大失眠,導致玩遊戲時完全沒有靈魂,更因為運氣太差,乾脆到廟裡拜拜,希望能得到「神明」的祝福,幸好後來她學會了自我調適,表現也步上正軌,「看開一點,不要去看評論,認真玩遊戲,對自己無愧就好了。」

加入《玩很大》,郭靜為求好而給自己很大的壓力。(圖/取自郭靜臉書)
加入《玩很大》,郭靜為求好而給自己很大的壓力。(圖/取自郭靜臉書)

雖然各方面都穩定發展,但郭靜坦言去年疫情時曾陷入低潮,因為工作全部停擺,讓她感到很恐慌,「一度覺得是不是要放棄這個行業,幸好現在慢慢穩定了。」現在的她對於擁有的一切充滿感激,並說:「這個行業變化太快了,不知道以前做的事情大家是不是還喜歡,要不要做新鮮的事情,有很多需要考慮,但我出道15年還是持續有工作,真的很幸運。」

去年疫情肆虐,工作停擺的郭靜曾陷入低潮。(圖/侯世駿攝)
去年疫情肆虐,工作停擺的郭靜曾陷入低潮。(圖/侯世駿攝)

身兼多職的郭靜被問到最喜歡哪個身分,她表示以前非常喜歡唱歌,所以把自己侷限在歌手,但這幾年經過多方嘗試後,發現有許多新鮮的事情可以做,不過唱歌仍是她最愛的事情;她將在11月12日於TICC舉辦出道後首場大型個唱,坦言對於歌單很苦惱,也會擔心票房,苦笑說:「現在年輕人比較不認識我,所以想要透過《玩很大》的幫忙,讓更多人認識。」

為了11月的演唱會,郭靜做了很多準備。(圖/侯世駿攝)
為了11月的演唱會,郭靜做了很多準備。(圖/侯世駿攝)

即使忙得不可開交壓力爆棚,郭靜仍會抽空陪伴家中的三隻貓咪,牠們也是她的快樂來源。以前家裡養狗的她本來是狗派,雖然喜歡跟貓玩,但不知道如何跟貓相處,直到加入了貓咪社團才打開「貓奴」開關,發覺貓是很神奇的生物,「貓很多動作都很讓人匪夷所思,大家都說貓咪是水做的,可以凹來凹去,又有一些很搞笑的舉動。」喜歡小動物的她再三考慮後,認為自己的工作型態比較適合養貓,便在2017年底領養了第一隻貓咪「七七」,之後陸續將「森森」及「偷筆」帶回家,展開一家四口的生活。

郭靜表示當時是在社團中看到七七,由於七七下巴有一個黑點,看起來隨時都很驚訝,讓她覺得太有喜感,便至桃園把七七帶回來,由於七七下巴的黑點很像被油漆潑到,因此本來想取名為「漆漆」,朋友卻說感覺會很「掉漆」,才決定以諧音「七七」為名;第二隻貓咪森森的長相也很有特色,大部分時間眼睛都是半開狀態,但驚恐時看起來很像林瑞陽,森森與七七的名字是一系列的,合起來就是「森七七」,郭靜笑說:「取名字真的很重要,現在真的很容易被牠們搞到『森七七』!」最後一隻貓咪偷筆則是她特地至花蓮領養,名字是原本的中途之家就取好,便繼續沿用。

偷筆(左起)、森森與七七是郭靜養的三隻貓,經常讓她哭笑不得。(圖/郭靜提供、取自郭靜臉書)
偷筆(左起)、森森與七七是郭靜養的三隻貓,經常讓她哭笑不得。(圖/郭靜提供、取自郭靜臉書)

郭靜自認是個放任的主人,從未想過要訓練貓咪,只想給牠們很多的愛,「罵牠們也聽不懂,雖然很調皮但很可愛,我也捨不得罵。」她也說大家都覺得貓很獨立,但貓咪其實也需要陪伴,因此當她出去工作時,三隻貓咪可以一起玩耍,笑說:「而且比較不會搗蛋,可以去煩另一隻貓,不會把家裡弄太亂。」她提到養了一隻貓就想繼續養下去,但自己時常失心瘋買太多貓咪用品,導致家中空間越來越小,所以暫時不會養新的貓咪。

郭靜唱過不少經典作品,令人印象深刻。(圖/侯世駿攝)
郭靜唱過不少經典作品,令人印象深刻。(圖/侯世駿攝)
郭靜 綜藝玩很大 固定班底 運氣 遊戲玩很爛 低潮 三隻貓 七七 森森 偷筆 貓咪用品